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白紙無言說愛你(書號:8055)
白紙無言說愛你(書號:8055) 連載中

白紙無言說愛你(書號:8055)

來源:google 作者:趙鈺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趙媽媽 趙鈺妃

簡介:想要攻略她?要問她家大棒同不同意!「汪汪!」大棒出賣了她,啃着某男手上的肉骨頭搖尾巴展開

《白紙無言說愛你(書號:8055)》章節試讀:

喬靖宇看着新聞播報,眼神變得可怕,他喊道:「警衛員!」

外面一直守着的警衛員進來,問道:「在。」

喬靖宇深吸一口氣,說:「試着不斷聯繫陸驍和趙鈺妃,還有聯繫航空公司,密切關注TK109次飛機的消息!一有消息,立刻彙報!」

「是。」警衛員頷首,他瞧了一眼喬靖宇,心裏打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喬長官這麼嚴肅。不敢耽擱,立刻行動。

喬靖宇心裏卻漸漸打起了鼓,之前把趙鈺妃圈在自己身邊是因為她確實處境危險,可是這一兩個星期以來,似乎西目那邊也沒有什麼動靜。

這下,自己才剛允許她出門,就發生這樣的事情。看來,有必要把她牢牢困在身邊了。

烏雲漫布,趙鈺妃和陸驍下飛機的時候收到了南方暴雨的通知,心中不禁大呼幸運,再晚二十分鐘,他們就會被困在**區里出不來了。

「好險,」陸驍大大咧咧道,「第一次遇見飛機早點的,啊哈哈哈,天助我也。對了,小妃妃,你活動的地方在哪兒啊?這次是不是有很多妹子要來,要知道我以前見到女的跟看見稀有動物似的,嗶哩吧啦」

趙鈺妃一路上對陸驍這個話癆已經免疫了,只是他喊小妃妃的時候,她還是有點頭皮發麻:「在秦區。」

「秦區啊。」陸驍的眼神變得玩味兒,他拿出電話開了機,準備跟喬靖宇彙報一下行程,就發現十幾個未接電話上百條未讀短訊,「我的媽呀,這是個什麼情況?」

他立刻打電話回去,那頭不知道說了什麼,他一個勁兒的道歉,訕笑,最後為一句:「我拿命打包票,要是這次出了什麼事情,我回去砍頭給你當凳子坐。」

掛了電話,深吸一口氣,抹了抹額頭的汗。

趙鈺妃見狀有些好笑,問道:「妻管嚴?跟嫂子說一聲,我只是個路人,別對我下手。」

陸驍無奈地看了她一眼,說:「是喬老閻王,我家妹子溫柔的很,才不會這麼說話。媽的,不就是把TK190說成了TK109嘛,竟然威脅我的生命安全。虧我還為了他的終身幸福」

「嗯?」趙鈺妃挑眉,她怎麼覺得陸驍和喬靖宇之間有種gaygay的氣氛?

陸驍撓了撓頭,止住了之前的話語,說:「哎哎哎,不多說了,趕緊帶我去你活動的地方住酒店。我要洗個澡,順便跟我家小妹子開個視頻。跟你說,我家妹子.」噼里啪啦又是一路,趙鈺妃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段活動註定不得安寧。

兩人走在前面,卻沒有注意到,人群中的一行穿得很暗的隊伍中有那麼幾個人死死的盯着他們。

「老大?」

「呵,得來全不費工夫,跟着他們。」

「是!」

到了希維爾酒店,兩個人開了臨近的兩間房,趙鈺妃鬆了口氣,大字型地躺到了床上。她手機昨晚忘了充電,上了飛機不久就自動關機了,現在充上了電,想着趕緊打電話給編輯,通知她們自己到了。

誰成想,一打開手機,一通來自平城的電話就打了過來,陌生號碼。

「喂?你好,你是」趙鈺妃問道。

「喬靖宇。」那頭說道,語氣有些生硬,「安全到了?」

趙鈺妃驀然鬆開肩膀,原來是喬靖宇那逼崽子啊,說道:「到了,行了,我很忙,掛了!」

「等等!」那頭又說道,「你現在住在哪個酒店,我派人去保護你。」

趙鈺妃聽得有點莫名其妙,說道:「你不是已經派陸驍跟來了么?還要加人?喂,拜託,我不是你圈養的小波斯貓,不用這麼保護!」

那頭停止了一下,輕笑一聲,說:「好。」就匆匆掛了電話,趙鈺妃看着黑掉的手機屏幕,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喬靖宇要知道他們到哪兒不會問陸驍嗎?非要問她。

不過也沒多想,打了編輯的電話,通知她們自己明天會準時到場,樂呵呵地聊着這次K網站齊聚泓城的作者和投資人。想着自己最近被賣出影視版權的作品,趙鈺妃笑得臉疼。

今天要好好休息,明天拿出十二萬分的精神來應對這次活動。

趙鈺妃哼着小曲,把喬靖宇什麼的都拋諸腦後,躺到了放好的一缸熱水裡,舒舒服服地泡着熱水澡。

不知泡了多久,水都有些微涼,趙鈺妃昏昏沉沉,差點睡着在浴缸里。

咔噠一聲,浴室外傳來開門聲,空氣里多了一絲陌生的味道。

多年以來的警惕讓趙鈺妃立刻從水裡坐了起來,陸驍不會自做主地進到房間里,酒店的工作人員至少也會敲門。

該不會來賊了吧?希維爾酒店是出了名的管理嚴格,竟然也會來賊?

趙鈺妃一個激靈,趕緊起來,裹上酒店的浴袍,關了浴室的燈。這裡是一個套房,浴室是在房間里,外面暫且看不到情況。

她躡手躡腳地出了浴室,拿了手機,慢慢地躲進了衣櫃里,一切都很小心,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

接着床頭點亮的暖色燈光,她從衣櫃的縫隙中看見,一個男人,拿着小刀,緩緩進入房間。

趙鈺妃害怕得腿軟,她腦海里幾近空白。她雖然在外打拚好幾年了,但是一直處於安靜平和的狀態,不與人爭執發生矛盾,也懂得好好保護自己避開麻煩危險。

現在,她孤身一人,陸驍又在隔壁,發生事情,誰也第一時間幫不了她。

那人翻了翻床,又看向濕氣滿滿的浴室,嘶了一聲,緩緩地又走了出去。

趙鈺妃深吸一口氣,看來是個笨賊,還沒有來查看她是不是躲在衣櫃里。

想到此,她有些害怕了,拿出手機就要給隔壁的陸驍打電話。

然而就在打通之前,衣櫃的門突然被打開!一張陰森的臉帶着獰笑,惡狠狠地看着她。

手裡的匕首銀晃晃,彷彿下一秒就要要了她的命。

「可算找到你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