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連載中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江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姜森 懸疑驚悚 王凱

「你說啥?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還三個人一起去的!!!」......在偏遠的西蜀大山裡,發生了這樣一件離奇的案件...當地中學八年級二班的班主任報案稱,他們班的三位科任老師,離奇的失蹤了,老師怎麼會莫名其妙失蹤?還三人一起失蹤!小鎮派出所的民警立刻高度重視,經過數月的走訪調查,最後的得出的結論,居然是三位教師結伴盜墓去了!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展開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章節試讀:

迷糊中姜森緩緩睜開眼睛。

先是一個吊瓶懸在頭頂,然後是兩張熟悉的面孔盯着自己,身旁還有護士經過。

這是小鎮的衛生院,姜森不知為何自己現在躺在了這裡,搜索記憶間,腦袋一陣眩暈,接着如針刺般鑽心的疼。

「哪裡不舒服,森哥」。

看到姜森醒來,劉禮連忙上前。

姜森張嘴欲回答,卻發現張嘴間卻說不出話來,喉嚨乾澀難耐,腦袋更是暈乎乎的,像生了一場大病。

王凱也在旁邊,見姜森這般,卻是一點也不擔心,彷彿惦記着其他事情一般連忙問道:「你小子老實交代啊,昨晚上送你過來的那個美女,到底什麼來路?」

「美女?」

姜森也是一臉懵逼,他只記得自己孤身去尋孫權墓,在一個漆黑石門前莫名其妙地暈倒了,之後的事情自己完全記不得了。

姜森打起精神十分疑惑:「什麼美女,我都昏過去了,我怎麼知道。」

王凱有些不依不饒:「那無緣無故人家把你送回來,關鍵你還被迷暈了。」

說話間王凱往姜森身上若有深意地望了望,色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山羊鬍子:「完了完了,你不會被下藥了吧,這種痛苦應該讓我獨自承受的呀,傷心總是難免的......哎......」

姜森有些無語,但王凱那性格他也早已熟知,便不再理會王凱,轉頭問起劉禮來。

「醫生怎麼說?我到底怎麼了?」

「醫生說你這是吸入性神經麻痹,臨床表現有點像曼陀羅花毒。」劉禮一臉認真地回答道。

「曼陀羅花毒?」姜森也是一臉疑問,難道說他昨天晚上挖到那個石門有古怪?

一旁的王凱一聽又來了興緻:「曼陀羅花毒啊,果然被下藥了,還下的蒙汗藥。」

聽王凱這麼一說,他應該知道的多一點,於是姜森連忙問道:「這個就是蒙汗藥?那不是古代的人用的嗎?」

王凱搖晃着腦袋一一道來:「古人用的蒙汗藥就是從曼陀羅花中提取出來的,這花原本產於印度,後來傳入我國雲貴川地區,三國時期的神醫華佗,最早利用了曼陀羅花,由於他是外科醫師,在給別人治病的時候為了避免疼痛難忍,他就從這種花中研製提取了麻沸散,就是專門用來麻痹患者的,這樣一來,在治療的時候,就不會那麼麻煩了。也就是這麻沸散,成就了傳說中的刮骨療傷。而蒙汗藥的原理和出處跟這個麻沸散是一樣的,都是通過麻痹神經讓人失去知覺。」

「歷史老師就是專業。」旁邊的劉禮都不得不豎起大拇指佩服起王凱來。

姜森卻是陷入沉思,三國時期就有的這種迷藥,那很有可能就是墓穴防止盜墓賊的手段,姜森從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貿然進入,所以被迷暈了。

想起石門上的那幾個小篆字體的字,姜森看着眼前的二人,覺得這兩兄弟平時別看他們嘻嘻哈哈、弔兒郎當的樣子,卻在某些方面,精益求精,絕對稱得上是地理學專家和歷史學專家,再加上姜森這個集數學、物理、化學於一身的理科生的思維計算能力,感覺他們三人組合,那知識面的覆蓋,簡直是太完美了。

姜森心中,突然產生一個大膽的計劃!

俗話說得好「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要是他們三人聯手,遇到問題先不說能不能解決,至少旁邊有人幫忙,不能像自己這次一樣單打獨鬥了。

想好這些,姜森見病房裡也沒有其他人,眉頭一挑示意劉禮把房門關一下。

劉禮圓圓的身體滾動間已經把房門關好還順手反鎖了一下。

隨後,姜森就把他心中的秘密一五一十地全部向王凱和劉禮仔細道來。

……

一小時後。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一個小時地不間斷說話,姜森喉嚨都乾燥了,抬手拿起床頭的一瓶水,「咕嚕咕嚕」就大口喝了起來。

王凱聽完姜森所說的前因後果,也是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臉,一臉凝重:「你小子說要去盜墓,我還以為你開玩笑,你他喵的居然還真去了……這事太蹊蹺了,按理說孫權墓絕不可能出現在這西蜀大山深處啊,完全違背了歷史學知識,不可能……不可能……」

