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安以樂道,寧以志遠
安以樂道,寧以志遠 連載中

安以樂道,寧以志遠

來源:google 作者:古蒼原的首藤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古蒼原的首藤涼 蘇寧

安平王蘇文安滿門忠烈,卻落了個勾連外賊的罪名,滿門覆滅,唯嫡女蘇寧因偷逃出府而逃過一劫蘇家至此敗落,蘇寧立誓查明原因為父報仇,復仇之路步步艱辛……展開

《安以樂道,寧以志遠》章節試讀:

安平王府!

此時門口一男子坐於門口石階處,目光不時盯着前方。

此人正是蘇寧的二哥,安平王蘇夏的二兒子蘇沐。

男子劍眉星目,身材頎長,身着藍色華服,此時正在焦急等待着什麼 嘴裏還喃喃自語道:「好你個蘇寧,偷跑出去居然不帶我,看你回來我怎麼收拾你!」

「二哥 ,在說什麼呢?是不是說我壞話了?」

背後一道戲謔的聲音響起。

蘇沐聞言一驚,轉身便換上了一副燦爛的笑容,尷尬道:「怎麼會呢,你可是我的好妹妹,我說誰也不可能說你啊!」旋即,揚起袖子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蘇寧自小便鬼靈精怪,他沒少吃過苦頭,可不想再嘗試了……

「也是,二哥可不是那種背後說人家壞話的人。」蘇寧也不拆穿,只在心中暗暗記下了。

三人一同走向府內,走入內院,便見一婦人端坐在大堂上,手拿戒條,臉上浮滿怒容,手卻不自禁的顫抖着。

看見三人進來,正要開口,蘇漓便三步並作兩步,走到那婦人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娘,兒子好想你……」

說著,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

這婦人便是安平王妃,余紓沬。婦人手中揚起的戒條終究還是沒能打下去。

蘇寧暗自搖了搖頭,沒想到自己僅僅是說了個苦肉計,卻被大哥用出了精髓。

原來這是蘇漓從蘇寧這苦求來的保命方法,本來蘇寧還怕大哥這一根經演不出來,卻沒想到被大哥演活了,若不是知道這是演的,估計自己也會像二哥蘇沐那樣偷偷掉了好幾滴眼淚吧!

沒想到大哥還有如此精湛的演技,連蘇寧都自愧不如啊!

蘇寧看母親好像沒想起自己來,便打算偷偷溜出去。

「蘇寧……」身後一道淡淡的女聲響起。

蘇寧身子一僵,訕笑着轉過身,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蘇漓,旋即快步走上前,照着蘇漓的動作一下子跪了下來,口中大呼道:「娘親,親愛的娘親……」

「別裝了,這次就饒過你了,要是還有下次,看我不把你狗腿打斷!」

蘇寧話還沒說完,便被打斷了。只好跪在一旁,看着余紓沫,嘴角微微下垂,眼神委屈。

余紓沫被盯的受不了了,便揮了揮手:「好了,起來吧。」

蘇寧神色大變,笑容滿面,從地上一躍而起,乖乖的站在一旁。

母親詢問了一番父親的身體狀況,然後便揮手離去,剩下我們三人,蘇漓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蘇寧也是擦了一把冷汗。

第二天,快到午時 蘇寧還未起床,便聽到外面鬧哄哄的,有一道尖細的聲音正說著什麼,蘇寧起身,穿好衣服走出門去,行至前院,便見一隊人馬正出門去。

蘇寧看見蘇漓:「哥,剛剛那些人是?」

蘇漓笑着道:「宮裡派來的,父親明日還朝,陛下在宮中設宴,召我們明日入宮。」

我點點頭,正想開口說些什麼,肚子卻不爭氣的響了起來。

「餓了吧,快去吃點東西,今天母親要去白雲觀祈福,我們也要去的。」

聽到這話,我眼睛一亮,又可以出去玩了。

在廚房翻找了一番,囫蹌吃了些東西,便急不可耐的來到前院。

此時母親已經招呼好馬車,蘇寧趕忙上了馬車,心虛的坐在母親身旁。

余紓沫看着蘇寧,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白雲觀是國教,皇朝初立,亂世初定便立下,至今已逾百年,香火鼎盛。觀內道士多達百人,先皇篤信道教,所以白雲觀至今地位愈發尊崇。

不過觀內道士不管朝堂事,倒也不會引起當今陛下的猜忌。

白雲觀如今的觀主是玉虛真人,據說是位修道有成的大家,不過這位觀主鮮少露面,倒也頗為神秘。

正想着,馬車漸漸停了下來,白雲觀到了。

白雲觀在城外一座大山裡,馬車停在山腳,要想上山只能步行。

據說,當年先皇曾入住道觀半年,也是步行前往。

不過那時她還未曾出生,不知真假,不過僅僅是流傳,便已知這白雲觀在這皇朝之中是如何地位超然了。

山道上人來人往,我們幾人緩步登山,路上閑聊打鬧,倒是很久不曾如此了。

余紓沫看着打鬧的三人,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駕馬的車夫留在山腳下。

一路打鬧,沒過一會兒便看見道觀大門了,門上一塊匾額,上書「白雲觀」,這字乃白雲觀初代觀主手書,蓋上了皇印。

三字如松柏虯結,大門處兩名道童看見我們,快步走來。

「福生無量天尊」兩名道童躬身行禮。

四人豎掌還禮,余紓沫道:「小道長,玉虛真人可在觀中?」

「觀主出門雲遊去了,如今觀中由玉清真人暫代觀中事務。」兩名小道童輕聲道。

玉清真人是玉虛真人的師兄,據傳本應是玉清真人繼位觀主,卻在白雲觀上任觀主出門雲遊之時,突然傳位於玉虛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