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蟬聲且送陽西寧不凡
蟬聲且送陽西寧不凡 連載中

蟬聲且送陽西寧不凡

來源:外網 作者:陳晨寧不凡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陳晨寧不凡

【武俠+劍道+權謀+腹黑+搞笑+扮虎吃豬】天下大勢為棋盤,世間眾生為棋子,一人執黑,一人執白。有人目生重瞳,冷眼看向凡俗眾生,抬手間天地顛覆。有人溫文儒雅,算計一環緊扣一環。有人以二品之姿一步入脈,一步不惑,引十數顆天外隕星燃放煙火。有人劍道剛正,卻俠客獨行......有人痛極大哭,有人暢懷大笑。有一腰佩木劍的少年從世外桃源走出,看這俗世,看那江湖。 葉落忽知秋意,蟬聲且送陽西。 你好,仙俠!展開

《蟬聲且送陽西寧不凡》章節試讀:

[]
烈陽高掛,漸入晌午。
兩人穿過一片叢林山脈,越過一條湍急小溪,靠着一條老柳,稍作歇息。
「這兒已近鄰北滄國,」姜格輕撫小七的頸毛,低頭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再往西,便是下郡城。
」她的聲音很輕,情緒低落。
「你可知為何我們不去江北城?」寧不凡雙手捧着溪水洗了把臉,不等姜格回答,話鋒一轉。
「你當真以為那些人是其他幾國派來?我們若去江北,或許半路就會有人截殺,那才是真正進了一些人的算計。

此行隱蔽,且有重重護衛途中明暗防守,卻有數百人出現在他們去往江北的途中,包圍埋伏,更甚胡將在尋找她的途中也遭遇數次伏擊,她雖然隱約有些猜測,卻不知究竟是何人要殺她。
寧不凡望着一臉思索之色的姜國公主,問了一句:「天風皇儲可定?」
「父皇正值春秋鼎盛之年,儲君之位尚且未定。

「這樣,你把那些天風的皇子郡王說與我聽,我替你分析一下。

「父皇膝下有三子一女。

「大哥姜承如今領十萬兵在南疆與大燕僵持,自幼對我疼愛有加,不會如此。

「二哥姜然去年已封長留郡王,近日便要去往封地任職,臨行前尚且叮囑我此行或有險情,關懷備至,也不會如此待我。

「三哥姜協自小喜愛詩詞佳句,無拘無束,毫無爭儲之心,自然也無此等狠意。

姜格雙手一攤:「此事或有天風內應,卻絕不會是我三位哥哥所為,他們三人與我感情深厚,絕不會如此待我。

寧不凡笑意更深:「若非天風尊貴的皇子郡王,誰又有這般權利隨手調動數百精騎,你當這些人真是攔路搶劫的強盜匪徒?」
「絕不是!」這位公主眼中浮出水霧,咬牙喊道:「三位哥哥絕不會這般待我。

寧不凡攤開雙手,搖搖頭不再言語。
他的心裏也有幾番猜測,但不好與這位縉雲公主細說。
此前數百人看似來勢洶洶,實則只是驅趕他們往江北的方向逃竄。
數百人合圍之時,他便隱約感覺有些不對。
那些人對他和姜格兩人視若無睹,只為殺乾淨兩人身旁的護衛。
看來天風國內也有許多隱藏在迷霧底下的真象。
此事實在煩人,他只為尋找父親,探尋真相,卻剛一出山就遭受伏擊。
若是這些東西影響不大,他置身事外也無妨,但現在看來已經影響到了他的目的,他雖有千種手段,但一一解決也需耗費許多時間。
身邊這個姜格或是個不錯的籌碼,畢竟也是姜王唯一的女兒,何況他還有許多消息要從這位善良的公主口中套出來。
想到這,他對姜格說:「公主殿下放心,我寧鈺雖是傻子,但我自小勤練武藝,精通數類兵器,尤其以劍道更是讓村西口的王大爺驚嘆,實屬千百年未見過的天縱之才。
也就是未出柳村,否則我十步一殺寧不凡的名號早已響徹江湖。

「寧公子還有武藝傍身?」姜格未曾想到,這位天機榜首已是天下第一才子,卻仍是文武雙全之輩,着實讓人驚嘆。
「呵,武藝之道實屬小道,我三歲便練劍,悟劍道於十三,自創十三式清池劍法,至此,無敵於柳村,早就想與天下人較量一番。

