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白綾稚蘇楮墨
白綾稚蘇楮墨 連載中

白綾稚蘇楮墨

來源:外網 作者:開局成棄妃,神醫大佬一怒要休夫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開局成棄妃,神醫大佬一怒要休夫 玄幻魔法

一朝穿越,飽有聲譽的醫毒天才,竟在新婚夜就被狗男人凌辱!然後硬生生禁足三年! 眾人都以為她餓死了,只是沒想到,她不僅活的滋潤,還多了好幾層馬甲。 白蓮花裝作要死了,非要算計她?一針下去,扎的她屁滾尿流! 渣男終於露出真面目,還妄圖威脅她?這一拳下去恐怕你得死! 一眾人都看不慣她,不好意思,馬甲一亮,全都跪倒。 至於那狗男人? 堂堂瑞王沒臉沒皮的哄她:「娘子我真的錯了,我給你跪下好不好?小糰子給我看一眼!」 白綾稚×蘇楮墨展開

《白綾稚蘇楮墨》章節試讀:

小糰子卻在這個時候衝出來,一拳頭打在了蘇楮墨小腹的位置。
「你是個壞人,壞人!我都知道了,是你把娘親關在這裡的,也是你不給娘親吃飯的,今日也是你為難了娘親!」
兩三歲的孩子已經相當有力氣,蘇楮墨倒抽一口冷氣,卻沒發火,反而伸手攥住他的拳頭:「淵兒,你娘親說的沒錯,今日她沒吃虧。」
白幼淵一張臉哭的和小花貓似的,狠狠地從他手心拽出自己的手,然後厭惡的用帕子擦了擦:「難道我娘親沒吃虧,你就沒錯了嗎!」
分明是奶聲奶氣的質問,卻一下子將蘇楮墨問住了。
白幼淵氣的咬牙切齒:「你還不如小孩子明事理,當什麼王爺!」
蘇楮墨本就是帶着愧疚來的,如今又被小糰子教訓一通,自然心裏越發慚愧:「淵兒教訓的是,本王是來給你娘親道歉的。」
白綾稚微怔,半點都不相信。
可蘇楮墨卻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精緻的首飾盒,一打開,流光溢彩。
是血玉和上好寶石打造成的首飾,全京城獨一份。
她眯眯眼睛,忽的笑起來:「瑞王殿下捨得送我?」
蘇楮墨被白綾稚漂亮的眼眸閃了一下,不自然的點頭:「嗯,明日宮宴,下人會把衣服一起送過來,本王過來接你。」
白綾稚覺得稀奇:這三年來,蘇楮墨只當她死了,如今不僅送東西,還要帶她去宮宴?嘖……
雲若柳那邊是截然不同的氣氛。
「你說什麼?!」
她聲音猛地拔高:「瑞王殿下把送我的東西,給那賤人了?!」
她氣的將手裡的茶盞狠狠摔碎,蒼白的臉上染了些怒容:「明日就是宮宴,難道他想把那賤人一起帶進宮裡不成?!」
見侍女小心翼翼不敢抬頭,雲若柳就什麼都明白了。
她咬了咬牙,狠狠將手邊能砸的東西全都砸碎了!那套首飾是皇帝賞賜下來的,那些小姐妹都知道,瑞王殿下肯定會送給她。
若是到了明日,那賤人帶着珠寶明晃晃的露面,京城裡的世家小姐們會如何取笑她?!
她砸的累了,這才癱坐在貴妃椅上:「你,去……」
她朝着眼前的侍女耳語幾句,然後將幾錠銀子塞給她:「這件事,必須要辦好!」
侍女小心的點頭,就出門了。
雲若柳盯着滿地狼藉,笑的越發陰沉:「有本事她就去,我倒要看看,這個什麼都不會的廢物,能在皇宮出什麼丑!」
幾個侍女迅速將屋裡收拾乾淨,剛剛離開的侍女就回來了。
「小姐,都辦好了。」
雲若柳的心情終於好了,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等她明日當眾出醜……」
侍女也笑起來:「小姐,明日您定會大放異彩!」
