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迫營業的神
被迫營業的神 連載中

被迫營業的神

來源:google 作者:喵醬汪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沫塵 陌玉

一次時空隧道的意外讓本來計劃好的一切全被打亂,抱着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跟罪魁禍首開啟了一場新的體驗本文木有男主,非要有CP的話~不知道那罪魁禍首算不算?展開

《被迫營業的神》章節試讀:

浩宇嚇得趕緊閉嘴往姐姐身後躲了躲問:「姐,它看起來好凶,那麼久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它呢。」

「嗯,陌玉不太喜歡接觸陌生人。好啦,今天就是讓你們見見,怕你們經常來小院碰到它不認識。」

相比之下浩軒特別開心,絲毫不在意陌玉把靈果的汁水弄在他衣服上,反而坐到石桌邊拿出儲物袋倒出一堆靈石和靈果。對着拉浩宇坐下的沫塵問:「姐姐,陌玉喜歡靈果靈石么?我的都給它,我可以摸摸它么?」

「你問它自己。」

「?」浩軒還沒明白沫塵的意思就看到陌玉跳回桌子丟掉爪子里吃剩下的靈果核

『看在你這麼有眼光的份上,本大爺就大發慈悲的同意你摸一下。』

「沒化形就能說話?這是神獸?哇,好厲害哦。」浩軒飛快摸了一下陌玉身上,如同撿到寶一般開心。

浩宇看到浩軒摸了神獸,一臉羨慕……沫塵就看着他們聊天吹牛拍馬屁直到吃了飯,打發兩兄弟回去了。沫塵並沒有刻意讓兩個孩子不要在外提陌玉的事,只是告訴他們目前家族裡只有他們兩才知道。包括爺爺也不清楚,兩小孩就發誓絕對不會提陌玉是神獸的事了。

『挺懂事的孩子~我就納悶了,你們三胞胎,他倆一模一樣,你怎麼就那麼特立獨行呢?』

「……」

『會不會小姑娘是撿來到啊?比如,什麼上界大神歷練,或者什麼上古家族流落在外的小公主?』

「……如果是大神歷練,人都死了,你以為她靈魂還不會醒?我看過血脈,小姑娘的確是沫家的,那兩弟弟也的確是同系血脈。」

『那……』

「別那了,去以玉蘭樹為陣眼,做個連環防禦陣法。最近往小院探頭探腦的人越來越多了,估計大多都知道我好了,想探查我修為恢復的如何。」

『好滴~大爺您還有何吩咐啊?』

「讓清靈過來一趟。」

『喳,小的這就去辦~』

「跪安吧,小玉子。」

『……』

「小姐,你找我?」清靈來到屋外

「嗯,進來吧」

沫塵坐在屋床邊,把玩着三顆小的跟米粒一樣玉珠。見清靈進來便將三顆玉珠遞給清靈道:「今日太子未經通報直接闖入小院,現在小院就你一人有時候忙不過來……」

清靈連忙單膝跪地:「是清靈辦事不利,請小姐責罰。」

「清靈,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我從回來就從來沒打算瞞過你什麼,雖然你不問。但我得以機緣契約神獸逼出了體內毒素,那過程是你們無法想像的,我也不想再細說。」

「是清靈無能,讓小姐受苦了。」

沫塵看着把頭垂的更低的清靈,嘆了口氣。清靈是女孩記憶里重要的人之一,以前的沫塵意氣風發,性格直爽。喜歡一身紅衣,如艷陽般光彩奪目。一次意外遇到正被族裡小孩欺負的清靈,她是沫家旁支。父母因一次邊緣林的異象前去打探,重傷被帶回。因為傷太重,兩人沒撐多久就故去了。主家雖然幫忙震懾了那些想來佔便宜的遠親,可幫得了一時幫不了一世。失去雙親的清靈再加上一張褐色胎記的臉,最終落了一個被人欺負的下場。

沫塵將她帶回家,用自己的靈石靈藥硬是把她堆了起來。直到死,她除了兩個弟弟,最擔心的就是清靈這個不怎麼說話的丫頭了。

「我不打算問爺爺再要人,所以讓陌玉在小院布了陣法。這玉珠滴血綁定可以自由出入,不觸發陣法。另外兩顆,下次兩個少爺過來你給他們。」

「好的,小姐。」清靈接過玉珠將兩顆收好,另一顆直接滴血,玉珠飛入清靈手心形成一個入字,然後消失不見。

隨着年關將近,家族的氣氛越來越緊張。好多人不休不眠的在練武場修鍊,比斗。沫塵還親自去練武場把兩個沒有節制的雙胞胎抓了回去。如果不是告訴修鍊雖然不困會神清氣爽,但是對神魂的負荷太大,估計這兩個要直接扛到大比。

沫塵到演武場引起很多人注意,也有人提出挑戰,甚至咄咄逼人。沫塵並沒有理會,畢竟你讓一個成年人去跟幼兒園小朋友比賽……這種降維打擊她並不覺得有意思,拖着想撲出去揍人的浩宇和一臉憤怒的浩軒直接走人。

臨走之前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那站出來挑戰的直系孩子和試圖激怒她的旁系孩子。

終於家族大比在眾人的期盼下開始了,比武場八方各自坐了一個族人,他們負責比賽開始後的結界和從各個角度觀察防止作弊之類的。而正中間擺起的高台是6歲孩子們測靈根用的,上面擺放一半黑色一半透明的測靈石。

金靈根會出現金色,測靈石會變成全金色,而亮度代表靈根的純凈度。雙系則會變成雙色,顏色更亮那個就是主靈根。

比武台四周的座椅上擺上了靈茶,靈果。沫大長老坐在主位一身族衣服,白色的衣服在袖口衣擺領口都有紅色黑色兩道條紋。黑色的腰封上用金色的繩帶結成麻花結,兩頭的穗在兩邊隨着走動輕搖。背後一個巨大的沫字,顯得莊嚴霸氣,頭上白玉的鏤空冠鑲嵌着一枚紅色的寶石。所有沫家人全是統一着裝,唯一不一樣的就是長老門是頭冠是金色的,嫡系是銀色,而旁系則是紅色髮帶。

左邊平坐的則是皇家的,依次和沫家齊平的,魏,陳,李三家。中等家族擺在四大家族和皇家的旁邊,小家族則擺在中等家族後面。

隨着各個家族的代表逐漸到來,練武場越來越熱鬧。直到皇家的代表太子殿下入場後,大長老起身,感謝了各個家族前來的代表,鼓勵了這次參加大比年輕一輩的族人們,便由二長老宣布所有6歲的族人上台測試靈根。

這可是代表着一個家族的未來,在座各位還算看的仔細。

因為交代清靈守着院子,告訴了她一些啟動陣法防禦的方法。導致測靈根開始了好一會,沫塵才偷偷摸的坐到大長老和兩弟弟身邊,大長老瞪了沫塵一眼。沫塵跟沒看到一樣,抱着陌玉跟兩個弟弟閑扯。

終於在測出一嫡系雷靈根時,整個練武場一片喧鬧,各個家族紛紛道賀。導致最後測試的幾個孩童幾乎沒人關注,反倒讓幾個沒有測出靈根的鬆了口氣。

直到最後一名孩童測試完畢,二長老宣布參加大比的少年們上台抽籤,十九名少年包括浩宇,浩軒紛紛上前。僕人上台撤去擺放測靈石的檯子,八方的族人開始構建結界。

隨着一聲鑼響,兩位第一場比賽的少年走進結界登上比武台,家族大比正式拉開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