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美艷知青被糙漢嬌寵了
穿書七零:美艷知青被糙漢嬌寵了 連載中

穿書七零:美艷知青被糙漢嬌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崽崽iya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萬縱 林棠棠 現代言情

【嬌氣美艷知青+糙漢+穿書+系統+甜寵】嬌生慣養的豪門大小姐林棠棠穿進年代文里,開局就成為即將領盒飯的無腦炮灰不說,還綁定了個坑爹的情緒值交易系統雖然賺到足夠的反感值就能購買任意物資,但隨時可能小命不保!聯想到書中劇情走向,為了避免炮灰命運,林棠棠盯上了村子裏最強壯的糙漢糙漢有個瘸腿老爸,還有三個拖油瓶弟弟,全家都靠他一人養活,這樣的家庭就是村裡最能幹的女娃都不敢嫁!誰嫁過去都得又當媳婦又當媽!所以當身材火辣長相美艷的林棠棠宣稱要嫁給糙漢時,所有人都炸了林棠棠長得不安分,還好吃懶做不幹活,自己生活都成問題,更別提照顧夫家老小,村裡人都說她嫁過去不出半個月就要跑而這糙漢體壯如牛,渾身是勁,但沉悶木訥,三棒子都打不出來一個屁來,一看就不是個疼媳婦的料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們然而,木疙瘩糙漢不僅開了花,整天把媳婦捧在手裡怕掉了含在嘴裏怕化了,日子還越過越好,一步進城兩步上京,最後還登上電視成為了人生贏家展開

《穿書七零:美艷知青被糙漢嬌寵了》章節試讀:

知青所六個女知青,黑瘦身材的何玉英和矮小扁平的姚夢桃是江小雅的跟班,她們三個自然不可能幫她做飯。

而另外兩個保持中立的女知青中,只有楊紅是個心眼比較實的姑娘。

她性格老實憨厚,不願意加入原主和江小雅她們的明爭暗鬥,但也正是因為她這樣的性格,儘管她跟誰也不交好,大家也都不會討厭她。

另外一個女知青劉巧雲的性格就有點不討好了,因為她非常自私愛算計,一分一毫都不會讓人占她的便宜,所以原主和江小雅她們都不怎麼愛搭理她。

劉巧雲平常頂多也就偶爾能跟老實的楊紅說兩句話了。

林棠棠這次的目標人物是楊紅,所以別人越是猜忌懷疑她們的關係就越是對她有利!

楊紅不想站隊,她就推一把。

林棠棠在離開知青所後,已經在商城裡把想買來吃的食物加入了購物車,就差找個沒人的地方偷偷吃了。

畢竟她想吃的那些東西這個年代是賣都沒有賣的呀。

絕不能被別人看見了!

最後,林棠棠假裝散步,越走越遠,一直走到距離村子裏的那些房屋比較遠的山腳下才小心的把買好的豪華飯糰掏了出來。

這商城就是人性化,買這種速食品還能幫忙加熱!

林棠棠又買了瓶冰水,吃飽喝足的同時她又想到了一個問題。

她不能每次吃飯都跑來這邊偷偷吃啊!

晚上還行,白天呢?

白天還是有不少人會從山腳下路過的!

沒辦法,她只能從商城裡又買了點肉乾分散着裝進衣兜褲兜。

雖然肉乾沒有飯糰三明治之類的飽肚子,但它不明顯也沒有特別吸引人的香味,很容易藏也很容易保存!

做好準備之後,林棠棠就心滿意足的準備打道回府了。

突然,山上走下來一個背着一大摞木頭的高大身影!

此時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因為月亮還沒出來,不走近點都看不清人臉。

作為一個女孩子,這麼晚了一個人在山腳下晃悠,着實是危險!

林棠棠也是餓極了,實在是沒找到好的地方才走到這邊來的。

現在她無比後悔!

這要是個壞人或者想要欺負她的人,那她就全完了!

林棠棠腦子轉得飛快,但那背着木頭的人腳步也大,就在她準備拔腿就跑的時候,她已經看清了對方的樣子。

「誒?是你啊,大哥!」

林棠棠的衝刺動作戛然而止,臉上的害怕和緊張也瞬間轉變為了高興和好奇。

「大哥,怎麼這麼晚了還來砍樹啊?你要做傢具嗎?」

這個男人正是下午那會兒一聲不吭幫她壓井水的大哥!

大哥不說話,但大哥很熱心!

