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蟬聲且送陽西
蟬聲且送陽西 連載中

蟬聲且送陽西

來源:外網 作者:雨落竹冷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雨落竹冷

【武俠+劍道+權謀+腹黑+搞笑+扮虎吃豬】天下大勢為棋盤,世間眾生為棋子,一人執黑,一人執白。有人目生重瞳,冷眼看向凡俗眾生,抬手間天地顛覆。有人溫文儒雅,算計一環緊扣一環。有人以二品之姿一步入脈,一步不惑,引十數顆天外隕星燃放煙火。有人劍道剛正,卻俠客獨行......有人痛極大哭,有人暢懷大笑。有一腰佩木劍的少年從世外桃源走出,看這俗世,看那江湖。 葉落忽知秋意,蟬聲且送陽西。 你好,仙俠!展開

《蟬聲且送陽西》章節試讀:

[]
清風寨是個三流山寨,在邊疆這片荒無人煙的地方,也勉強算得上個遮風擋雨的地方,而對於這些落草為寇自稱綠林好漢的人來說,此地算得上世上唯一容身之所。
戰爭,不過是身處大城的權貴之人口中在青樓酒館的每日談資,但對於這些身處邊疆的普通百姓來說,每一次兩國摩擦,便是一次掠奪,一次滅頂之災。
從沒有人在乎過這些人是否真想造反,為何要落草為賊,在這個亂世中,命如螻蟻般輕賤,但是每個人都有活着的權利。
夜已深,寧不凡走出二當家給他安排的房間,說是房間,其實也只是幾根木材搭建起來的簡陋營地。
青衫男子緩緩走來,他沒有睡,他看了父親今天的那封信,心中震動,上面只寫了一句話:「此人不凡,或是天機榜首,不二之事,勞煩此人出手,舉手之勞。

他睡意全消忍不住在營地外面徘徊,遠遠看到這位貴客寧公子走出門,便不假思索的走了過去。
「二當家,竟有雅興出門賞月?」寧不凡說話時,頭仍抬起望着半缺皎月。
「望斷惆悵雲漸碎,白玉半掩人憔悴。
」二當家吟了句詩句,抱拳向寧不凡:「寧公子可是天機榜上那位?」
「哦?我十步一殺寧不凡的名號已經人盡皆知了嗎?」寧不凡眼光平靜,含笑問道。
李三思心道,果然父親猜測無錯,此人正是那位天下皆知的天機榜首麒麟之才,雖早有預料,他還是難掩眼裡吃驚之色。
「求寧公子救我清風寨大當家!」他咬牙跪地。
「男兒膝下有黃金,起來吧,我寧不凡只是個傻子,且不說我剛出柳村毫無人脈,只說你我交情也並不熟絡,為何要答應你無理之請?」
他上前扶起李三思,口中雖在推辭,卻也暗自盤算,這似乎是一個收服此人機會。
救個人而已,憑藉姜格天風公主的面子,救一個匪人,還是有得商榷的。
李三思果然是聰明人,他聽出寧不凡話外之意,你我並無太大關係,卻讓我救人,實在過分。
他咬牙說道:「寧公子若是能救我清風寨主,我李煜從此刻起唯寧公子馬首是瞻。

「好說好說,」寧不凡一把拉起不肯起身的李三思,調笑道:「我不要你唯我馬首是瞻,你也不必奉我為主,只要你與我結拜為兄弟,你的事便是我的事,我自會竭盡所能還你之願。

「當真?似我這般身份若與寧兄結拜,怕是污了寧公子身份。
」他開始極為驚喜,隨即又想到身份之差,為難起來。
「這世間沒有真正身份低賤之人,只有自認低賤的庸人。
」寧不凡神色嚴肅佯怒道:「我與李兄一見如故,惺惺相惜。
為何就不能結拜為兄弟?」
「如此……李某卻之不恭!」他震驚寧不凡能說出這等話語,更感激寧不凡並不輕賤於他。
「你我結拜為兄弟,我年紀小便拜你為兄,今日那位名喚葉辰之人,也是我的結拜兄弟,你自然也要拜他為兄。

「敢問清風寨大當家的出了什麼事,讓你如此不惜己身?」
「寨主名為李不二,以清風為號,江湖上人稱他為夜貓李,前些天寨主身在江南繁華之地遊歷時忽然失去消息,我心急如焚,派人四處打聽,這才知,他似乎是遭了暗算,被那些無用的官府兵丁抓捕關押,此時正在送往萬京途中。

