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穿書
穿越?穿書 連載中

穿越?穿書

來源:google 作者:艾特小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艾特小羊 顏青源

顏青源穿越了,成為了一個架空時代的大將軍只是,一穿過來就中奇毒,成了一個病秧子是怎麼回事?好吧!既來之則安之,那就努力找解藥,在這裡也要好好活下去只是還沒籌謀幾天,就發現這魏家三小姐竟然也是穿越過來的呃,不完全正確,她說她是穿書我們都是書中角色,我們都是配角,結局都很慘,想改變結局只能抱男主皇帝周徹白大腿這周徹白表面是個無權皇帝,實則喜歡扮豬吃老虎,我讓他對我先放下戒心展開

《穿越?穿書》章節試讀:

周徹白知道魏宗宇站在不遠處已經注意到這裡,甚至可能認出來了二人。

顏青源與周徹白對視一眼,理解彼此意思。

只要腳步聲再靠近一點,二人就迅速起身,將這個小頭目先擒住。

等了片刻,卻沒有了動靜。

「臣,臣參見陛下,還,還有顏將軍!」突然,對着雪堆行禮且朗聲道。既然已經到這個地步了,也不必顧那麼多了,先行禮再說。

周顏二人皆愣,沒有接話也沒有動作。

「臣,臣是魏宗宇 ,魏宗澤的弟弟,大哥說要投靠……保護陛下,臣不是幫助丞相來抓您們的!」見沒有回應 魏宗宇急忙解釋道。

不遠處的眾人聽到這邊動靜,皆向這邊走來。

顏青源趕忙從周徹白的懷裡爬起來。周徹白也連忙站起來,將身上的積雪抖落在地,整了整衣衫,表情嚴肅的看向魏宗宇。

眾人趕來,就看見兩位相貌極其出眾的男子站在一起。

一位一身黃袍還沾着些許積雪,卻不影響到他威嚴氣勢,此時正面色嚴峻的看着自家主子。

另一位容顏如玉,好似謫仙,只是正在低頭輕咳,兩頰微紅,謫仙又有了些凡間煙火氣。

「快參見陛下和顏將軍!」見眾人怔愣,魏宗宇連忙大聲命令道。

隨後,眾人急忙俯身行禮。

「你大哥讓你來保護我?那他現在人在哪裡?為什麼不親自來保護我?」周徹白氣勢逼人,好似生氣,質問魏宗宇。

魏宗宇被這質問嚇了一跳,又有些疑惑。

「啊?大哥說陛下讓他去守北城門,接應將軍人馬進城啊!」

「如今外面怎麼樣了?」周徹白又發問道。

「爹讓南陵軍到處找陛下和將軍,不,不論死活,現在外面南陵軍遍布,都爭先恐後的找您。聽說西邊有動靜,都向這邊趕來了,所以您最好先離開這裡。」魏宗宇如實回答。

周徹白又將視線移到其餘十幾人身上。

「陛下!這些人都是臣兄弟,陛下完全可以信任!臣手下還有近一萬人,怕有人不願跟隨,臣都沒有帶回京!」魏宗宇保證道。

「想辦法,先出京城,在外等西北軍。」周徹白下命令道。

魏宗宇思索片刻。

「陛下與將軍要不換上他們衣裳,隨臣一起去北城門,到時候和大哥接頭,送陛下與將軍出城。」魏宗宇提議道。

「可。」

說罷,挑了兩個身材與二人最為相似的士兵,讓他們脫下外襯與鎧甲。周徹白與顏青源各自去雪堆後將外袍換成士兵的外襯與鎧甲。

顏青源手臂有傷,換裝難免慢些。

「顏大將軍!能不能快一點!」周徹白換下黃袍,穿一身鎧甲,走出雪堆,氣宇軒昂。等了一會,有些不耐煩。

這小皇帝越發沒有耐心了,不像以前,愛裝成一位愛惜臣子的明君。

顏青源扯到傷口,忍不住倒吸了好幾口冷氣,沒有搭理周徹白。

一會兒,顏青源從另一個雪堆後走出。

看着顏青源雖然穿在鎧甲,可這臉着實惹眼,周徹白忍不住皺眉。隨後,大步走到草棚里, 抓一把灰,又抓了一把雪,放在一起揉了揉,就往顏青源臉上抹去。

顏青源一開始看皇帝對自己皺眉,以為是嫌自己慢,剛想解釋一下,就見他去抓土,還未明白意圖,就被抹了一臉土。

潔白的臉上被抹的髒兮兮,顏青源看向周徹白,滿眼震驚。

周徹白與顏青源前幾次交談,顏青源即使中了秘術,有時候還不住咳嗽,但都表現的進退有度,一幅處事不驚的淡然樣。如今這似琉璃的眼中滿含震驚,還是第一次見,怪,怪有趣的。

