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穿越世界的旅者
穿越世界的旅者 連載中

穿越世界的旅者

來源:google 作者:夢玄筆談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夢玄筆談 遊戲動漫 石零辰

死亡後,就穿越世界,這對喪失情感的石零辰來說,並不重要他本身就對生死無畏,卻被死亡所詛咒,明明不感興趣,卻給了他類似永生的能力常人所不能得到的,在他身上發生了呵!這不過是籌碼,在天平的另一端,他也付出了作為人的情感這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旅途,是穿越無數世界後,獨自背負悲傷的事迹…(主角已經穿越過四個世界,一古代,一個修真,一個未來科技,然後就是崩壞,為此這是一部穿越文,旅途的意義是有目標,不論結局如何,我們無怨無悔!)「作者菌打算開篇寫崩壞,因為本人是個艦長,對崩壞的劇情很感興趣,若是修真遇上崩壞,那將如何了,蠻期待的,嚶嚶嚶…」展開

《穿越世界的旅者》章節試讀:

石零辰抱着小女孩,走向餐店的方位,看着那些遊盪的死士與崩壞獸,他眼神一凝。

眼下要安全進入餐店之下的地下室,確實是個麻煩,他長期使用靈力,現在也已經沒多少儲存了。

力量的存在方式,本就沒有單方面的取之不盡。

那些小說中的修真者,也只是學會了對力量的利用,而並不是掌控了力量。

除非你能夠在自己身體里種下靈泉。

而靈泉,是一種靈力的循環系統。

顯然,石零辰還沒有到達那種地步。

匯聚靈泉這種手段,他在前世的修真世界都沒見到幾個,更別說,此刻的他,才是一個剛步入修真行內的菜鳥。

石零辰望了一眼懷中的小女孩,他手指冒出細小如蛇的靈氣,在小女孩身上輕點了幾下。

隨後,小女孩便緊緊貼着石零辰,不用手拖着,就固定在他身上。

他並沒有打算將小女孩放下,獨自去解決那些崩壞獸,畢竟這裡到處都是危險。

既然答應了那個婦女,那他就要做到,正如前世的那個她,一樣守信。

哪怕在世人看來,是錯的,是種沒有任何利益價值的事情,也要堅守道義。

一手抱着這個四五六歲的小女孩,石零辰從高樓跳了下去,安全着陸後,他直接沖向崩壞獸群當中。

他眼中沒有絲毫退怯的意思。

小女孩此時,睜了睜小眼,她短小的手扒拉着,看着不斷轉動的畫面,她咿呀咿呀的哭了起來。

嘴裏不斷叫喊着。

「好好閉上眼睛,這只是個夢,夢醒後,就沒事了!」石零辰的聲音傳來。

有點冷淡,但也有絲絲溫度。

小女孩彷彿被鎮住了,止住了哭泣,「嗯」了一聲,聽從石零辰的話,緊閉上眼睛。

一雙小手抱住石零辰的脖子,緊緊靠在石零辰的胸膛上,她試圖找到一處安心的地方。

石零辰也不在意,他盡量將動作幅度保持平穩,以防止小女孩受傷。

那些崩壞獸和死士當看到石零辰時,全都一一湧來,對於石零辰這個弱小的人類,它們心中只有「撕碎,吃了」的想法。

看着如螞蟻般群勢的崩壞獸群,石零辰面色也是一緊,

他還是低估了局勢,雖然自己皮糙肉厚,但可消耗不起,獅子搏兔,總有力竭的時候。

在他沉思時,一死士一個閃身,手持雙刃朝他砍來,石零辰當下一個側身躲過,拳頭瞬間揮出,撼在那死士臉上。

「噗呲」一聲,那死士直接飛出五六米。

石零辰手上冒起白煙,他甩了甩手,將手上的**感甩走。

捏了捏拳頭,「咕吱」的骨頭聲作響。

「靈力枯竭,單靠肉體,果然還是勉強了些,但也夠用了!」石零辰暗道一聲。

旋即,他腳下一動,奔射出去。

一些低級崩壞獸,反應過於遲鈍,他倒可以利用一下,只是那死士卻不一樣,速度比一般的人都要敏捷。

所以石零辰的關注點都在它們身上。

小女孩睜開半隻眼,她眼中很迷茫,原本害怕的情緒,因石零辰在,反而安心不少。

她原本是不敢看的,但耐不住性子,還是看了。

靠在石零辰的胸膛上,不知怎麼,她覺得眼前這些怪異的東西,也不是那麼害怕了。

她大大的雙眼,盯着石零辰的側臉,瞳孔里冒着星光。

心中欣喜「爸爸,真厲害!」

「?…」

若是讓石零辰知道此刻小女孩的想法,他絕對會懷疑人生。

小女孩此刻彷彿沒了以前的記憶一般,眼中只有石零辰那威武的身影。

實在是令人費解的操作,但好像也有依據可尋。

也許是被崩壞爆發給驚嚇到了,她也不過是一個心智不成熟的孩子。

失憶這種事倒真可能發生,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石零辰一拳一個小型崩壞獸,也時刻躲着那雙刀死士的偷襲。

對於小女孩的大膽作為,他也沒在意,看就看了唄,反正等將小女孩帶到安全地方,兩者也不會有什麼交集的。

吐出一口濁氣,石零辰快速行動着,很快就越過崩壞獸群的防線,來到餐店前。

他放下小女孩,小女孩很是不舍,小手高舉,要抱抱!

