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期而遇見你
不期而遇見你 連載中

不期而遇見你

來源:google 作者:一橙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馮魚 現代言情 陳至

馮魚也沒有想到她會喜歡上那個人,也沒想到她的暗戀會肆意生長,填滿她的整個青春陳至也沒想到他會被這樣一個女孩吸引住目光活潑開朗有時又會有小害羞×沉穩學霸專一不害羞悶騷第一次寫,有看的寶貝可以給點建議୧⍢⃝୨展開

《不期而遇見你》章節試讀:

新學期開始,大家都忙着收拾教室,然後搬教室,整個高一年級這棟樓都陷入了一片混亂而又忙碌的場面。

馮魚來得比較早,已經把位置上的東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就等着往新教室搬了。看着同學都陸陸續續的往那邊走,她也跟着他們一起。從樓上到樓下要相對輕鬆一點,沒有費什麼力氣。到教室後,已經有很多人在了,沒有看見陳至,或許是還沒收拾完。

搬了一半,馮魚也開始體力不支了,走兩步歇息一會。恰巧許磊從馮魚身邊走過,看見馮魚累極了的樣子。

「等會,我把這個放過去後我來給你搬。」

馮魚想都是同班同學,還很熟,就沒推脫:「好啊,謝謝你。」

許磊快步走了,馮魚還是努力得搬了幾步,總不好意思真就停在原地等人家。

許磊拿了大半東西,馮魚拎了一小袋,兩人有說有笑的進了教室,看見陳至已經在了。陳至聽見有人進來,朝他們這看了一眼,沒什麼表情,也沒和馮魚打招呼,繼續忙着搬書。

馮魚很疑惑,感覺今天陳至好冷淡,明明不久前才出去玩,人這麼溫柔易近。馮魚鬱悶了一會,有跟着許磊往回走了。

這個理科班偏上等,因此進來的人也不多,就沒有安排兩桌並在一起,全是一個桌子排列,這樣也避免了上課講小話的可能。

馮魚收拾完教室又趕到宿舍去搬宿舍,班重新打亂了,寢室也得重新分,雖然說只和她們住了一學期,但是馮魚心裏還是不捨得,她們都是很好的人。

和小小她們惜別過後,馮魚找到了新的寢室,進去的時候確實有點把她怔住了,其餘三個已經早早的把床鋪收拾好了,在書桌看書,還有的拿着筆奮筆疾書的算着什麼。馮魚站在門口都不敢進去打擾她們,直到靠近門口的一位同學看見了她。

「你是這間寢室的嗎,站在門口乾嘛,進來啊。」

馮魚聽見這話趕緊進去,另外兩個人也轉頭看她。

「沒關係你收拾你的,不用管我們。」

「好。」

馮魚收拾到一半才想起來,沒問她們名字啊!探頭看見她們專註的樣子,就沒出聲打擾她們。

新室友給馮魚的感覺和以前大不一樣,最主要的還是壓力,感覺一種無形的壓抑籠罩在這個寢室。

馮魚收拾完東西後就回教室了,新學期新同學,老師要把同學都聚集起來互相認識和講講班上的要求。

首先就是安排座位,這個老師對座位沒太大要求,讓學生自由選擇。馮魚猶豫半天,看同學都選的差不多了,也沒選好,她在等陳至,想着離陳至近一點。可是同學們差不多都把桌子推好,坐下,陳至還沒來。不管了,馮魚隨便挑了個座位,然後把桌子移過來。

過了一會,陳至才進來,手上拿着飲料,看來是買東西去了。不知道是不是馮魚的錯覺,她覺得陳至朝她這撇了一眼,然後把座位搬到了她旁邊。

馮魚一下整個人都坐直了,手握在一起,因為不止有她在意陳至的位置,班上大部分女生都在不經意轉頭看陳至的移動方向。毫無疑問,女生們的視線從陳至身上轉到了馮魚身上。馮魚感覺如坐針氈,乾脆把頭埋下去。

等所以同學都換好位置,女生們也不在注意他們後面,馮魚撇見陳至慢慢面向她。

「你好啊,新同學。」陳至臉上帶着漫不經心的笑說著。

「額…」馮魚不自在地撓撓臉。心裏腹誹:什麼你好,搞的好生疏一樣。「你好。」馮魚還是扯出一個笑容回應他。

「沒想到我們還挺有緣,做同學不說,我們這樣還算做小半個同桌了。」陳至笑意更盛地對她說。

「是啊。」馮魚停了一會,感覺總是在等他開啟問題。「你周末玩得好嗎?」

「還行吧,你呢。」

「恩我也還行。」馮魚感覺他們在尬聊,乾脆說:「我先收拾一下,等會再說。」

「好。」

一個穿玫紅帶毛帽子的羽絨服,黑色緊身褲,扎着高馬尾大約三十幾歲的女人走了進來,這辣眼睛的搭配確實給人視覺衝擊。

女人拿着粉筆在黑板上寫了大大的劉純燕三個字。「我姓劉,想必大家也看出來了,我年紀不大,大家可以隨意稱呼我,但是不能沒有規矩。我同時也是你們的數學老師,在我這裡,數學掉下一百的那就是不及格。這個事情以後再說,這個座位就先暫時按照這個坐,我對座位要求不嚴不代表沒有要求,要是讓我發現你在那個座位上成績連續掉了兩次,就給我往前坐。行了我先就講這些,下面就開始自我介紹吧,就從靠牆的那一列開始。」