翌日清晨,白綾稚醒了之後,那木訥的侍女負責伺候着給她洗漱挽發。
這侍女還是蘇楮墨軟禁她的時候留下的,誰知道竟是個寶,雖然看上去的確木訥,但實際上人非常聰明,身手也了得,已經被她發展為……自己的左膀右臂了。
若不是白綾稚知道蘇楮墨恨極了原主,恐怕她都要以為是這人故意留給她的了。
「小姐,衣裳已經送來了。」
這侍女被白綾稚取名雲晴,忠心耿耿又護主,這三年一直都在精細的照顧她和小糰子。
白綾稚笑眯眯的看着她緊皺的眉頭,隨口道:「不就是被動了手腳么,有什麼可氣的?」
雲晴愣住:「王妃,你……」
白綾稚伸手將衣裳拿起來,只輕輕掃了幾眼,就看出問題。
「幫我縫一縫吧,還來得及。」
雲晴輕輕點頭,白綾稚就開始慢條斯理的吃飯。等蘇楮墨來的時候,她也穿戴整齊了。
皇宮大殿之上已經坐滿了人,白綾稚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愣住,獃滯了許久才反應過來。
蘇楮墨昨日之後,一心想要彌補白綾稚,所以今日很給面子的牽着她的手坐下來。
反倒是雲若柳,只能死死地咬緊牙關跟上去,盯着白綾稚身上的衣袍,手帕都要絞爛了!
不過很快,她就放鬆下來。皇帝今日心情很不錯,絲竹舞樂之後,就是各位小姐們大展身手的時候了。
雲若柳被點到名的時候,羞澀的看了蘇楮墨一眼,可她很快發現,這男人的心思根本不在她身上!
她咬了咬牙,努力讓自己看上去溫婉可人:「我今兒是當陪襯來的,瑞王妃第一次露面,可能有些怕生,我和她一起好了。」
原本就對白綾稚好奇的眾人,紛紛將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他們可是聽說了呢,這白綾稚和瑞王的感情奇差,今兒個也不知道是太陽從哪兒出來的,竟破天荒的看到兩人牽手了。
白綾稚對上蘇楮墨遲疑的眸子,笑眯眯的站起來:「好呀,不過你是要跳舞還是彈琴呀?」
雲若柳見白綾稚上鉤了,自然欣喜若狂。她裝作善解人意的笑笑:「這第一次露面,姐姐跳舞吧,我彈琴給姐姐伴奏!」
果然,大殿上響起一連串的誇讚。
她得意極了,一想到待會白綾稚的衣裙會直接滑落,丟臉丟到整個京城,她就快控制不住了。
白綾稚緩緩點頭,將披風解下:「正巧,瑞王殿下新給我做的這一套衣裙跳舞也方便。」
雲若柳攥了攥手,長舒一口氣,這才陰沉着臉坐在古琴前。
隨着她的素手輕彈,白綾稚也不假思索的動了起來。
雲若柳滿心興奮:她可是很清楚,這賤人家道中落,爹娘又死的早,是個粗鄙無禮的廢物!剛剛那些都是她裝出來的,等她出了丑,一切都會原形畢露!
她有心加快了彈奏的節奏,好讓白綾稚動作的幅度更大一些。
雲若柳嘴角上揚,盯着白綾稚的聲音,耐心等着那一刻,但——
她彷彿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似的!整個人傻了!
白綾稚這哪裡像是沒學過跳舞的?捫心自問,她都不可能跳到這個程度!
雲若柳一心慌,就彈錯了。她再也彈不下去了,慌忙起身,一把拽住了白綾稚的衣裙:「不好意思啊姐姐,你跳的太好了,我看的出了神,才彈錯了。」
她說的愧疚,可手卻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死死地用力一拽!

《白綾稚蘇楮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