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白夏顧煜彬
白夏顧煜彬 連載中

白夏顧煜彬

來源:外網 作者:顧少婚後每天都在吃醋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顧少婚後每天都在吃醋

她在逃跑途中,被神秘男人破了身。沒想到他居然是富可敵國,權勢滔天,冷酷腹黑,且不近女色的顧煜彬……誰說他不近女色。她每日累的腰酸背痛,終於受不了,「我收回讓你負責這句話,你自由了。」他坐在她床邊,把她拉到自己的懷中,溫柔的說道:「小夏,你是不是搞錯了,應該負責的不應該是你嗎?」白夏:「……」展開

《白夏顧煜彬》章節試讀:

位於寧區半山腰的別墅里。

幽暗的燈光,蘋果香薰的房間。

蘇桀然坐着凌亂的床上,半眯的着雙眸,濃黑似墨扇般的睫毛擋住黑蓮般的眼眸,看不清他眼中時而閃現的寒意。

他像是雕刻師手中的天使,精緻的外形,魅惑的性格,以及臉上永遠帶着的迷人的笑容。

蹲着的女子正賣力取悅着他。

「我想要。」女孩請求着。

他低頭,勾起邪魅的微笑,捏着她的下巴,抬起來,「想要?」

「嗯。」

「今天有點累了,改天吧。」蘇桀然近乎殘忍的說道,站起來,走進了浴室中。

忽然覺得,沒什麼意思。

走出別墅,他拿起手機,給白夏打電話過去。

一聲,兩聲,三聲……

白夏都沒有接。

他勾起嘴角,喃喃道:「會耍性子了?很好。」

他又撥去她居住在市中心公寓的電話。

一聲,兩聲,三聲。

他的耐心漸漸的在消退了。

「喂。」家裡的女傭迷迷糊糊的聲音響起。

「夫人呢?」蘇桀然冷聲問道。

「是先生啊。夫人現在還沒有回來。」女傭回答道。

「今天不是她值班吧?」蘇桀然目色更冷。

「不是。」

女傭話音剛落,蘇桀然就掛上了電話。

「白夏,學會夜不歸宿了!」他加快車速,朝着醫院開去。

*

白夏回到了醫院,打開抽屜,拿出手機。

兩點三十一分有一通蘇桀然的電話。

她扯出一抹傷感的笑容,放下了手機。

她在抽屜里翻出傷口貼,碘酒。

走到鏡子面前,歪着脖子。

針眼大的地方已經結疤。

不細看,已經看不到了。

為了安全起見,她給自己貼上了傷口貼。

坐回到椅子上。

她用棉簽沾了一些碘酒,擦拭了手上的傷痕,貼上了三個傷口貼。

弄好後,她躺在辦公室的躺椅上。

「咔。」門被推開。

白夏防備的坐了起來。

蘇桀然看到她在,緊繃的臉上露出平日里迷人的笑容。

他雙手放進了口袋裡,慵懶的走到她的面前,「今天不用你值班,怎麼不回家?」

白夏看向他脖子上的痕迹。

他剛辦完事!

「你怎麼來了?」她跳過他的問話,穿上鞋子,起身。

「路過!」蘇桀然閑暇的說道,看到她脖子上的創可貼。

俊逸的臉上勾起諷刺的笑容,「白夏,什麼時候學會了苦肉計?」

她定定的看着他雲淡風輕的樣子,臉上找不出半分內疚和羞愧的神色。

彷彿劈腿的不是他,那個孩子不是他的。

一股腦怒從心中出發,眼神也變得尖銳了起來。

「是啊,苦肉計!但這種痛比起你劈……」腿來

「嘶!」

她還沒有說完,蘇桀然伸手扯掉了她脖子上的創可貼。

白夏覺得脖子那塊被扯的生疼。

她愣愣的站着,眼中幾分的恍惚。

蘇桀然打量她光潔的脖子,閃過反感。

「壓根沒傷,白夏,你心機未免太深了,小丑演的再好終究還是小丑。」蘇桀然諷刺的說道。

她覺得心中涼涼的,連和他說話的必要都沒有了。

「你可以滾了。」白夏不客氣的說道。

蘇桀然的眼中掠過一道利光。

他握住她的下巴,幽眸死死地盯着她冷淡的臉孔,譏諷的說道:「知道我為什麼不屑碰你嗎?」

她抿着嘴巴,不說話,睜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心裏被觸動的琴弦緊繃著,拉着的疼。

就是現在這樣。

她要把他的殘忍印在腦子裡,心才會慢慢的冷卻,直到不再疼為止!

蘇桀然看她不說話,更加的生氣,毫不掩飾對她的厭惡,「因為你孤傲的讓人討厭,做作的又讓我倒足了胃口。」

她的睫毛閃動,盈水的眼睛蒙上一層氤氳的霧氣,靜靜的盯着他,沒有哭泣,也沒有反駁。

心口卻早已鮮血淋漓。

「知道,為什麼明知道你厭惡我,我還要嫁給你嗎?」白夏反問道。

蘇桀然微微一頓,擰起了眉頭。

白夏揚起笑容,就像是那一朵千嬌百媚的芙蓉。

她笑起來,顛倒眾生,傾國又傾城。

蘇桀然有些痴迷在她的笑容中。

「因為,我要看着你痛苦,你和你的女人一起綁架我,我沒有證據,只能帶着你一起毀滅。」白夏決絕的說道。

蘇桀然甩開她的臉。

「別做夢了,等着收我律師信吧,我要跟你離婚。」蘇桀然沒有理智的說道。

他轉過身,從她的桌子上抽出紙巾,狠狠地擦着。

好像碰了什麼髒東西一樣。

把紙揉成一團,丟進了垃圾桶里。

轉身,快速的朝着門外走去,隨手,帶上了門。

砰的一聲。

白夏看着那緊閉的門,坐在了椅子上,眼中有些潮濕。

她閉上眼睛,任由心口的那抹傷痛蔓延。

曾經,她是全心全意的愛着他的。

但,她的愛,對他來說是什麼。

提出結婚的是他,背叛的也是他,離婚的又是他。

她好像一個真正的跳樑小丑,扮演着被人嘲笑鄙夷的角色。

心口疼的發緊,甚至是無法呼吸。

她蜷縮的更緊,彷彿從自己身上可以吸取一點熱度,不至於讓她冰冷的死去。

終究沒有睡着,直到天空中泛出一道白色!

*

基地。

顧煜彬翻看着尚中校交過來的資料,眉頭擰了起來,漆黑的眼中掠過一道內疚。

他不知道,結婚後的她,過的這樣凄.慘。

她和她的丈夫是分居的,公婆關係很不好,母親進了精神病院。

她的丈夫,查出來的女人就有十六個。

基本上是一月換一個女人的頻率。

顧煜彬合上資料,對尚中校命令道:「去跟那邊的院長打聲招呼,讓她升為副主任。」

,co

te

t_

um

《白夏顧煜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