這整個村子的人,不論男女,全都避她如蛇蠍。

只有這個大哥沒有!

大哥甚至還幫了她一次!

林棠棠覺得他應該是個好人!

而且如果能僱傭他來幫自己幹活,那效率絕對杠杠的!

瞧瞧大哥一米九幾的高大身軀,滿身的肌肉扎紮實實的,看起來一拳就能砸破一堵牆!

這干點小農活豈不是輕輕鬆鬆?

林棠棠的小算盤打得哐哐響,然而大哥並沒有搭理她的意思。

他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丟下一句「早點回家吧」就準備離開。

林棠棠心中一急,喊住了他。

「萬縱!你等一下!」

萬縱的身體猛的一震,頓住了腳。

林棠棠急忙追過去。

「不好意思啊,我只是想問問你,你認不認識我呀?」

「我是林棠棠,是去年下鄉的知青,雖然我知道我在村子裏的名聲不太好,但我也是實在沒辦法。」

「你也看到我下午的手變成什麼樣了,我就只拔了幾顆挖好的馬鈴薯而已,手心就破了好多小口子,現在都還疼呢!」

她小嘴巴拉巴拉的說個不停,一邊說還一邊小心的關注着旁邊這個沉默寡言的男人的表情。

見他沒什麼反應,林棠棠只好直接把自己的目的拋出來。

「你是萬昭和萬錚的爸爸對吧?」

「我聽你們的名字就猜出來了,村子裏就只有你們一家姓萬。」

她低着頭,一邊走一邊踢地上的小石頭。

並沒有注意到萬縱在聽到她的那句猜測時表情有多麼的震驚和僵硬。

「其實我喊住你也沒什麼別的意思,就是想問問你願不願意幫我做農活兒,我可以給你糧油米面或者錢,只要你每天幫我把地里的活兒幹完就行!」

「當然,如果你沒有時間的話,萬昭和萬錚他們也可以幫我。」

「雖然他們已經同意了,但你是他們的爸爸,所以這件事我想着還是該跟你說一下比較好。」

「他們每天只要抽時間幫我做完地里的活兒就行,我也會給他們好吃的或者錢,這些都可以談的!一定不耽誤你們家掙工分!」

林棠棠把自己的想法和對方可能會顧忌的點都說了,就等着萬縱答覆了。

然而,空氣突然死一樣的寂靜。

萬縱的臉綳得緊緊的,莫名的看起來有點苦大仇深的感覺。

林棠棠有點莫名其妙。

突然,萬縱扭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我不是他們的爸爸。」

「啊?」

林棠棠傻眼了。

不是爸爸?

她後知後覺的捂住嘴,精緻明艷的臉頓時羞得通紅。

「啊!抱歉抱歉!是我誤會了,我看他們年紀很小,還以為是你」

她本想解釋一下,誰知道越解釋聽起來越怪。

「哦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說……」

「哎呀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所以……你是他們的哥哥嗎?」

最後林棠棠還是放棄了,她覺得再說下去只會越描越黑。

特別是被萬縱那雙深邃又複雜的眼神注視着。

她尷尬得都要用腳指頭摳出個三室兩廳出來了。

然而,在她自認為很窘迫尷尬的時刻,男人眼中的她卻是美得讓人挪不開眼睛!

在他們交談的過程中,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月亮也隱隱的冒出了頭。

清淺的月光灑在她的臉上,就像是在她明艷動人的臉上蒙上了一層霧一樣的薄紗。

隨着她的表情變化,她的眼角眉梢都彷彿散發著淡淡的光暈,整個人美艷得不可方物!

讓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幾眼!

其實萬縱以前也被林棠棠忽悠過。

當時的她嬌滴滴的說著好聽的話,想要哄着他讓他幫忙干農活,但他拒絕了。

後來林棠棠就再也沒來找過他。

當然,他也不覺得有什麼。

萬縱自認為自己並不喜歡這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甚至不惜出賣色相的女孩子。

然而眼前的林棠棠明明看起來還是跟以前長得一樣,他卻怎麼也反感不起來。

就像下午的時候看到她可憐兮兮的蹲在井邊時那樣,他當時不受控制的就挑起扁擔走了過去。

明明家裡的水缸已經挑滿了。

後來他給自己的解釋是因為他看到她給兩個弟弟奶糖了的緣故,他覺得她很可憐,只是順手幫一把。

而現在,他竟然覺得她好像也沒有他想像中那麼糟糕。

除了把自己認得老了一輩讓人有點鬱悶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