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八十年代之美滿人生
八十年代之美滿人生 連載中

八十年代之美滿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豆豆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多恩 現代言情 蘇衛冬

十八歲的女大學生李多恩穿成八十年代小可憐李多恩,不想隨大流考大學,不想為家長里短所困,只想攜手本土小竹馬共同成長作者文案無能,但故事絕對精彩展開

《八十年代之美滿人生》章節試讀:

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自以為去了幾次已經熟門熟路的李多恩,絲毫沒意識到危險就快要降臨。

倒不是折在了賣東西上,而是在回程那條人跡罕見的路上。

以前的她自以為是,覺得自己當過阿飄,膽子就大得很,三番兩次趕走了跟在後面想陪她一起進城的蘇衛冬。

直到被人追着躲進了小樹林里,她才深深體會到悔不當初是什麼滋味。

聽着身後緊追不捨的腳步聲,李多恩心往下沉了沉。

那個中年男人是不打算放過她了,連臉也不遮,都沒給自己留條後路,或者又是說那人是想欺負她,認為這個年代的女人指定不敢聲張。

不管是哪條,李多恩覺得如果沒人來救她的話,她今天恐怕就得交代在這裡了。

「小姑娘,還跑什麼呀,過來讓叔疼疼,叔保證不傷害你。」

「嘔~」

李多恩差點把早上飯吐出來,「滾回家疼你大爺去吧!」

「嘿,脾氣還挺大,叔就喜歡你這樣的,那幾個啊,都沒意思。」

那幾個?死變態,李多恩無聲咒罵,腳下不停的往樹林深處跑着,然而她知道經歷了大半天的奔波,她的體力已經所剩無幾,現在也就是強憑一口氣撐着!

天空此時又下起密密麻麻的細雨。

身後男人還在緊跟着她,不死心的喊道:「你瞅瞅,老天都幫我,干一場一點痕迹都不留,你就消停點認命吧,叔保證不弄疼你。」

體力透支的李多恩一個閃身,無力地躲在一棵大樹後面,她知道被找到只是早晚的事,可她實在是跑不動了。

蘇衛冬,大傻子,你快點來好不好,我保證以後會對你好點,你要再不來的話,我以後都不理你了!

蘇衛冬,救救我!

李多恩絕望的想着,閉上眼睛蜷縮着身體,任由雨水沖刷着她。

「李多恩,李多恩,李多恩?」

也許是她的祈禱出現了效果,遠處傳來的若隱若現的呼喚聲瞬間拯救了她絕望的心,她掐了掐自己,不是幻覺。

可她不敢回應,相比尚在遠處的蘇衛冬,危險離她更近,她僵硬着不敢發出一絲動靜,生怕那變態先找到她。

然而怕什麼來什麼,下一秒,她陷入了一個散發著臭味的懷抱。

那人緊捂着她的嘴,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小姑娘,你乖乖的別發出聲音,等叔爽過了就放你走,不然,呵呵~」

那其中的威脅不言而喻。

李多恩定定心神,哆嗦着身子點了點頭,打算先穩住那人再說。

她暗暗攥緊手裡的石頭,很小的一塊,卻很尖,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露出來,不是怕傷人,怕被發現,這是她最後的希望了。

那人一手捂着她的嘴,雙腿壓着她的身體,另一隻手拉扯着她的衣服。

就是現在,李多恩用盡全力將石頭尖往那人面門上扎去,然而她失敗了。

那人牢牢抓住她的手,將石頭奪去扔在了一旁,嘴角泛起一抹陰森的笑:「這是你自找的。」

雨越下越大。

遠處也沒了呼喊的聲音。

李多恩絕望的閉上眼睛。

砰的一聲。

伴隨着身體的束縛被鬆開,蘇衛冬暴怒的聲音傳進了李多恩的耳朵,「我~草你大爺!」

等揍得那人躺地上沒了動靜,蘇衛冬才牢牢抱住顫抖着的李多恩,「好了好了,別害怕李多恩,沒事的啊我在呢!」

「李多恩?回答我,別嚇我!」

失神的李多恩這才有了動靜,她把頭埋進蘇衛冬懷裡,委屈的大哭:「你怎麼才來,我差點就被欺負了你知不知道,就你這還追女孩子呢,你個大傻子沒看到大路上的口袋嗎,那還是你家的呢,你怎麼那麼笨呢!」