石零辰沒有理會,蹲下身,輕聲道「聽好,接下來,躲在我身後,不論發生什麼,都要跟緊。」

小女孩拍拍手,一臉真摯道「嗯,我聽爸爸的。」

石零辰點頭,但瞬間反應過來,震驚道「你說什麼,爸爸?」

一向沒多少情緒的他,此刻很是獃滯。

他臉上一下不好起來,感覺有種不可逆的趨勢。

對小女孩的童言無忌,他有種當場掐滅的念頭。

不能讓其發展下去,否則會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喂,你聽好,我不是你爸爸,不是!」石零辰嚴肅道,還強調重複了兩遍。

小女孩歪着頭,「可你就是爸爸呀,我爸爸是很勇敢的,你就是我爸爸。」

石零辰愣住,他從小女孩眼裡看出,小女孩沒說謊話。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嘆了口氣,他沒繼續解釋,現在可不是做這些的時候。

石零辰搖搖頭,手向著餐店廢墟上的石塊抓去。

十分輕鬆扛起一塊混着鋼筋的巨石。

小女孩疑惑道「爸爸,你在幹什麼?」

石零辰一聽到「爸爸」兩字就頭大,什麼鬼呀,他只是好心救個人,反倒多出個女兒。

這種福利,他可不需要┐(『~`;)┌

「唉,我需要把這裡的石塊搬走,下面有東西,你站遠點,小心被傷到,」石零辰無奈解釋道。

小女孩很聽話,躲在一旁,似乎想到什麼,竟自個搬弄起比她還大的石頭。

她使出全身力氣,小臉憋着通紅,也沒能挪動半分。

小女孩哭喪着臉「爸爸,我搬不動,哇嗚,不能幫爸爸的忙了…」

石零辰又一次愣住了,好傢夥,我有理由懷疑你在賣萌!

「你別動,全部交給我,省得受傷,」石零辰淡淡道,臉色很平靜。

小女孩點頭,怯生生的退到一邊,兩隻小手搓着灰土,一副受傷的樣子。

石零辰無奈嘆了口氣,他手臂一動,直接將巨石丟了出去。

直直砸在那些崩壞獸群里,引起軒然**,不少小型崩壞獸直接當場死亡。

小女孩見後,拍了拍手,笑道「好耶,爸爸,你可真厲害!」

石零辰瞪了一眼小女孩,真當我是你老爸一樣似的,都說了,不要叫我爸爸了。

接下來,就是石零辰的投石環節,他靈力幾乎耗盡了,但他的身體素質可是實打的。

「嘣,嘣,嘣…」

巨響聲不斷傳來,直到某一刻,石零辰停止了手中動作。

因為他感知到有人來了,其中有兩道熟悉的身影。

火炮聲響徹天際,「嘟嘟嘟」的聲音時而響起,小女孩被嚇到了,急忙躲在石零辰腳後。

「爸爸,我怕,」小女孩低喃道。

石零辰不知道說什麼,摸了摸小女孩的頭,他表示,真不是他主動要摸的。

是下意識就動手了,止不住的那種。

「店長,店長,你在哪,還活着嗎?」一道熟悉,有些欠扁的聲音傳來。

「凱文?」石零辰疑惑一聲,隨後,他便看到,自己面前的崩壞獸群和死士,都被飛來的炮彈給轟成渣子。

巨大的火光衝天,石零辰自主護住小女孩。

火光散去,石零辰咳嗽一聲,然後便看到一群武裝部隊向他走來。

其中的一個年輕的帥氣小子,吸引了石零辰的目光。

那人正是凱文,其身旁還有一黑衣人,以及他認識的梅。

凱文來到石零辰面前,鬆了口氣「我就說嘛,店長怎麼可能會有事,你們看,他這不完好無損的。」

黑衣人咳嗽一聲,「額,是我判斷失誤!」

石零辰一頭霧水,他冷淡開口道「凱文,解釋解釋!」

凱文摸着頭,跟石零辰說了一通,石零辰才釋然起來。

隨後他將目光放在石零辰腳後的小女孩身上,驚訝一聲「店長,這是你女兒?」

石零辰臉上瞬間蔓延起寒冰,沒有生息的來到凱文面前,手掌捏住其肩膀

他沒用力,但也讓凱文吃痛一聲。

「那話,最好憋回去!」石零辰冷淡道。

凱文訕訕點頭,不過卻撅着嘴,心中暗道「不就是有女兒了,還不讓人說,這店長真是…」

石零辰不再理會凱文,而是帶着小女孩來到梅和那黑衣人面前。

對着梅示意一下,梅笑着點頭,似乎明白石零辰的意思,試圖將小女孩拉過。

小女孩一臉不情願,哭着道「不要,我不要離開爸爸!」

石零辰當場烏龍,為了讓小女孩閉嘴,只好安慰道「嗯,那個,我還有事,你先跟大姐姐走,放心,過後我會去找你的。」

小女孩眨了眨眼道「真的嗎?」

石零辰對此嘆了口氣,伸出小拇指,「不信,那我們來拉勾。」

小女孩點頭,也照着石零辰的動作,一樣伸出小拇指。

一大一小勾在一起。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放下手,石零辰順便摸了摸小女孩的頭。

小女孩很享受,梅輕輕拉過小女孩。

然後打量着石零辰。

雖然她早就知道眼前這位店長不一般,但沒想到是那麼不一般。

她眼中都有要將石零辰解剖的想法了,當然,只限於想想。

石零辰看着黑衣人,伸出手,以示禮貌。

黑衣人同樣伸出手,兩手握在一起。

「逐火之蛾,希望閣下能夠加入!」

「不,我拒絕,」石零辰平淡道,因為石零辰的話,四周一下陷入死寂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