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白茶清歡無別事,我在等風也等你
白茶清歡無別事,我在等風也等你 連載中

白茶清歡無別事,我在等風也等你

來源:google 作者:詞詞難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女主寧傾歡 現代言情 男主蘇衍

「對於你們來說,他可能只是一個殺人犯,是個壞人可是對於我來說,他是我在最黑暗最絕望的那一段時光里唯一的救贖」提到那個人,寧傾歡眼裡放佛有點點星光,溫柔而又堅韌,嘴角漾出幸福的笑蘇衍看着電視機里那個美得讓人心悸的女人,低笑一聲,她說他是她的救贖,可她又何嘗不是他的救贖呢?展開

《白茶清歡無別事,我在等風也等你》章節試讀:

高二有五個班,三班是出名的尖子班,裏面全是成績優異的學生,而蘇衍所在的二班則是差生班,出名的成績差,拖學校後腿。二班三班就是在隔壁,二班學生每次回教室的時候都會經過三班教室。

蘇衍長得好看,但是沒幾個女生敢對他示好,因為實在是他名聲太不好,而男生則是看不慣他,但是也對他無可奈何。

旁邊有人說起三班的插班生,個個好奇不已,都快放暑假了,還有人轉學。

「我那天被叫去辦公室訓話的時候,我聽見教導主任跟三班的班主任說這幾天會有個插班生插到三班去,三班班主任本來不願意收的,但是教導主任說那個女孩子成績特別好。」坐在林霽前面的王奇神神秘秘的說。

林霽捕捉到重點,「是個女的?」

王奇拍拍胸口保證,「那當然,我親耳聽到的,只是我聽說好像休學了一年,也不知道為什麼休學……」

陳默笑着拿書打了一下王奇,「你管她為什麼!主要是人長得好不好看好吧!嘖,這鄞中缺美女!」

蘇衍有些不耐,掏掏耳朵,從課桌上起身要走,林霽見狀叫他,「衍哥你去哪?」

早自習才剛開始蘇衍就要溜,陳默咂了咂嘴巴,趴在桌子上睡覺。

「出去透透氣。」蘇衍點燃一根煙,走出教室,想去學校小賣鋪買瓶可樂。

剛走到三班教室窗外,就聽到三班班主任說:「這是咱們班新來的同學,同學,跟同學們介紹一下自己。」

「大家好,我叫寧傾歡。」站在老師身邊的女生淡淡開口,台下響起一陣歡迎的掌聲。

班上的男同學自然是格外的熱情,畢竟新來的女同學是真的長得好看,一個個私下交頭接耳。

蘇衍聽見那恬淡的聲音腳步頓了頓,往裏面看去,女生扎着簡單的馬尾,清爽整潔,穿着一件白色荷葉領長袖襯衣配一條寬鬆淺藍色牛仔背帶褲,很青春活力的打扮,可是她的身上卻帶着幾分嫵媚,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眼睛。

初次見她的時候,她的眼睛很亮,可是現在卻是面色恬淡,眼裡沒有一點光芒,也沒有一點情緒。

寧清歡?

白茶清歡無別事,我在等風也等你?

蘇衍挑了挑眉,雙手抱胸靠在走廊的護欄上,不動聲色的看着寧傾歡,原來她叫寧清歡。

班上的座位在寧傾歡來之前就已經調整過了,班主任給她安排了一個靠窗戶的位置,讓她先暫時坐那裡,說每周都會調整一次座位。

寧傾歡沒有說什麼,只是點點頭背着書包往那個位置走,剛坐下來,無意間抬頭看到窗外靠着護欄的蘇衍,愣了一下。

「你是白茶清歡無別事的清歡嗎?」坐在寧傾歡旁邊的女孩子偏過頭好奇地問她,看見外面的蘇衍,她壓低聲音對寧傾歡說:「你跟蘇衍認識?我跟你說你可別跟他走太近,他人壞的很,就是個混混。」

女孩的說話聲打斷了寧傾歡的思緒,回頭看她,女生長得白白凈凈的,很清秀,扎着小馬尾,穿着鄞城中學的校服,胸口佩戴的校牌赫然寫着她的名字,余笙。

可能是注意到寧傾歡看她校牌的目光,她露出一個明晃晃的笑容,兩顆小虎牙可愛極了,「你好,以後我就是你的同桌了,我叫余笙,夜夜笙歌的笙!」

寧傾歡扯出一個淡淡的笑,語音輕緩,柔柔的,「不是白茶清歡的清歡,是傾訴的傾。」

余笙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班主任說了一些不太重要的事無非就是說期末將近,讓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不然到時候重新排名,前四十名留在三班,掉落在四十名外的會分到別的班去。