以前總是被王大爺家養的大黃狗追的滿山亂跑,幸得王大爺憐惜,授他打狗棍法,拿着柳條到處亂揮,嚇得大黃狗不敢再追趕他。
他胡亂搗鼓一番,於是把這打狗棍法修改一番就成他口中的清池劍法。
「公主請看,」他將腰間木劍拔出一揮,「此乃不可知之地柳村第一寶物,此劍清池,搭配我自創清池劍法,世間難逢敵手。
」他傲然抬頭,一身白衫在風中獵獵作響,配合上他堅毅神色,這不就是一位舉世無敵的白衣劍客嗎?
「寧公子已入不惑上境?」姜格神色微動,卻又有些狐疑,半日前被幾十人圍住面臨生死之時怎麼未見寧公子拔劍,若真是已入不惑境界大修士,豈不是一劍碎空,彈指穿石的大宗師么?怎麼與他當時的狼狽樣子有些不符,再看他手中那劍,這玩意真不是隨手雕刻出來的?連劍柄劍鞘都沒有這玩意能叫劍?
「額……不惑是什麼。

「那寧公子可有高深內功心法搭配劍術?」姜格懷疑之色已經躍然而出。
寧不凡沉默的回憶起,當年王大爺教他打狗棍法的時候好像沒有教他什麼內功心法。
莫不是王大爺忘了?難道王大爺只是忽悠他?不對,那打狗棍法對大黃狗着實效果斐然,絕對是天下一等一的神奇功法。
他稍作思索,回道:
「劍道至高深之處,一劍破萬法,什麼心法都擋不住我一劍之力。

「……」
「寧公子可知這世上武者也是分等級的。

「…….」,別問,我什麼都不知道。
此時,有蟬聲從遠處樹林傳來,越來越響,伴隨着烈陽夾雜炙熱的氣浪滾滾而來。
有一道身影從林內緩緩浮現。
人未至聲先到。
「摘星閣天賜者劍痴葉辰,久聞柳村入世弟子寧鈺威名,特來領教閣下高招。
」人影似慢實快,轉瞬便到寧不凡數步之外。
蟬聲忽停,一道身着黑袍,腰佩木劍,長發糟亂,胡茬滿面的年輕男子輕笑抱拳。
「天順!」姜格驚呼,這般神奇的身法早已超越她的認知。
「非天順,只一品入脈而已。
」年輕男子揮了揮手,眼睛雪亮:「在下聽司涯兄說,柳村行走已入世,乃是天機榜首,仵世子陽在下曾有幸見過幾面,武學,智慧我都遠不如其,因此聽聞寧兄入世,在下略有好奇,本只想暗中見寧兄一面,若是時機尚好,可略作交談,能夠交上朋友,自然是極好。

隨後,他話鋒一轉:「但是剛剛聽說寧兄劍道已大成,十步殺一人,一劍破萬法,在下慚愧,一生別無所愛,唯痴迷於劍,雖說劍意遠不如寧兄,卻仍技癢難耐,求寧兄賜教,好領悟一番閣下自創清池劍法。

好傢夥,寧不凡怔在原地,本是忽悠姜格的話語,想從中套出一些實用消息,沒想到姜格沒信,這個躲在暗處的人竟是信了,你說想交朋友,哪有交朋友是拿着劍要架人脖子上的。
他那忽然出現的神奇身法着實令人心驚,若真與他拔劍過兩招,我命休矣!
讓我跟你比試劍術,難道要讓我揮舞着陳晨雕刻的半殘的木劍和你表演打狗棍法然後讓你一劍砍了我?哦,也可能是被一劍捅個透心涼?寧不凡心中腹誹。
想到這,寧不凡臉色一正抱拳道:「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摘星閣入世行走,葉兄!」
他熱情的快步上前,一把握住葉辰的手,輕輕拍着,感慨萬千:「葉兄英姿勃發,氣吞山河,我與葉兄一見如故,恨不得今日便與君結拜為異姓兄弟!」
葉辰一怔,他還沒反應過來咋回事呢就被人握着拔劍的手,若是旁人,他一劍砍了也就是,但這人是聞名天下的天機榜首,也是數百年來柳村唯一的入世行走,他卻不敢對此人不敬。
葉辰面色狐疑,這寧鈺莫不是在騙我?
葉辰心中好笑,以寧公子的身份,怎會騙我?還是自己太狹隘了,寧公子是個真性情之人,我不如他,看來真是見我英姿勃發,與我一見如故,惺惺相惜。
他臉上浮現柔和之意:「在下對寧公子也是一見如故,惺惺相惜,結拜之事也無不可,只是在下痴愛劍……」
寧不凡鬆開握着他的手,大臂一揮:「什麼劍道不劍道的,哪裡比得上你我兄弟之情,我寧鈺剛剛及冠,觀葉兄面貌略長几歲,因此也就不拘於俗禮,今日便是你我兄弟結拜之時。

說罷,他目中似有強烈炙熱之情,動聲道:「葉大哥!」
「呃,這,寧老弟!」葉辰頭皮發麻,不忍直視寧鈺眼睛。
「葉大哥!」
「寧老弟!」
寧不凡熱淚盈眶,緊緊抱着這個一根筋的便宜兄長。
瑪德你竟然想用劍砍我,機智如我,怎能讓你輕易得逞,如今你我兄弟之情已定,你怎好對我拔劍相向

《蟬聲且送陽西寧不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