「大家好,我叫林彤……」

「我叫鄭晗……」馮魚看見這個短頭髮戴黑框眼鏡的女生是剛剛招呼她進寢室的女生。

「黃意萱……」這是寢室另外一個,扎着普通高馬尾,也戴着眼鏡。

還有一個留着更短頭髮,想男生髮型的叫楚玉溪。

這樣算是認識了。馮魚心想。

「大家好,我叫陳至」馮魚突然一個好聽,低沉有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接下來兩年多時間裏大家還有很多機會了解我,我就不過多介紹了,希望接下來的時間和大家共同進步。」語畢,掌聲轟動。

「我叫馮魚,魚是荷塘里游魚的魚,很多人叫我小魚,大家也可以這麼叫我。未來的日子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過了很久,一輪介紹算是完了。「很高興能和大家在一年一班這個大家庭相遇,以後我們會遇見很多值得銘記的事情,希望我們能珍惜每個瞬間。好了,就這樣吧。」

後面的時間就是大家自由活動,一直到中午吃完飯過後,下午開始上課。馮魚去找了鄭晗,想着和她熟絡起來,畢竟是同一個宿舍的。還好鄭晗很好相處,就是幾句話離不開學習。

吃完飯過後馮魚趴在桌子上準備休息,枕着手頭偏向陳至那一邊,暖暖的陽光打在他的後腦勺上,背着光像天上的神明一般。

唰,窗帘被拉上,教室陷入安靜,黑暗裡隱秘的情愫在暗暗發酵,馮魚就這樣看着離了一米不到的陳至,緩緩入睡了。

因為離得近的緣故,馮魚總能和陳至有一搭沒一搭的聊會天,關係自然也就親近了許多。這天晚自習,馮魚又被數學題給困住,瞧了瞧旁邊的陳至。陳至一臉疑惑地看向她。

「我有個題做不來。」馮魚用氣音說。

晚自習不能講話,他們這樣算是頂風作案,兩個人都從椅子上轉向對方,面對面地半伏着身子講題。

馮魚第一次和陳至離的這麼近,迷人的聲音就彷彿在她的耳邊對她呢喃。馮魚果然不爭氣的臉紅了,思緒也亂了。陳至問了一遍發現沒人答應他,抬頭看向她。猝不及防兩人的距離一下縮進,鼻尖只差一毫米左右就要碰到,兩人的呼吸糾纏在一起。陳至看見馮魚臉紅的得跟個蘋果似的也懵了一下,直到馮魚噌的一下飛速的坐直了身體,陳至才反應過來,捏着筆轉回去,耳朵紅得不成樣子。捏了半天,才發現是馮魚的筆,掩飾性的咳了一下,把筆遞給馮魚。

「給。」陳至頭沒轉過來,直接把手伸到馮魚桌上。

馮魚看着他拿着自己的筆,臉不知怎的又燒了起來,快速的從陳至手上拿回筆,也許是動作太快,馮魚不小心碰到了陳至的指尖,微涼。可是她整個人都快燒起來了,過了大半個晚自習才平復下來。

新學期開學免不了最重要的一部分——競班幹部和課代表,馮魚看見鄭晗競選班長時微微驚訝了一下,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馮魚對班幹部沒什麼興趣也就沒參加,她想選一下課代表,畢竟她英語還不錯。看着一輪發言都快結束了,陳至也沒站起來,看來他也不想任班幹部。競選結束後,就開始選課代表,劉老師嫌太耗時間,乾脆拿出上次期末的成績單,按照上面單科成績前一兩名來選,如果選到的同學沒有異議,那就這樣,如果有,就重新選擇有意願的。馮魚果不其然選上了英語課代表,也沒推辭。數學第一的是陳至,老師念了他的名字,問他願不願意,陳至猶豫了一會說行。

這樣的模式選果然很快,劉老師也不多耽擱大家時間,讓同學們繼續自習。

「你不想當數學課代表嗎?我看你猶豫了好一會。」馮魚探個頭悄悄問陳至。

「沒,剛剛走神了。」

「哦,好吧。」

這也能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