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丑妃無敵
丑妃無敵 連載中

丑妃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彧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夏兮婉 晉王岳崇

【古言+穿越+女強+萌寶+搞事業】她是都城第一醜女,卻嫁給戰神晉王;她是相府嫡女,卻被後母設計婚前失貞;她是醫學博士,一朝穿越,設法救人,卻遭到鞭打人生跌到谷底,看我如何逆襲他是昭明帝第五子,母妃曾最受寵愛的妃子,卻在他15歲時被奸人所害他走上戰場,遇敵殺敵,歷經生死,戰功卓著,成為北周威名赫赫的戰神他是皇帝最愛的兒子,最有希望成為儲君,突發意外雙腿殘廢,功虧一簣正妃病逝,留下幼子;遭人算計,被迫娶醜女,無緣太子之位看我如何為亡母報仇,登上至尊之位展開

《丑妃無敵》章節試讀:

翌日。

夏兮婉還在沉睡,昨夜與晉王周旋,哄元正入睡,她太累了。

「小姐,小姐,快醒醒。」

夏荷使勁搖晃她。

「夏荷,我好睏,再睡一會。」

「小姐,王公公來了。」

「管他王公公,李公公,別煩我。」

夏兮婉翻個身繼續睡。

「小姐,王公公帶着太后的口諭,宣你和晉王即刻進宮。你快起來梳妝啊。」

一個激靈坐起來。太后要見我?

夏兮婉搜索記憶,太后是當朝天子明宗皇帝的母親,太祖皇帝的妻子。當初輔佐太祖登上帝位,殺伐決斷,一代巾幗英雄。現在年紀大了,不管世事。

太后不喜歡原主。太后原本賜婚晉王的是夏兮春,結果為了皇家臉面不得不改成夏兮婉。所以太后打心眼裡看不上原主。

「怎麼會突然召見我?」

印象中這是成婚以後太后第一召見。

「聽說……聽說是為了世子中毒一事。」

世子中毒?看來是有人告黑狀了。

……

走過一條條長廊,繞過假山,來到前院。馬車已經停在門口,駕車的是林木。

夏兮婉掀開帘子,看見晉王已經坐在裏面。她挑了一個離晉王遠一點的位置坐下。

晉王看了她一眼,眉頭微蹙。

她居然沒有戴面紗!

額頭醜陋嚇人的疤痕雖隱藏在頭髮之下,時隱時現,更增添一分瘮人。

「面紗呢?」晉王本不願多管,可她這個樣子恐怕會嚇到太后。

「太麻煩!反正我就是這個樣子,世人皆知啊。」

破罐子破摔?!

丑是你的事,可是出來嚇人就不對了。

晉王抽了抽嘴,終究沒有說出來。

馬車行駛在路上,一路無話。夏兮婉有意無意看了看閉着眼睛的晉王。

他會如何回稟太后世子中毒一事呢?

謀害世子可是大罪。

「王爺,元正中毒真的不關我的事,我就是再愚蠢也不可能把毒下在自己送給他的食物里啊。」

晉王依然閉着眼,表情平淡如水。

「再說我也救了元正,怎麼說也功過相抵吧。」

晉王慢慢睜開雙眼,盯着夏兮婉,似乎想穿透她的內心。

「元正,為何聽從你的話?」

「我能聽到他的心聲。」夏兮婉不想隱瞞。

晉王滿臉寫滿了不相信。

「或許我和元正都失去母親,感同身受,心有靈犀吧。」

這樣的解釋晉王應該好理解一點,畢竟聽到心聲這件事匪夷所思。

「以後你負責教元正說話。」晉王淡淡地吐出一句話。

「是不是不追究世子中毒一事了?」

晉王繼續閉着眼不再說話。

兮婉吐了吐舌頭,心裏盤算着等下怎麼回復太后問話。

......

前往永壽宮的路上,迎面碰到二皇子襄王岳嵩和六皇子岳岩。

襄王乃貴妃之子,最年長的皇子。六皇子自幼養在貴妃處,因生母身份低微,至今尚未封王。

「呦,這大白天見到鬼了,嚇死人啦。」六皇子陰陽怪調,滿眼幸災樂禍和嘲諷。

「就這種姿色,五皇兄居然下得了手,真是飢不擇食啊。這晚上不能點燈吧,不然嚇都嚇死了。哈哈哈。」

夏兮婉恨不能上前抽他兩嘴巴子。她奉行的原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天理不容。

「林木,你聞到什麼味了嗎?好臭啊!」她掩着口鼻道。

「這味兒是從六殿下身上傳來的。六殿下,你不會吃屎了吧?」

此話一出,林木不禁笑出聲,他趕緊掩飾過去。王妃真是什麼都敢說啊。

六皇子當下臉色難看。這醜女人居然這麼跟自己說話。

「賤人!」抬手便要打。

手還沒有落到夏兮婉的臉上,說時遲那時快,晉王一道鞭子飛來,纏在他的手上。稍微用力,他便飛出去摔了一個嘴啃泥。

「岳崇,你竟然敢動手,為了這個醜女人?」六皇子憤憤地拍打身上的灰塵,想動手又自知不是岳崇的對手。

「就算是我晉王府養的一條狗,也只有我可以欺辱打罵,還輪不到別人指手畫腳。」晉王冷冽的眼神讓六皇子不寒而慄。

什麼嘛?居然拿我與狗相提並論。夏兮婉白了他一眼。

「哼,一個醜女,一個殘疾,真是太般配了。」

「六弟,慎言。五弟可是我們北周的戰神,你怎麼能用殘疾形容他呢?他只是......站不起來了。」剛才一直冷眼旁觀的襄王開口道。

「站不起來的戰神。」

哈哈哈......

放肆的笑聲格外刺耳。

晉王輪椅的扶手被捏的吱吱響,他在極力剋制。

「見過臉皮厚的,沒見過這麼厚的。真應該用二位的臉皮做城牆,刀槍不入。」

「晉王為了北周出生入死,他用雙腿換來的是北周邊境的安定;換來的是某些人不用上戰場,不用身首異處;換來的是某些人有時間在這耍嘴上功夫。你們居然不害臊?真是有人累死,有人閑死,有人賤死。」

夏兮婉一番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襄王和六皇子沒想到她這麼大膽。

晉王沒想到她這麼維護自己,心中一震,某種情愫升起。

「六弟,我們走,醜人自有人收。」襄王自知嘴上討不到便宜,怒氣沖沖的帶着六皇子走了。走之前,他惡狠狠地瞪着夏兮婉,意思走着瞧。

推着晉王的林木,悄悄的給夏兮婉豎起大拇指。

夏兮婉抬頭一笑,她只是不喜歡這兩人的「口臭」,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