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寶藏獵人
寶藏獵人 連載中

寶藏獵人

來源:外網 作者:厄夜怪客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厄夜怪客 都市言情

這裡屬於秦嶺的支脈,現在是夏天。此起彼伏的山脈被盛夏的植被染做層次分明的綠色錦緞。新綠,嫩綠,深綠……層層遞進,在夕陽的照射下,這片綠色錦緞又沾染上了一層金色的霞光,讓人不得不感慨大自然的雄壯美麗。悶倒牛村,是興元市和長安市的邊界。它遠離繁華的城市。村民們過着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很難想像,這裡還沒有網購,沒有大型遊戲。全村沒有一輛汽車,十來戶人家只有兩輛拖拉機。公交車每天都只有早晚八點出六點歸的一班——它是整個村子和外界聯絡的唯一途徑。因為這裡幾乎沒有人用手機,並不是沒有信號,而是信號還在3g的展開

《寶藏獵人》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攬山海!」特木倫倒抽一口涼氣,臉色都有些發紅:「我之前還一直在想,哪家的後輩有這麼深厚的功底。反應迅捷,知識廣博,沒想到……竟然讓我遇到了攬山海一脈單傳!」
江憲冷冷笑了笑:「道上幾位太爺都認識我,你不認識……小輩,你下手挺狠啊。一點道義都不顧。」
「江先生。」特木倫深吸了一口氣,凝重道:「您也應該看出來了,這裏面藏着多大的寶藏!咱們乾的就是寶藏獵人這一行。這種消息……一旦泄露給政府,那就沒我們的事兒了!」
「而且,就憑他們手下那些沒有傳承的堪輿家。能不能走進去都不一定。」
江憲點了點頭:「所以?」
「所以……這個消息就不能放出去。」特木倫死死盯着江憲的眼睛:「江先生……有這一票,咱們幾輩子都不愁吃喝!」
江憲不為所動地說道:「你是到了這裡才想到的動手,是嗎?」
「你……」特木倫咬了咬牙,舒了口氣,無所謂地說:「沒錯。」
「確切地說,我是到了神仙崖岩壁才想到的動手。」
「這裡……藏着一個秦代大墓!我不相信你看不出來!而且,埋葬的人身份極高!幾千年都沒人開過!」他的聲音激動了起來:「我和你們不一樣,我沒有堪輿的資質!我只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記名弟子!什麼消息都沒我的份!」
他的喉結狠狠動了動,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但只要把這個消息帶回去……」
「我,也能有資格參與上面的分紅!」
江憲神色仍然沒有一點改變:「因此,你不惜對十幾年的同事動手?」
「沒錯!!」特木倫壓着嗓子吼道:「這世界上有幾個你這樣的天才?!咱們這一行傳到現在還剩幾個人?你以為人人都是你?根本不愁吃喝?我他媽憑什麼要當一輩子的小警員!」
死寂。
過了數分鐘,江憲淡淡道:「說實在的,我真的有些糾結。」
「我確實不想這裡的東西傳出去,不過,你的手太辣了一點。」
砰!毫無預兆,他一槍打在對方大腿上,漠然道:「我不喜歡。」
鮮血瞬間湧出,然而,特木倫手中的槍卻沒有開火。只是死死咬着牙,牙齒都在打顫,壓抑着大腿上的顫抖。拿着手槍的手抖得如同中風,太陽穴亂跳,眼珠憤怒地宛若要脫出眼眶,一片血紅。手卻始終沒有扣下扳機。
「你說得對,人和人不一樣。」江憲吹了吹槍口,放回腰間:「所以,這一槍我能打,你不能。」
「因為,你還得靠着我走出去。」
他拍了拍手,幽幽道:「別說我以大欺小,你要能這個狀態出去。這次窩窩坑的事情我既往不咎。否則,別怪我仗着輩分行行規。另外……你背後靠的是誰?」
特木倫挪動着傷腿,坐在湖邊,許久才沉聲道:「神州。」
「神州拍賣行?華國三大拍賣行之一?」江憲挑眉道。
「沒錯。」特木倫從背包中翻找出繃帶,開始自己處理傷口,磨牙道:「我的師傅,是神州第三勘探隊的領隊……你知道的,每個拍賣行都有自己的勘探隊伍。畢竟……收拍品的價格太高了一些。哪有自己挖出來划算。」
江憲點了點頭:「是楚老狐狸啊……你回去之後告訴他。這個地方,按規矩,我要先挑選一樣東西。」
「至於這些人……」他轉過頭,看着昏迷的趙博立和宋濂石:「別再對他們出手。」
「聽懂了嗎?」
「……明白了。」特木倫打開子彈,掏出火藥和鑷子,手術刀等等,鋪在旁邊。看了一眼江憲:「那他們怎麼辦?」
「兩個昏迷的,他們醒來不會知道我們這段話。你繼續做你的警察就是。」
現場陷入了沉默,特木倫繼續處理傷口。江憲則來到了湖邊,凝視着這片湖。
他想知道,是什麼東西要了趙雅緻的命。等這次回去召集隊友的時候,以做到有備無患。
花朵輕輕地搖曳在湖水裡。放眼望去和真花無異。剛才他們進入洞穴就在休息,整理傷勢,根本沒有注意這些水中花的異常。只是提醒所有人不得深入湖水而已。
