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程甜席慕沉
程甜席慕沉 連載中

程甜席慕沉

來源:外網 作者:一胎六寶:甜橙媽咪A爆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一胎六寶:甜橙媽咪A爆了 都市言情

傳聞,席氏總裁詭譎莫測,手段陰毒,卻獨獨將她寵得無法無天。助理:「先生,夫人的醫院被砸了。」「夫人呢?」「夫人快把人……打殘了。」「讓醫生去,給夫人看看手打疼了沒!」來自全世界的情敵們:「小甜甜,冷冰冰的老男人有什麼好的!你跟我走,世界都有。」席總:「老婆,崽崽們喊你回家吃飯。」情敵們:蒜你狠。管家:「不好了!夫人把小少爺偷走了。」「怕什麼?」席總淡定地收拾行李,「我上門暖床去!」笑話!面子算什麼?抱得老婆歸,還附贈五兒一女。人生巔峰它不香嗎?展開

《程甜席慕沉》章節試讀:

[]

「是你和顧曉曉針鋒相對,太明顯。」席慕沉見她面露異色,冷哼一聲,「我去幼兒園接言言,劉玉正試圖帶走五寶和貝貝。」

程甜眉心一緊:「劉玉?!」

當年,劉玉和顧曉曉聯手摺磨她的畫面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程甜面上浮起恨意,「她竟敢動我的孩子!」

席慕沉眼底划過一抹深意:「你對劉玉母女似乎恨之入骨,為什麼對顧曉曉的兒子這樣上心?」

程甜噎了下,理直氣壯道:「席先生該不是山頂洞人?居然還奉行『母債子償』那一套!」

「冤有頭債有主,我也是母親,不至於蠢到去傷害一個孩子。」

這番話也不知席慕沉信了沒信,他轉而問:「言言的病,你有幾分把握?」

「十分。」程甜自信滿滿,然後上前一步,直逼他幽深的目光:「但是,想要我幫言言,你得答應我――讓顧曉曉負法律責任。」

熟悉的淡香襲來,席慕沉看着她這雙閃爍着靈光的眼睛,鬼使神差地彎腰,伸手撫上去,觸到了顫動的睫毛。

酥麻感直入指尖,伴隨着血液,流向心臟深處。

席慕沉的俊臉在眼前放大,瞬間讓她想到那一夜荒唐,程甜腦子裡轟的一聲炸了!

不等理智出馬,反手擒住男人的手腕,狠狠甩了一個過肩摔,再忿忿不平地揉了揉眼睛,恨不得撲上去再踹席慕沉兩腳:「臭流氓!」

周特助剛吐完回來,看到這一幕,嚇得目瞪口呆:這女人是母夜叉在世嗎?

玩命開賽車,還有暴力傾向!

