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病嬌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
病嬌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 連載中

病嬌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

來源:google 作者:碧海的夜曲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慕風衍 武俠修真 段無洛

【重生+半甜半虐+溫潤瀟洒神醫師父VS病嬌瘋批魔頭孽徒+江湖武俠】前世慕風衍死前,才知自己只是一本小說的炮灰配角師尊他的徒弟段無洛接近他,只是為了從他身上得到金蠶蠱救他所愛之人重生到十年後,看着已經成為大魔頭的孽徒,他冷笑着撕掉了手中的炮灰替身劇本慕風衍:「孽徒,欠為師的債該還了!」慕風衍並不知道,他死後段無洛一夜白頭他不在十年,段無洛也瘋了十年,相思成疾展開

《病嬌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章節試讀:

段無洛鬆開了手,凝望着他的雙眼:「如此說來,你很討厭本座了?」

慕風衍咳嗽着緩了緩疼痛的喉嚨,嗤笑:「不敢。」

段無洛眉梢微挑,轉回玉榻坐下:「本座瞧你敢得很。」

「我跟你們無冤無仇,你為何不願放我離開?」

「你若有本事,盡可離開。」段無洛淡淡瞥他一眼,將杯中酒飲盡。「不過就憑你這點功夫,本座勸你還是歇了心思為好。」

慕風衍心下冷哼,泄憤地灌了一杯酒:好,很好!孽徒你給我記着!

陳年女兒紅醇香但酒烈,後勁兒很大。

慕風衍差點忘了這具身體不過十八歲,極少飲酒,酒量並不好,喝了半壺酒下去後,就感覺身上有點燥熱。

他揉着太陽穴,緩解逐漸昏沉的意識。

酒意上涌,慕風衍的胃漲得難受,想喝杯茶來醒醒酒。

然而茶壺中是不知放了多久的隔夜冷茶,冰冷苦澀中還有股奇怪的酸味,慕風衍啜飲半口就緊皺眉頭吐回了茶杯里。

玉榻上的段無洛閉着眼睛,好像是喝醉睡了過去。

慕風衍懶得管他,看到茶几上有一整套煮茶的工具,便過去自己動手泡茶。

他煮茶的步驟很隨意簡略,畢竟現在不是在讓他有閒情逸緻像以前那般煮茶品茗的場所里。

「呯!」啜飲熱茶的慕風衍聽見響動,下意識抬眸,見一隻白玉杯盞碎裂在段無洛腳下。

段無洛的臉龐在陰影中更顯病態的蒼白,他怔怔地盯着慕風衍,眸中的血色彷彿下一秒就會流淌而出。

「……教主何故如此盯着在下看?」

慕風衍察覺到一股強烈的視線,抬眸就看到段無洛悄無聲息站在自己的面前,心下不禁暗驚。

難不成他這兒的茶,還是不能隨便泡的?

「你會泡茶?」沉默半響,段無洛啞聲問道。

他殷紅的眼中,彷彿燃燒着暗烈的火焰,看的慕風衍既奇怪又緊繃。

「這有什麼問題嗎?我在家時,學過一些粗淺的泡茶方法。有道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家家必備之物,會泡茶有什麼奇怪的?」

「你泡茶的手法,與一個人極為相似。」段無洛眸光幽幽,「他最善此等風雅之藝,若你只學了點粗淺的泡茶技法,又怎會跟他一樣?」

「與誰一樣?」段無洛指的是李隱堯?

段無洛抿唇不語,在他對面坐下,自己倒了一杯熱茶,輕輕抿了一口

茶水滾燙,不似酒水那般冷冽如刀,滑過喉嚨時,那溫度幾乎灼燙了他冰冷許久的心。

微澀回甘的茶香里,還有一種熟悉的滋味。

段無洛不知道別人泡出的茶,是否有自己細微的獨特味道。

他也許久未曾飲過茶了,但是唯有一人泡的茶,他只要喝過了,就錯認不了。

如今這杯茶里,茶味濃淡,給他的感覺,竟是如此的熟悉。

段無洛微顫的手險些拿不穩茶杯,滾燙的茶水搖晃灑濺而出,在他蒼白的手背上燙出一片紅痕。

他眼眸盯住慕風衍:「你泡茶時一些小習慣,與我師父一模一樣,連泡出來的茶,品出來的感覺也如此相似。」

慕風衍:「……」

他自己剛才都沒怎麼注意到,泡茶時他有什麼小習慣。

至於泡出來的茶,能有什麼相似的味道?他每每品出來的皆是此茶茶葉如何,泡的火候怎樣,怎麼不知道還有種段無洛喝了便能認出的味道來?