湖水寧靜,這些「花朵」甚至能隨着水波搖曳,彷彿沒有重量一般。就在此刻,一道火藥燃燒的「嗤拉」聲響起,同時,是特木倫咬着衣服的悶哼。
無麻醉取子彈……還真是個狠人……江憲收回目光,拿起石頭,朝着湖水中一丟。
剎那間,靜謐的湖面瞬間瘋狂,可以清晰看到,從近到遠,一叢叢「花叢」齊齊解體,無數的「花瓣」瘋狂朝着石頭落下處衝去!湖面下陰影飛快聚集,再次匯聚為一朵數十米大的五彩花朵。
「這是什麼?」特木倫有些喘息的聲音出現在江憲身旁。他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眯着眼睛看了數十秒,直到整個湖面全部平靜下來。他才沉聲道:「七鰓鰻的一種。」
「呵……」特木倫重重吞了口唾沫:「這裏面……怎麼會有殭屍魚?而且、而且怎麼會兼具兩種屬性?」
他很清楚,七鰓鰻別名殭屍魚,外形如蛇,身側一邊有七個孔洞。它的口器就是頭部,呈現出一圈圈的牙齒,被譽為最像外星生物的魚類之一。
這種魚類,分為食肉、吸血、無害三種。
但是,在他記憶里,無論哪一種,都會在宿主還活着的時候離開!從沒聽說過,七鰓鰻能幾秒將人連血帶肉吸得一乾二淨!更沒有聽說過,七鰓鰻還有擬態的功能!
「唔……」就在這時,宋濂石醒了過來,揉了揉眼睛,又出神的看向湖面。
「宋隊。」江憲轉過頭去,凝重說道:「我希望你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如果你繼續保持這種狀態,會出現危險的就不止老趙,還有小趙和你自己。」
宋濂石茫然點了點頭。
江憲沒有管對方的反應,繼續說道:「身為刑偵隊伍的隊長,你是想讓自己的黑白照片回去還是他們的?馬所長派你下來,應該不希望你一時的意氣用事,將整個精銳隊伍埋葬在這裡。」
宋濂石眼睛中終於有了些神采。許久,長嘆了一聲:「你說得對。」
「那就請坐過來。」江憲微笑道:「想報仇,那首先得好好走出去。而這裡,恐怕就是我們出去的地方。」
出去……這兩個字突如其來。宋濂石和特木倫都楞在了原地,數秒後,特木倫猛然坐直了身子,聲音都帶着壓抑的激動:「你說的真的?我們能從這裡出去?!」
就連宋濂石,精神也明顯振了振。
「是或許。我還有一個需要證實的地方。」江憲朝着上面抬了抬下巴:「信號彈。」
宋濂石皺眉:「不會驚擾到蝠群?」
「不會。蝙蝠是夜行生物,現在起碼還有兩個小時,才到它活躍的時間。」特木倫摸出信號槍,隨着砰的一聲輕響,紅色的光芒遮蔽洞頂。原本因為逆光根本看不清的陰影,此刻盡收眼底。幾乎就在同時,那逆光的黑暗猛然翻湧了起來!
啪啦啦!無數振翅的聲音響起,數不盡的黑影瘋狂翻飛。振翅聲如同海潮,足足一分鐘後,紅光散去。洞穴重歸寂靜。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愕然看着頭頂。洞頂本因為逆光而呈現燈下黑的狀態,在信號彈下一清二楚。所以,他們清晰地看到了……
洞頂布滿數不盡的石筍。以及密布在石筍之間,一條條胳膊粗細,盤根錯節的老樹根!而那數目恐怖的蝙蝠全都倒掛在上面!
這些樹根順着石筍衍生。更多的……已經如同瀑布一樣,順着牆壁蔓延下來,沒入更遠處的黑暗之中。
「這是……」「榕樹根!」
不等宋濂石話音落下,江憲目光微閃,沉聲道:「這上面,有一株大的出奇的榕樹。樹齡起碼千年以上。從樹根來看,佔地至少在數千平方米以上。」
「榕樹……有這麼大?」宋濂石勉強打起精神,愕然問道。
回答他的,是滿臉興奮的特木倫:「當然!榕樹的壽命長,生長快,側枝和側根非常發達。樹冠可覆蓋6000多平方米,被人們稱為『獨木成林』!有了它,我們順着爬上去不是問題!」
「不是問題?」江憲已經蹲下了身子,滿臉凝重地看着湖底,冷冷道:「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這裡有陽光,水源,還有充足的食物。不僅僅是我們的出路,也是……其他東西的捕獵場。正你們看看這個。」
所有人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宋濂石揉了揉眼睛道:「不都是石頭和……那些怪物嗎?還有什……我艹!!」
最後兩個字聲音陡然提高,不只是他,其他人也倒抽了一口涼氣。
就在湖底……密布着一層細細密密的蝙蝠屍骨!
不知道多少年了。已經被水沖洗得雪白,大部分藏在石頭縫中,或者和湖底的白色岩石混為一體。一眼看去很難看出來。只要粗略估計一下就會發現……整個湖床,都是一片數之不盡的蝙蝠骸骨!
「蝙蝠……怎麼會在水裡?」宋濂石和特木倫都情不自禁地離開了湖邊幾步,只感覺聲音都有些發飄,顫聲問道。
進入窩窩坑後,他已經看到了太多匪夷所思的情景!每時每刻都在顛覆自己的世界觀!
「是……是不是水裡的……的那些怪物?把、把蝙蝠從幾十米高的高空……抓下來了?」宋濂石咬着嘴唇問道。

《寶藏獵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