窗外的蘇衍見寧傾歡像不認識他一樣,心裏有些氣怒,想着之前以為就那匆匆一面,以後怕也是見不到了,結果她是轉校生,他們又在學校里遇見了,人家卻是根本不搭理他。

惱怒的把煙丟在地上,狠狠踩滅轉身下樓去買冰可樂。

下課後,有男同學湊過來跟寧傾歡搭訕,但是寧清歡表現得很冷淡。

沒多久,許多班都知道三班來了一個轉校生,而且長得一頂一的好看,許多人慕名而來,想看看被傳得沸沸揚揚的轉校生有多漂亮。

余笙有些感嘆,「傾傾,你這魅力也太大了吧!」她向來自來熟,交朋友很放的開,再加上她人長的可可愛愛的,也不讓人反感。

寧傾歡目光微閃,聽到她的親昵也有不自然,但是也沒說什麼,安安靜靜的走着。

「傾傾,你是寄宿生嗎?」她沒搭話,余笙也不惱,好像對她冷淡的態度不怎麼在意。

「走讀。」寧傾歡淡淡的回答。

余笙挽着寧傾歡親昵地說:「傾傾,你在學校吃飯嗎?我們學校食堂飯還挺好吃的,等會中午我們一起好不好?」

寧傾歡看着她露出的兩顆小虎牙,心軟了軟,「我剛來,飯卡還沒去辦……」

「不打緊!我請你吃!」余笙拍拍胸口一臉的憨笑。

怎麼說呢,寧傾歡長得好看,是有許多人向她靠攏的,其中許多就是男生,從小几乎她就是人群中的焦點,所有人都圍着她轉。只是,像余笙這樣實心眼的,她還是第一次碰見。

她沒有拒絕,輕輕點頭,坐在操場的樹下,她抬手接了接溫柔的朝陽,透過樹葉的陽光斑駁的落在她身上,有種說不出來的美好,余笙覺得,她坐在那裡就像是一副特別美的畫。

只是,為什麼這樣看着,她總有一種心疼的感覺呢?

余笙被自己的想法嚇到,甩了甩頭,暗罵自己,明明是很美,怎麼就讓人心疼了?她咧着嘴角湊上前,「傾傾,你真好看!」

寧傾歡愣了一下,回頭看着她純真可愛的笑容,也不自覺的露出一個微笑,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梨渦,眼睛亮亮的,彷彿裝了萬千星光。

蘇衍本來只是路過,沒想到正好看見這一幕,被晃了心神,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獃獃地看着她。

林霽正說著什麼,看他突然停下來,有些奇怪,「幹嘛呢衍哥?看什麼看得這麼入神……」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見了樹下的女生笑容淺淺,美得像一幅畫。

寧傾歡看到了他們倆,笑容逐漸消失,余笙回頭看到他們,拉着寧傾歡就要走,生怕寧傾歡惹到他們。

寧傾歡沒動,對余笙搖搖頭,往蘇衍那走去,聲音清冷,沒什麼情緒,「謝謝。」

蘇衍挑挑眉,突然湊到她耳邊,「我還以為,你不記得了。」

寧傾歡幾不可見地皺了皺眉,退後一步直視他,卻什麼都沒說。

余笙上前擋住他的目光,「蘇衍同學,沒什麼事我們先回教室了!」說完拉着寧傾歡就走。

回到教室,余笙有些不放心,「傾傾,你認識他嗎?」

「不認識,但是他救了我。」寧傾歡拿出課本淡淡地說。

余笙鬆了口氣,那就好,那可不是什麼好惹的主,最好不認識。不過突然反應過來寧傾歡說蘇衍救了她又不免有些好奇,誰都知道蘇衍這個人沒個正形,天天惹事生非,在學校嚇唬同學欺負人,不學習,怎麼會救人。

但是看寧傾歡明顯不願意多說,她也沒再追問,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且她倆認識也不久,也不好問那麼多。

林霽也是第一次見這麼好看的女生,忍不住對蘇衍說:「衍哥,那就是三班新來的那個轉校生啊,嘖!長得真好看!」

蘇衍冷嗖嗖得暼他一眼,「難道我不好看嗎?」

聽到蘇衍涼涼的聲音,林霽打了個寒顫,求生欲滿滿的點頭,「好看好看!我們衍哥最好看!」

蘇衍嫌棄地看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