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千年尋覓你
穿越千年尋覓你 連載中

穿越千年尋覓你

來源:google 作者:安南鳶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安南鳶 穿越重生 蕭疏寒

一場車禍,她的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眼前不是繁華的現代,不是紙醉金迷的長安,放眼望去,滿目瘡痍,狼煙四起她與少年許下一生一世,共創太平盛世的諾言,造化弄人,他最終還是站在她的對岸,中間隔着的是權力,帝位她飲下一杯毒酒,倒在他的懷裡笑眯眯的說:你看,天下都是你的了再睜眼卻是現實,少年冷冰冰的站在她眼前,咬牙切齒道:你憑什麼替我做選擇展開

《穿越千年尋覓你》章節試讀:

那大鬍子看見安南鳶也來不及回答她的問題,緊張的讓一個還算年輕的男子帶她們倆進去一個院子里。
「快躲起來,別出來。」
那男子拉着她進去某一個院子里,來到最裏面的房間挪開一個桶,又打開一個蓋子:「快下去,沒有人來挪開不準上來。」
安南鳶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把她跟那個姑娘塞進這裏面去了。
這是一個地窖,裏面都是這裡住的小孩婦女,還有一些快及冠的男子。
一個大嬸湊過來問:「阿鳶,你叔叔跟莫戈不是去找你了嗎?」
安南鳶激動的拉着她問:「嬸,看見我叔叔了嗎?」
那大嬸點點頭:「他駕着馬車去找你了,你怎麼又回來了?」
「我……」安南鳶看着一直拉進自己的姑娘,手還在顫抖,只能怪自己多事了。
「嬸,我要出去找叔叔,他肯定會找我的。」
大嬸看了她一眼,本欲想留下她,可看她那渴求的眼神還是沒有拒絕。
「我給你推開,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安南鳶點點頭,看着那大嬸推開那蓋子,急匆匆的就往外爬,那姑娘也跟了上來。
她也沒時間搭理她了,一出來就聽見外面的慘叫,她心裏立馬打了退堂鼓。
可一想到安黔亦肯定在找自己,就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往外跑,只要她跑得足夠快,肯定能逃過。
剛出院門口就撞上了大鬍子,後面還有幾個穿盔甲的士兵在追他。
「不是讓你別出來嗎?」他大聲喊着,手臂受了傷。
安南鳶害怕的渾身顫抖:「我要…我要去找我叔叔,他還在外面找我呢!」
「把他們這群賤民都殺了!」
那些士兵衝過來揮刀刺向大鬍子,安南鳶看着那些刀插入他的後背,鮮血噴涌而出,濺在了她的臉上。
「快走!」大鬍子忍着疼用盡全力把她們推開,渾濁充滿紅血絲的眼睛看着她:「讓你叔叔可一定要實現他的抱負!」
說完轉身一刀砍向那些穿盔甲的人,那樣的決然。
安南鳶站在那看着,嘴咬住自己的手無聲的哭泣,她動不了了,旁邊的姑娘連忙拉着她往外跑。
安黔亦將馬車趕到安南鳶藏身的地方,下車卻發現那死了個男子,而不見她的身影。
「先生,阿鳶會去哪?」莫戈心急如焚。
安黔亦同樣如此:「應該會去外面住的地方,你在這等着,我去找,我找一圈再回來,她很有可能會再回到這。」
莫戈拉住他:「先生我去吧,那兒已經被佔領了。」
安黔亦搖頭:「小戈,若是我跟阿鳶半個時辰都為歸來,你就自己駕着馬車出城!」
他說完就跑向住處的方向,莫戈握緊手裡撿到的那把劍:「若是你們不回,我就去找你們!」
他的聲音不大,卻帶着莫大的勇氣。
時間大概過去了一炷香,莫戈心裏焦急的看着街道上狂奔的人群,希望那裏面有自己要等的人。
「小戈,阿鳶過來沒有?」
安黔亦氣喘吁吁的扶着馬車問道,莫戈連忙下去扶着他,發現他手臂受傷了。
「阿鳶沒來,我先給你包紮吧。」
安黔亦擺擺手:「沒事,我再去找。」
他轉身就要往那邊跑去,看見安南鳶被一個大概及笄的姑娘牽着,衣裳和臉頰都有未乾涸的血跡。眼角的淚珠也未來得及擦乾。
「阿鳶!」他跑過去將人抱起:「怎麼了?」
着急卻依舊溫柔的聲音,安南鳶忍不住抱着他的脖子大哭起來:「大鬍子伯伯死了,還有其他叔叔也死了,那死了好多人……」
莫戈聽着後面的馬蹄聲越來越近,趕忙大喊:「快上車,我們快出城。」
安黔亦急忙摟住安南鳶進入馬車內,那姑娘站在那不知所措,抬頭望着又不敢說些什麼。
莫戈跳下車把她拉上去:「進去吧。」
他一鞭子揮向那匹黑馬,它立即就往前跑,他們也顧不上前面的人了,自己逃走才最重要。
馬車內安南鳶一直抱着安黔亦大哭,說著「那些人死了」之類的話,應該打擊很大。
就在她的面前,看着那些人將刀刺入,然後鮮血就噴在她的臉上,她甚至還嘗到了那血腥的血味。
可卻依舊不服輸不求饒,還護着她往前逃。
而她也只能往前跑,就連在那哭出聲的權利都沒有。
死亡就這樣直觀的在她面前,看着對自己好的人就這樣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可她連收屍都做不了。
安黔亦輕輕的拍打着她的後背,他也說不出什麼話安慰,他也無能為力,他也很自責。
她才這麼一點年紀,那些人跟她相處這麼久,總是有感情的。
眼前這個孩子都顧不上,更別談其他。
旁邊那姑娘咬住下唇坐在那渾身不安,不知道如何是好。
「坐穩了,快到城門口了。」
外面莫戈傳來喊聲,眼看着就要到南城門,可是城門口已經被人群堵死,莫戈打算直接衝過去。
「別拉我。我要去找瑛子,我要去找她!你不想要這個女兒,我要!」
「你回去有什麼用,那狄鬼就要跑過來了。」
馬車裡的姑娘一聽眼睛一亮,急忙撩開窗戶的帘子:「爹娘,我在這。」
路邊上另一輛馬車爭執的兩個人看着她,一下子笑一下子又哭:「瑛子!」
「爹娘,我們得快些出城了!」
「老頭子,快撒把銅錢去那,我們得出城!」徐夫人對着徐老頭喊着。
徐老頭捨不得可看着那堵住的城門口,也只能狠心將一千個銅板揮灑在另一邊:「撿錢了!」
他一聲大喊,那些要錢不要命的蜂擁而至,莫戈瞧準時機就往就往城門口衝過去,一路往南走。
後面跟着徐夫人他們的馬車,他們年紀稍大,趕馬沒有他們那麼快速。
徐瑛一直往後看,就怕他們跟丟了。
安南鳶一直在安黔亦懷裡大哭,哭了許久之後,或許太累了便睡著了。
他們的馬車一路快速飛奔,直到馬累得走不動道才停下,太陽也向西邊斜去,馬上就要天黑了。
停下的地方是一片竹林,旁邊就是一條小溪,沒了太陽的照射,空氣中帶着濃濃的涼意。
「先生,我們在這過一晚吧?」莫戈打開帘子小聲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