周徹白心中有些竊喜,但他也不知道在喜什麼。可能是這手握軍權的大將軍好像有點傻,以後好拿捏。

沒等顏青源問出話,周徹白在自己臉上也抹了幾下。隨後就轉身,讓魏宗宇帶路。

魏宗宇不敢直接看皇帝與將軍互動,低着頭,偷偷瞄着二人。聽到皇帝命令,忙行禮稱「是」

雪冀見主人要走,打一響鼻,爬了起來,抖抖身上雪,向顏青源走來。

糊塗了, 顏青源此時才想起來雪冀,還有自己的彎刀。

「這馬太顯眼,這二人就在此處看住馬。」周徹白一邊命令着,一般從前面雪堆里抽出彎刀,遞給顏青源。

顏青源感覺自己除了右臂傷口疼痛,和有時忍不住咳嗽外,竟然沒有了其它不適。

之前,最難受的就是胸腔肺腑如被冰凍,呼吸都是刺痛的,現在這種感覺竟然消失了。

左手接過彎刀,隨心揮舞幾招,胸腔又有些難受,不過與之前比起來是可以接受的。

魏宗宇在前領路,二人混在十幾人里向巷外走去。

「校尉!」快要走出巷口,迎面來了一隊人,帶頭人對魏宗宇拱手行禮。

「嗯,這巷子我已經搜過了,什麼也沒發現,你再往西邊看看,聽說那邊有動靜。」魏宗宇鎮定道。

「謝校尉告知!」說罷,帶頭人領着人向西行去。

出了巷子,魏宗宇帶人一路向北城門行,路上時不時遇到其他南陵軍正在搜城,見是魏宗宇就行禮或是寒暄幾句,沒有人注意到混入的二人。一些人很快就要走到北城門。

「喲!魏小校尉啊?怎麼搜查搜到北城門了啊!怕不是又要偷懶吧?」

魏宗宇一聽到這個聲音就瞬間起火,但是現在有要事,沒有理會聲音的主人,依舊向北城門走去。

「喲!你爹反了,你也要飛上枝頭變鳳凰,就不理人啦!」孫喜邊冷笑着 ,邊帶着幾十個人快步上前,攔了魏宗宇的路。

魏宗宇真想一刀砍了孫喜,可現在不能。

「孫校尉,你不也在這裡嗎?怎麼我在這裡就是偷懶?」魏宗宇強忍着怒火,盡量平和道。

「嘿嘿!今天說話道像個人樣了,真是奇怪啊!是不是要當太子了,得學學講人話。」孫喜繼續嘲諷道。

「孫喜,你他娘的別欺人太甚!」魏宗宇終是忍不住,爆了粗口。

「呵!我欺人太甚?這南陵軍是我孫家的心血!是我大伯建的,是我家出錢養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爹就想把我的南陵軍一口吞了!到底是誰欺人太甚?我是孫家嫡長子,竟然還和你一樣是個校尉,憑什麼?」孫喜越說越激動,好像下一秒就要對魏宗宇掄拳頭。

魏宗宇,額頭青筋暴起。忍!忍!忍!

「先不說這些,當務之急是找到皇帝,找到皇帝你就能當將軍。」魏宗宇攥着拳,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

「哼!你會這麼好心提醒我這個?說不定皇帝都被你藏起來了,就等着當大將軍了!」

聽到這話,魏宗宇忍不住渾身一抖,後背冷汗涔涔,一時沒有搭話。 孫喜見他這樣,頓時來了興緻。

「哈哈!是不是被我說中了,你把黃帝藏起來了,快說!不然別怪我不客氣!」邊說著,邊打手勢,他身後幾十個就散開將魏宗宇一行人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