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寶媽到星際大佬,從收破爛開始
寶媽到星際大佬,從收破爛開始 連載中

寶媽到星際大佬,從收破爛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石榴愛番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素 現代言情 龍子默

【腦洞末世+空間+星際+萌娃+成長文】一覺醒來,洛素穿到了末世游戲裏,要命的是:她兩歲的娃也一起穿越了!面對滿街的腐屍暴徒,自己開局只有一身睡衣拖鞋+奶娃?這搭檔,武力值幾乎為零啊!這要怎麼通關,才能活着回去啊?幸虧她誤打誤撞,開啟了空間附功能怪物?收了!鐵門?收了!石頭?全收了!一兜石頭闖末世,誰欺負我砸誰!一言不合就開砸一路帶娃闖關,獎勵拿到手軟!帶着萌寶打出星際,拯救末世只是這奶娃亂認爹是怎麼回事?那廝竟然還當爹當上癮了……(有CP,男女主雙潔)展開

《寶媽到星際大佬,從收破爛開始》章節試讀:

她絲毫不作停留,轉身走出店鋪。

可她還沒走出幾步,一陣破空聲從耳邊擦過,「乒」的一聲,一把飛刀釘在旁邊的柱子上。

洛素心中一凜,轉眼看到三男一女,四個人眼色陰沉地站在三米之外。

「你們想幹嘛?」洛素說話間,一把手槍悄悄出現在手裡。

「大哥,別跟她廢話,就是她殺了傑理。」那個女人怒指着她,手裡還拿着一把小飛刀。

她口中的「傑理」大概就是剛才那位精神攻擊的精瘦男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洛素冷冷說道,「是他想殺我在先!」

「這麼說,人真是你殺的了?」那名被叫大哥的男人問道。

「甭跟她廢話,殺了她!」女孩怒道。

洛素舉起手槍對準那女孩。

「雪麗,她有槍!」她的隊友驚呼。

「怕她個毛,她一個人而已。」雪麗左右跑動走S型,手裡的暗器飛了過來。

「砰!」洛素開槍了。

洛素亮出槍,本來只是想震懾一下而已,畢竟平生沒開過槍。

不料歪打正着,打中了雪麗的手臂。

「雪麗!」眾人驚呼,同時向洛素髮動了攻擊。

一時間,火球、冰刺、弩箭同時飛了過來。

「萌寶氣泡!」洛素急忙一個隱身技能。

「咦?她人呢?」對面幾人同時驚訝。

「隱身了?還是瞬移了?」

洛素嘴角勾起,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超級收納}」

洛素先鎖住對面那個放冰刺的男人,只見他定身之後,身體猛地哆嗦幾下,竟然很快消失了。

【叮,擊殺3級玩家,獲得100生存點。】

其它人幾人還在護着雪麗,沒想到另一個隊友突然消失了。

「老三!」

「三哥!」

他們驚呼,三人馬上背靠背挨在一起,開始向周圍無差別攻擊。

那領頭大哥是火系攻擊,手一揮,周圍一片火牆向外蔓延。

手臂受傷的雪麗,也沒閑着,舉起手腕,一堆暗器密密麻麻的飛了出來。

洛素絲毫不躲避,隱身狀態下免疫傷害。

「{超級收納}」

雪麗感覺身體一輕,還沒來及叫出聲,就消失了。

剩下的兩人頓時臉色發白,這回踢到鐵板了!

那個小跟班似乎嚇壞了,一隻手緊緊抓住身旁的大哥,「大、大哥,這女的怕不是4級的玩家吧?」

那領頭大哥沒說話,神色凝重,嚴陣以待。

「啊啊啊……」

突然,小跟班發出痛苦的嚎叫。

他之所以沒有直接消失,因為他雙手死死地抱着領頭大哥。

洛素的技能無法一次收割兩個玩家,就這樣僵持了十幾秒。

領頭大哥突然用力推開小跟班,又一揮手,不知道發動了一個什麼技能。

只聽見「突突突~」幾聲。

他腳底像是安裝了渦輪發動機似的,「嗖」的一下,瞬間沖七八米遠,轉眼消失在街頭。

炮灰小跟班已經躺在空間里了。

「還當大哥呢!大難臨頭,自己先跑了!」洛素搖搖頭,把剛才收割的屍體丟了出來。

她的隱身時間剛好過了,刷的一下,整個身體暴露了街邊。

她清點一下剛才玩家掉落的物品,她記得有一張地圖?