這廝舌頭,難道異於常人嗎?

心中吐槽不止的慕風衍面上笑了笑:「教主此話何意?」

「你究竟是誰?」

這孽徒果然敏銳,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讓他察覺到了異樣。

慕風衍方才是有緊張過一瞬,但很快他又想通了。

如今他是以蕭雲離的身份活着,慕風衍早在十年前便死透透了,還是死在這孽徒跟前。

段無洛或許有感到奇怪,甚至懷疑他,但應該也不至於聯想到還魂重生這種玄之又玄的情況上。

再者,他若真認出了自己,那又如何?

當年之事,是這孽徒欠了他的,他沒必要害怕被識破身份。

慕風衍之所以不想自己真實身份暴露,無非就是厭惡再與他扯上關係罷了。

「教主這話先前不是問過在下了?我是蕭雲離,你若不相信,盡可去查我的身世來歷。至於我泡茶的習慣與你的師父有些相似,恐怕也是巧合吧,畢竟泡茶的步驟就那麼幾個,不都是一樣嗎?」

「那這茶水,又如何解釋?」

段無洛沉沉地凝視着他,那眸光彷彿是想要尋找出他身上偽裝的破綻,然後將其一舉剝開似的。

「也是巧合?」

「大概也是吧。我連見都沒有見過你的師父慕前輩,甚至關於他,也只是這段時間在江湖中行走,才斷斷續續聽說了一些,我又怎麼可能會跟慕前輩有關係?」

他說這番話時,眼神坦蕩清澈,俊美如畫的容顏上,依舊尋不到半絲段無洛曾經熟悉的神態。

段無洛手指轉動着茶杯,天青色的茶盞,襯得他的手反而更蒼白沒有血色,但骨節分明,清美異常。

手背被熱茶燙出的紅印,也越加明顯。

「呵,說的確實有道理。」

段無洛垂眸幽幽一笑,將殘茶飲盡,好像杯盞中不是應當慢慢品賞的茶,而是他常喝的酒。

慕風衍神色如常地說道:「我不勝酒力,頭有些暈了,現在可否先行告退?」

段無洛殷紅的雙眸凝注在他臉上,少年面染薄紅,好像真有了几絲醉態。

「你的酒量這麼差?這才喝了幾杯?」

慕風衍:「我幾乎沒喝過酒,酒量自然不好。」

段無洛卻不再多言,站起身徑直牽住他的手。

慕風衍一驚,下意識想抽出來,段無洛卻抓得很緊,他心裏湧起幾分火氣,又被他緊皺着眉頭壓下。

「教主這是何意?」慕風衍心道這孽徒又在抽什麼瘋?

難道還沒打消對他的懷疑?可他既然懷疑自己是慕風衍的話,也不該動手動腳吧?這孽障不是喜歡李隱堯的嗎?

「既然你喝醉了,本座便攙扶你一把。」段無洛偏首望他一眼,眼角嫣紅的淚痣妖嬈勾人。「出去走動一下醒醒酒。」

「……」慕風衍聲音壓着火氣,「我還不至於醉到那個地步,教主鬆手吧!」

段無洛傾身湊近他,另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上:「還是說,你想讓本座抱着你走出去?」

他眉眼綺麗精緻,眼角淚痣點綴下,銀髮垂在臉側,猶如一個惑人的妖魅。

但這美景絲毫沒令慕風衍動搖迷了眼,他冷着臉拽開段無洛的手,邁步往前走。

跟這孽障用言語根本沒辦法溝通!

恨只恨自己如今打不過他,以至於他堂堂師父,卻總是受他掣肘。

門外的守衛看見教主與慕風衍牽着手從殿里出來,面具下向來沒有表情的臉上,齊齊閃過了一絲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