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傲嬌君上又黑化了
傲嬌君上又黑化了 連載中

傲嬌君上又黑化了

來源:google 作者:古玥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古玥顏 易星河

十八線女明星蹦個迪就被拉入地府,成為了閻君背了個鍋,帶着生死簿去阻止各大世界的氣運之子黑化,改變他們脫離生死薄軌跡的命運,才能苟活第一個世界就碰見了喜怒無常,想往死里踹的君上,奈何對方實力強悍,只能忍是不能忍的戀愛前奶凶且毒舌的君上:難道真想爬上孤的床?野心倒是不小,可惜你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古玥顏:想弒君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戀愛後崩了人設的君上拍了拍龍榻,愣住幹什麼,上來呵呵,拒邀!古玥顏是從第二個世界發現不對勁的,看着那一毛一樣欠扁的帥臉,她把生死簿揪了出來,吐槽:合著你們氣運之子是批量生產的,連名字都一樣?生死薄裝死展開

《傲嬌君上又黑化了》章節試讀:

至於侍衛說的什麼貴妃,柳氏一個字都不信,就這死丫頭,平時愛哭哭啼啼的,不惹君上厭煩就不錯了,討君上歡心?
簡直笑話!
娛樂圈中見慣了各種高級的虛與委蛇,古玥顏第一次見到這麼直來直去的,她狠狠震驚了一下。
胖丫被這陣仗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後微胖的身體擋在古玥顏身前,指責道:「好啊,禮部侍郎的家眷好生威武,竟敢公然挑釁當朝貴妃。」
「貴妃?」柳氏視線越過胖丫,不屑地瞥一眼古玥顏,坐在位置上紋絲未動:「貴妃就帶你一個丫鬟出宮?你要是想要充當貴妃,也要多找幾個人,以為我們是傻子嗎?趁着本夫人高興,趕緊滾。」
這個朝代,別說是貴妃陣仗,就算是柳氏出府,身邊也會跟着七個八個下人,古玥顏就帶一個胖丫,確實寒酸了些。
古玥顏暗中咬牙,心裏把皇宮中的某君上狠狠畫了個叉,但氣勢上卻絕對不服輸,淡藍色的裙擺隨着走動而晃動,她面不改色的找個地方坐,捋了捋不太老實的髮絲,漫不經心道:
「滾?滾哪去,哎,君上獨寵我一人,這不,聽說我想家了,就讓我回娘家住一晚,要是被趕回去,豈不是打君上的臉面,府上沒辦法收場可就怪不得我了。」
古玥顏不請自坐,加上說話的態度,讓府上下人們當目結舌,要知道,曾經的二小姐在夫人面前大氣都不敢喘,能站着絕對不敢坐着,都恨不得找個地縫把自己埋起來。
而現在,而二小姐一反常態,還敢這麼和夫人說話了……
「放肆!」
柳氏被古玥顏陰陽怪氣的一頓威脅,氣的站起來一拍桌子,毫無貴婦形象,染了蔻丹的指甲指着古玥顏的方向:「你在和誰說話,以為拿着君上的名義,就可以無法無天了?你這個……」
啪~
古玥顏玉佩往桌子上一拍,精緻的小臉上帶着淡笑:「別墨跡,鸞佩放這了,你愛看不看,不看我這就回宮找君上告狀去。」
柳氏憤怒的聲音戛然而止,視線緊緊盯着那枚玉佩,雕刻得栩栩如生的青鸞與古木色的桌子形成鮮明的對比,像是赤果果的嘲笑,把她一肚子尖酸的話憋回了肚子里。
柳氏與沒見識的侍衛不同,一眼就看出了是真的,她錯愕扭頭質問身邊的侍衛:「你不是說她拿了個假玉佩糊弄你嗎?」
「夫人,您的意思,是真的?」
侍衛收起散漫,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咣當一聲跪下:「小的出身低微,屬實認不清真假,夫人……娘娘,對,貴妃娘娘,小的錯了。」
說著就想跪着蹭過去,被胖丫有眼力見攔在那,狐假虎威踹一腳:「娘娘是你這狗奴才能碰的嗎?」
侍衛整個人都懵了。
古玥顏嘴角一抽,無視總給自己加戲的下人們,對着臉色蒼白的柳氏挑了下眉梢,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裙,一副要走的模樣:
「這裡不歡迎我,果然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回去後還是和君上說一聲,侍郎府……」
反正那狗君上也不知道自己說了啥,全程被古玥顏拿出來當擋箭牌了,還不等說完,柳氏就快步走過去,親切地拉起了她的手,拿起桌子上的鸞佩塞回去,一改之前的嘴臉。
「看你這孩子說的哪裡話,都怪這侍衛來謊報消息,說你在門口大放厥詞,母親也是氣不過才說了你兩句,母女倆哪有隔夜的仇啊,小翠,去打掃一下小姐的住處。」她給貼身丫鬟使了個眼神。
小翠一激靈,福了福身走了出去。
古月顏進宮後,柳氏就把之前的小破院子給下人住了,如今古玥顏身份今非昔比,自然不能讓她住之前的地方,古雅兮旁邊的院子還不錯,但需要儘快打掃出來。
古玥顏看着柳氏前後變臉不以為然,她當然不會覺得柳氏會因為她的身份,真心對她好,不過是因為擔心她找君上告狀,先穩住自己罷了,其實心裏巴不得她早點死呢。
二人又扯皮了兩句,就聽門口發生了響動。
「大小姐回來了。」
柳氏臉一僵,兮兒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
古玥顏下意識回頭,就見一名白衣女子邁着優雅的步伐走了進來,女子肌膚白似雪,柳眉鳳眼,眉眼中卻有些驕縱。
那一絲高人一等的氣勢,還是被身為演員善於察言觀色的古玥顏看在眼中。
她有些無奈,到底和這女人碰上了,正想着,生死簿突然出聲:「氣運之子黑化值-3%,目前黑化值為82%,閻君你做了什麼?」
古玥顏驚訝:「嗯?」
她什麼都沒做啊,應該問易星河做什麼了?
趁着古雅兮還沒走進,她趕緊在心裏追問:「這和我沒關係吧?會不會是易星河自己玩嗨了,心情好黑化值才下降的?」
生死簿:「……不會,黑化值一旦上漲,只有外來因素,也就是閻君才能降下去。」
這就奇怪了。
古玥顏百思不得其解。
「古玥顏你為什麼回來?」古雅兮在回府的路上就感覺氣氛古怪,正巧聽說古玥顏不僅沒死,還跑回來了,她一顆心就提起來了,如今看見古玥顏,心中的大石瞬間壓了上來,整個人都不好了。
有其母必有其女,說話一樣沖。
古玥顏無奈的同時,又有些好笑:「我為什麼不能回來?」
其實,古雅兮更想問的是,為什麼她沒死吧?
柳氏怕女兒說出什麼,趕緊打圓場:「雅兮不得無禮,玥顏剛回府,先讓她歇一歇,老爺下朝有一段時間了,娘去讓人準備午膳。」
柳氏深怕古玥顏和古雅兮之間發生什麼口角,趕緊讓人帶古玥顏去府上轉轉,然後去休息。
古雅兮還想阻攔,被柳氏警告的瞪了一眼,只能狠狠盯着古玥顏離去的背影。
古玥顏正好不想應付他們,當然樂意見得了,帶着胖丫出去溜溜,但沒消停多久,生死簿就告訴她氣運之子黑化值漲回來了?
她一口氣差點沒上來,「易星河在搞什麼,不會在想怎麼解刨我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