說完王凱頓了頓,又想起剛剛姜森所講的一些事情,又很是矛盾地說道:「可是有這麼多的巧合,太巧了,關鍵是你他喵的還真挖到了墓。」

「歷史本來就是為勝利者而寫的,而且森哥說的這白瑪山,確實是一個風水極佳的寶地。」劉禮說話間興趣甚濃,看來他對這墓葬考古很有興趣。

「你小夥子還懂風水?」王凱有些許鄙夷不屑。

「我大學主修的是地質學基礎,我自己也很喜歡研究古人對地理地勢與風水之間的聯繫。」劉禮答道。

「迷信迷信,虧你們還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民教師呢。」王凱眼神中透露鄙視。

「科學的盡頭就是玄學,這句話你沒聽說過嗎?」一向老實巴交的劉禮居然也回懟過去。

「老子才不管什麼神啊鬼的,我現在只想要那個美女的微信。」王凱神情一轉,突然色眯眯地說道。

姜森突然想起來王凱剛才說過,自己昏迷過去後,是一個年輕女子送回來了,立刻想起來自己挖墓之前在梅花樹下遇到的那個女子,連忙問道:「那個女子是不是穿了一身水綠色的衣服?」

「對啊對啊。」王凱邊說邊咧開嘴角笑了起來,雙手在空中一陣比劃:「那顏值,那身材,簡直了,她有丁香一樣的顏色,丁香一樣的芬芳,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

「說得好像你看到了一樣。」劉禮對着王凱中指一豎,抬手抵了抵眼鏡說道:「是有一個身穿水綠色紗裙的少女用氂牛馱着你回來的,昨晚我剛好值班,把你交給我就走了。」

看來王凱也是聽劉禮說的。

姜森這下知道了,劉禮口中的女子肯定就是姜森挖墓之前梅花樹下遇到的女子。

姜森也覺得奇怪,明明自己是看到她離開的,最後居然是對方救了他,那就說明,對方跟蹤了他,還進入了姜森挖的墓道。

「微信!微信!」

王凱打斷了沉思地姜森,一分鐘都等不了的猴急道:「把丁香姑娘的微信名片發給我,快點。」

「我根本不認識。」

「不可能。」王凱語氣有些強硬。

「我真的不認識,我剛剛不是說了嗎,古書上顯示的梅花樹,現實中真的有,而我去的時候,那個水綠色衣服的女子,就在樹下看書。」姜森心平氣和地說道。

「這麼說來,這人有問題。」劉禮聽姜森這麼一說,覺得那女子的事定有蹊蹺。

「有問題才好,我喜歡。」王凱又露出了詭異的微笑。

「有個事……」

姜森其實早就想提出讓他們二人幫助自己,可他自己也是非常清楚,自古陰森幽暗的地底墓穴,就是危機萬分的大凶之地。

從古至今為了金銀財寶而把性命留在泥土底下的人數不勝數,看着眼前兩位好兄弟,自己也是難以啟齒。

「有什麼事你就直說。」王凱一改剛才的笑臉,一臉正色地說道。

「我想……我想邀請你們兩個,和我一起去探尋孫權墓。」姜森說話間腮幫子鼓了又鼓,眉頭皺的很緊:「此去定是兇險萬分,你們慎重考慮。」

王凱神情凜然,跟剛才那嬉皮笑臉的樣子判若兩人,轉頭看了看劉禮,劉禮也是會意,二人目光堅毅,沒有絲毫的猶豫,更沒有絲毫的退縮,皆是那麼的堅定。

姜森對這二人再了解不過了,咬牙間深深吸了一口氣,眼角有些氤氳濕潤,他情不自禁地抬起右手,用力成拳,立在胸前。

王凱劉禮皆是會意,也立刻做出跟姜森一樣的動作,三人的拳頭在空中緊緊地挨在一起,小小的拳頭若玄天神鎖,將三人牢牢鎖住,是那麼的固若金湯,是那麼的堅不可摧!

三人相視一笑,異口同聲地說道:

「頭可斷,血可流,皮鞋不能不打油;

生同歡,死共苦,人生在世全靠賭。」

說完三人都是哈哈大笑起來,以前三人鬼混時候的口號,今天居然派上用場了。

「說干就干,今晚就行動。」王凱有些迫不及待地說道。

「哎,不急,森哥這還在輸液呢,等他身體緩一緩。」劉禮攔住激動地就欲出發的王凱說道。

「是的,此去全是兇險之地,我們一定要做好充足的準備,方能做到有備無患。」姜森也是冷靜地說道。

「需要準備哪些東西?」劉禮問道。

姜森仔細想了想,眼珠子轉動間說出了幾樣東西:「防毒面具、強光手電、攀岩繩、工兵鏟……嗯,其他呢我暫時沒想到,反正你們覺得能夠用得着的東西,都要準備好,鎮上沒有就開車去縣城買。」

「小問題,我和劉禮馬上去準備。」王凱興奮地說話間,拉起劉禮向門外走去。

看王凱這着急勁頭,估計還惦記着他的丁香一樣的姑娘,姜森對他也是十分了解,無奈地搖頭笑了笑。

「對了……」

突然王凱的聲音又傳了出來,都已離開的二人又出現在姜森病房的門口,王凱邪魅一笑:「咱們這次行動,代號是什麼?」

「代號?」姜森轉念一想,突然嘴角一楊,霸氣地吐出兩個字:

「師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