他正要上前英勇護主,卻見席慕沉冷着臉,出其不意地拽着程甜的腳腕,用力將人拉下來。

大手一扣,穩穩噹噹將程甜壓在身下。

「你……王八蛋!起開!」程甜沒想到他這麼不要臉,又踢又踹,奈何下一秒,席慕沉就死死控制住她的手腳。

兩人肢體交纏,光天化日,簡直沒眼看。

周特助默默地滾了。

你爸爸還是你爸爸――老闆牛批。

「別動。」席慕沉淡定地低頭看了一眼,「胸。」

「不要臉!」程甜張口就罵,順着他的視線往下看,原來是不知不覺間,胸口扣子都崩開了,露出粉紫色的胸衣和白嫩的……

關鍵是,這個臭男人竟然一點都沒有轉過頭去的意思。

湊表臉。

程甜手被控制着,動彈不得。

情急之下,她一咬牙抬頭撞上去,打算來個兩敗俱傷。

誰知,這時席慕沉恰好要鬆開她,並且轉過頭去。

一個退,一個進,正巧撞在了一起。

鼻尖懟鼻尖,嘴唇懟嘴唇,連眼睫毛都糾纏不休。

空氣霎時間安靜了。

兩人大眼瞪小眼,誰也沒想着先讓開,就這麼疊在一起親着嘴,宛如兩尊親昵的藝術雕像。

直到貝貝軟軟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媽媽,你和蜀黍在玩親親遊戲嗎?」

貝貝鼓着嘴巴,蹲在一邊,「我也要玩親親。」

五寶和大寶肩並肩站在貝貝身後,露出同款難以置信的小表情,神色頗為複雜。

「唔……」程甜的三魂七魄立刻歸位,羞惱地無地自容,一巴掌拍向席慕沉的臉,手忙腳亂地爬起來。

狠狠地擦了擦嘴巴,想罵人。

對上三雙清澈天真的眼睛,又罵不出來了。

倒是臉蛋紅透了,目光亂飄,就是不敢看三個寶貝的眼睛,更不想看厚臉皮的席慕沉一眼。

席慕沉倒是面不改色,站起身來還不忘撣了撣衣服上的灰塵。

「我答應你的條件。」他佔據着程甜的視線,抬手擦了一下亮晶晶的唇角,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赤裸裸的挑釁!

「厚顏無恥!」程甜氣憤地低罵一句,回頭沖大寶溫柔一笑,接着變臉比翻書還快,「五寶,帶貝貝跟上。回家。」

五寶回頭看了一眼席慕沉,臉上寫滿了一言難盡,但還是回去抱了一下大寶,低聲說:「哥哥,我們走了。學校見。」

三小隻依依不捨的告別,程甜頭也不回地離開別墅,腳步有些慌亂無章,恨不得立刻回去刷個百八十遍牙。

席慕沉望着三人的背影,眸色愈發深了。

這麼多年,他幾乎都認為自己是性冷淡了……

可程甜的味道,唇,身體,都讓他感到莫名的熟悉,甚至有些留戀。

正沉思,身邊傳來一聲冷哼。

低頭一看,席靳言拉着小臉瞪他,「流氓。」

罵完,扭頭就跑進房間,把自己關起來。

席慕沉:「……」

這小子,跟程甜學壞了!

黃昏日落,程甜帶兩個孩子吃過飯,胡鯉就風風火火地來了:「我帶五寶和貝貝去醫院參觀參觀,你有任務。」

程甜詫異:「怎麼了?」

「顧曉曉出院了,劉玉親自來接的人。我聽了一耳朵,她們準備去警局立案,惡人先告狀。」胡鯉悄悄說,「你現在趕過去,來得及。」

胡鯉前腳帶走孩子,警局的電話後腳就進來――讓她過去配合調查。

天快黑了,程甜才不緊不慢地趕到警局。劉玉帶了大牌律師和醫院的驗傷報告,顧曉曉包紮地宛如一具木乃伊,坐在裡頭哭得梨花帶雨。

兩人一見到她,立刻張牙舞爪,七嘴八舌地討伐起來:「她就是行兇犯,她是想殺死我女兒……」

警察好不容易安撫兩人的情緒,讓母女倆平靜下來,這才問程甜:「顧曉曉的傷,是你打的?」

程甜一臉無辜:「同志,您這是罵我呢!她這傷,報告上都寫得清清楚楚,是狗咬的啊。」

不等警察開口,顧曉曉抓狂道:「還不是你指使的,休想抵賴。程甜,我帶了席慕沉的御用律師,而且鐵證如山,你死定了。」

「席慕沉讓你來打官司,怎麼沒把關鍵性證據告訴你?」程甜看向律師,心裏狠狠罵了席慕沉這個王八蛋一頓:個孫子,佔了便宜,就翻臉不認人!

律師看她犀利的眸光,心下有不祥的預感。

跟顧曉曉來警局,並沒有和席慕沉彙報,純粹是看在『總裁夫人』的面子上。

他表面十分鎮定:「程小姐,你因為私人恩怨對我的當事人痛下殺手,醫院的驗傷報告就是物證,周特助是認證,我勸你還是配合警察同志的工作。」

劉玉和顧曉曉的囂張都擺在臉上:「程甜,你乖乖跪下來道歉認錯,從此滾得遠遠的,我或許還能網開一面。」

程甜冷笑一聲――

《程甜席慕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