口不擇言的左一句右一句,蘇衛冬卻完全聽懂了,他忍着心疼,無比慶幸自己還好及時趕來了,低下頭輕聲哄着,「是我笨,下次不敢了,對不起,對不起。」

「嗝…我差點就死了,萬一被那樣我肯定不能活了,他好噁心,他摸了我,他的手,嘔…」

李多恩扭過頭乾嘔了起來。

蘇衛冬額頭的青筋都爆了出來,心底生出一股想毀天滅地的戾氣,促使他站起來朝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走去。

李多恩餘光瞥到他的動作,連忙扯過他的衣服,搖着頭小聲祈求:「不要,蘇衛冬,殺人要坐牢的,不要。」

「他傷害了你。」

「那我把他送進牢里,我去報警。」

蘇衛冬冷靜了下來,「不行,不能壞了你名聲。」

「我不怕的。」

「我怕,我看不得人家用異樣的眼光看你,我聽不得人家背地裡敗壞你。」

李多恩的心瞬間軟得一塌糊塗,她站起身張開雙手擁抱住眼前的人,趴在他頸窩處用氣息說道:「他說那幾個太沒意思,這是不是說明他不止對我這樣,說不定他已經禍害過好幾個姑娘了,只是沒人敢說出來。」

不敢大聲,怕地上那個人是裝的。

蘇衛冬回抱着她,沉默了一會才開口,「既然沒讓他得逞那咱就走吧,女孩子家名聲要緊,這個啞巴虧不吃也得吃,以後咱自己小心點。」

李多恩大概知道了他的心思,用正常的語調回道:「那他呢?」

蘇衛冬輕蔑的哼了一聲,「我把他打得不輕,諒他也不敢聲張,走吧,這種人渣就任他在這裡自生自滅。」

「嗯。」

「上來,我背你。」

蹲下身的蘇衛冬,餘光瞥了地上一眼,果不其然,那人的手指輕微動了動。

蘇衛冬厭惡的收回眼光,活着就好,死了的滋味可比進大牢好受多了,這種人渣就該嘗嘗生不如死的感覺。

下着雨的樹林里,地面一片泥濘,蘇衛冬背着李多恩深一腳淺一腳的緩步前行着。

剛才還不覺得,這會放鬆下來的李多恩冷得直哆嗦。

蘇衛冬柔聲哄着:「你閉上眼睛睡會,到家了就好了。」

「我不睡,」李多恩搖搖頭,紅着臉問:「你怎麼找到我的?」

這會冷靜下來,才知道自己剛才說話有多無理取鬧。

「看見那個口袋掛在樹枝上就知道你出事了,」蘇衛冬頓了頓,頗有些懊惱的回:「我就在那條路轉角的橋邊等着,就一個轉角,我該早點發現的。」

李多恩忍不住蹭了蹭他的後背,「怪我自己太自以為是了,我那會沒呼救,以為那人只是臨時起意,躲進林子里他就能走了,誰知道那就是個變態。」

「他會有報應的。」

「你剛才是不是故意的,你想到法子治他了?」

「嗯,他應該是個慣犯,這些日子我找人盯着他,看能不能找到那幾個被禍害的姑娘,到時候說動她們一起匿名舉報,不用壞了名聲就能把他送進去。」

「嗯。」

「以後進城不要再拒絕我了。」

「嗯,不會了。」李多恩聲音悶悶的,「我那會兒就想要是被他欺負了,我就直接弔死算了,可又想我爸媽怎麼辦,我爸那個樣,我再出事,我怕我媽直接就撐不下去了,死都死不掉,可真難受。」

蘇衛冬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李多恩,我想娶你你知道吧,如果剛才真發生了什麼事,我說不介意那是假的,沒哪個男人能這麼大方,我更是小氣,我希望我喜歡的姑娘從身到心都完完整整的屬於我,可是好奇怪,我還是想娶你,想把你放在心口好好疼你,所以李多恩,永遠不要想着做傻事,並不是每個錯誤都不能被原諒,更何況那不是你的錯,愛你的人只會更包容心疼你。」

「你真長本事了,這樣的話你都能說得出來,你說,是不是有人教你。」

「沒,沒人教。」

「沒人教就沒人教吧,」李多恩有些累的閉了閉眼睛,輕聲說:「謝謝你,不光是今天,還有,」

「你今天出現的時候,像一個英雄。」

「像我的蓋世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