她把剛撿的東西全抖出來。

1把弓弩,手腕式暗器儀1個,麵包3個,牛奶3盒,袖珍背包1個,手繪地圖1張……

洛素撿起地圖查看。

這是一張簡易地圖,手工繪製,只畫了周圍幾個地方。

百巷匯購物廣場,標記着「1級喪屍(物理攻擊)」。

廣場西門後面是保蘭灣住宅小區,小區地下停車場,標記着「2級變異腐屍(致命毒液)」。

廣場馬路對面是南湖公園,標記着「3級靈異殭屍(精神攻擊)」。

雖然這簡易地圖,只畫了三個地方,對洛素來說相當有用,心中很快有了下一步計劃。

按照地圖繪製的路線,洛素往那個2級怪的小區走去。

這一路上還有很多喪屍,來回遊盪。

她索性把戰壕一路延伸到了住宅小區的門口。

小區大門有扇鐵門栓住了,擋住了喪屍的腳步。

小區里有幾盞昏黃的路燈,幾棟聳高的住宅樓上有點點亮光,看起來有人居住的樣子。

她踩好了點,打算明天再過來。

她把門口喪屍全清了,在十米外做了個隔離牆,頗有「大佬到此一游」的意味。

她匆匆趕回廣場一樓,沿着牆邊往東門出去,沿街道店鋪門前堆了一條隔離帶,直達步行街。

修戰壕只是順手而為,她真正目的其實是探索新區域,那手繪地圖上,並沒有畫出這邊的區域和怪物等級。

她一路走到步行街,附近全是1級喪屍怪,沒有太大的收穫。

好在沒花多少時間,精神力也恢復很快,就是一路走來,人渴腿乏。

她在步行街頭髮現了一家奶茶店,裏面發出微弱的光,貼着玻璃仔細一瞧,看見裏面一個二十齣頭的清瘦女孩蜷縮在角落裡。

「砰砰砰!」洛素輕輕扇門。

女孩警覺地探起頭,然後抱着一個抱枕怯怯地走了過來。

隔着玻璃門,看見全副武裝的洛素,不敢再靠近一步。

洛素只好把帽子口罩都脫了,把辮子往前面一搭,盡量做出一副溫柔姐姐的樣子。

女孩靠近了些,往洛素身後左右看了一下,發現門前嶄新的疊屍戰壕,頓時眼前一亮。

急忙打開門讓洛素進去,又看了看洛素身後,有些激動地問道。

「大佬,您的隊友呢?」

「額,我不是大佬啊!」大佬以真面目試人,竟然不好意思承認。

「那這戰壕不是你疊的?」女孩又問。

「不是,我遠遠追着大佬們過來的,跟丟了。」洛素臨時找了個由頭。

「那你是……想借宿?」女孩警惕地問。

「口渴了,進來討杯奶茶喝。」洛素說道,

「啊?」女孩一臉不敢置信。

大半夜的,一個女人孤身跑到滿地喪屍的街上討口水喝?

怎麼聽起來像遊戲版的畫皮呢!

女孩越想越害怕,交流區里說有人專門殺玩家,賺生存點的。

「有嗎?奶茶,咖啡也行!」

洛素開始看點單台上的菜單,淡定得像個逛街走累了的平常女人。

「有,有有。」女孩怯懦說著,轉身去做奶茶。

洛素看她動作很熟練,有些好奇。

「你是玩家嗎?」洛素問。

「嗯?」女孩一驚,立馬梨花帶雨,帶着哭腔說道:「姐姐,求您別殺我,我媽媽還等着我回家呢!」

「……」洛素摸摸自己的臉蛋,我看起來很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