若是萬京,那便無事,他正要去萬京城,此事順手解決就是。
兩人又閑聊許久,寧不凡開口道:「今日天色已晚,二哥暫且先去歇息,明日你我出發後再細細商量救人之事。

躲在暗處觀察的葉辰一個踉蹌,這才過了多久,我又多了一個結拜兄弟?以這廝逢人便一見如故拉着人家結拜的性情,怕是不久之後他的結拜兄弟要遍布整個大陸。
遇人不淑!我真是錯信了那廝!司涯兄,害我不淺啊!
殘照半倚,月色微亮。
二當家倒也細心,知道女子極愛乾淨,於是吩咐張三李四二人準備了兩人合抱才能丈量的沐桶,還貼心準備了換洗的女子衣裳,雖不名貴卻極為清雅。
姜格正在屋內沐浴,她褪盡衣衫,大片雪白晶瑩肌膚裸露在空氣里,腳尖小心翼翼接觸水面,水溫合適,於是她慢慢半躺在寬闊的木桶里,一縷寒風出來,不禁打個寒顫,連忙將身子半靠着熱氣的木桶,深呼口氣,閉目沉思,舒緩着這些日子身心的疲憊。
「嗯…..」她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濕漉漉的青絲搭在酥胸,她低眉掃了一眼忽而臉頰羞紅,雙腿緊緊靠攏,素手輕撫秀髮,心中想着的是這些天的遭遇。
她從萬京城萬里而來,到這荒蕪的兩國邊疆,入柳村,尋寧鈺,出來,遭遇伏擊,逃亡時葉辰忽現,遭遇綠林匪盜。
她本以為那位天機榜首寧公子,是個儒雅俊俏隨口詠誦便是千古名句,胸懷乾坤,智計雙絕的天下第一才子,相處過後才發現,他竟是一位,夢想着要當山賊王的熱血少年,懷揣木劍,卻也只會舞弄一些奇奇怪怪清池劍法的不入流劍客。
「噗嗤」想到此處,忍不住笑出聲來。
隨後她又模仿出寧不凡的語氣,嚴肅低聲道:「我有一個夢想,我是要成為山賊王的男人,總有一天我會讓全天下的山賊都知道我的名號,若干年後,後人都能提起津津樂道,十步一殺寧不凡這位站在山賊頂端的男人,他將他的所有寶貝都藏在了大山深處!去吧,年輕人,去成為下一個山賊王!」
「哈哈……」她拍打水花,樂不可支。
任誰也想不到她就是那位,平日里安靜淡漠的皇族公主。
第二天,日出破曉。
二當家李三思身邊跟着張三李四,以及被稱為華神醫的須白皆半的老者。
張三李四二人身上各挑着一個扁擔,華神醫手捻鬍鬚,笑容滿面。
「江北城現已戒嚴,城中禁馬,城外十里更是駐紮着巡邏將士,若是三位貴人在江北無熟悉將領,還是得暫且捨棄馬匹。

他指的是昨日寧不凡三人來清風寨時牽的兩匹玄甲黑馬。
姜格聽到二當家這番話,想到那個看着她長大,雖不言苟笑,卻待她極好的胡將軍,心下一黯,強顏道:「二當家不必憂心,我到江北城後,自有信物可保此行安然無恙。

李三思也是極為聰明之人,他明白了此話深意,看來這位女子必定是身份極為高貴之人,雖不知具體身份,但此行救下大哥看來是極有希望。
他最後深深看了眼打着哈欠臉上布滿睏倦之色的寧不凡,心中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清風寨離江北只有數十里,半日可到,一行人越過斜道山口,穿過一片荒野,荒草戚戚。
葉辰百無聊賴,隨口問道:「李兄,邊疆荒蕪,缺糧少人,為何那些小村百姓不在此開耕種田?也可保衣食無憂。

一眼望去,此地雜草叢生,幾乎遮了前行道路,李三思聽到此話未作應答,反而沉默不語。
寧不凡搖搖頭,這些練武的果然都是些頭腦簡單之輩。
那位華神醫苦笑道:「幾位小友有所不知,十數年前,我清風寨一應眾人和山腳那無名小村寨,都是自這裡遷移而去。

「兵災,劫掠,鎖關。

李三思自嘲笑笑,沉默良久後說出了這六個字。
葉辰搖頭嘆息:「這世道不知何時才能真正太平。

不可知之地從不插手俗事,僅有的入世行走也只是自塵世歷練之後重返祖地,他雖也有俠義之心,一己之力卻也難以改變世間大事。
「我父親曾跟我講過,這世間最了不起的看似是萬人之上的皇帝陛下,實則卻是掌控朝堂的各大世家。
若不將世家豪門徹底剷除權柄,不尊寒門子弟,不為民間百姓開智,這個世道,永遠不會改變。

寧不凡臉上浮起誠懇之色:「諸位不必為此憂心,皇族為掌控天下,不會真正開啟民智,世家為掌握真正權柄,也不會允許寒門子弟與他們同坐一堂,世道這般艱難,此後多年,也不會真正改變。

別努力了,放棄吧,躺着當個鹹魚,他不香嗎?世間是個被規則束縛的囚籠,也是一座遍布天下的棋盤,倘若不是執子之人,也沒有掀棋盤的勇氣,老老實實遵守遊戲規則,這才是活命之道,父親跟他講過,這世上最不值錢的就是人的生命。
幾人聽到這話,心中彷彿有根小幼苗扎進心裏,生了根,不知何時才能真正發芽。

《蟬聲且送陽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