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時空之王爺你逃不掉了
穿越時空之王爺你逃不掉了 連載中

穿越時空之王爺你逃不掉了

來源:google 作者:閣樓上的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景煜 古代言情 蘇曉

新時代女性張沫因盜墓而穿越到了古代,還成了一個落魄的丞相千金蘇曉,男主是腹黑霸道的攝政王,男二是溫柔體貼的皇帝,穿越而來的張沫會怎麼選擇呢?這又會是一個怎樣搞笑而虐心的故事呢?展開

《穿越時空之王爺你逃不掉了》章節試讀:

蘇曉生病的這幾日皇上真的日日都來陪着她一起用膳,整整一周,蘇曉感受到了什麼是正真的榮寵。

各宮妃嬪日日都來問安,平時不與蘇曉來往的也紛紛往永和宮送物件,或是吃食,或是衣物,皇上日日命人將各國朝貢的稀罕玩意送入永和宮,永和宮一時熱鬧非凡,就連宮外雜耍都往永和宮跑。

蘇曉日日享受着尊寵,今日發現身上都長了一圈肉。

「娘娘,現在外面都說娘娘的榮寵可是勝過了當年的貴妃呢?那些之前在背後說三道四的如今都巴巴的來請安呢?」小蓮身邊的小太監小喜子拿着賬本清點着每日各宮送來的物件。

蘇曉端着茶杯的手頓了頓開口「小喜子注意你的言辭,在宮裡這些話最好爛在肚子里不然誰都救不了你」

小喜子急忙跪下磕頭「是是,娘娘息怒,奴才不會再說了」

蘇曉擺擺手「起來吧,把這些都入庫,對了,最近皇后送來一麵糰扇,把這個留下,這幾日天氣悶熱的難受,有了它還涼快些」

青桔開口「娘娘要是覺得熱,奴婢去御膳房取些冰塊來安置在卧榻邊」

「也好!去拿些吧」

蘇曉側卧在軟塌上,小蓮在旁邊輕輕的扇着扇子,蘇曉想着古代也沒有想像中那麼恐怖么,也沒想着回到原來的世界去,原來的她處處受人排擠,什麼事都做不好,幾家公司都辭退她,被逼無奈聽說盜墓會橫賺一筆,誰知竟然來到個這種地方,還當了皇妃爭寵一下子就成功了,哈哈,還得是我張沫,對了!蘇曉的死因還不明確,我得儘快找到真相。

「還是淑妃宮裡涼快,姐姐可否來乘乘涼呢?」柔美的聲音傳來,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蘇曉起身笑道「賢妃姐姐多來本宮這裡才好呢?怎會不歡迎,歡迎歡迎的緊」

「賢兒快請淑妃娘娘安」賢妃今日領着大皇子來到永和宮。

大皇子跑進宮便朝着桌子上的糕點跑去

飛快的行禮「淑妃娘娘安」眼睛一直盯着桌子上的糕點。

軟軟糯糯的聲音蘇曉聽了喜笑顏開「賢妃姐姐快坐,以後姐姐要多帶大皇子來永和宮坐坐,本宮歡喜的很,賢兒看來喜歡牛乳糕啊!這些都是你的,小蓮去膳房再要些牛乳糕來」

「是娘娘,小蓮這就去」

賢妃笑着開口「大皇子深得皇上喜愛,今日剛好有空閑便帶他過來了,若妹妹歡喜,姐姐便多帶賢兒來,到時妹妹可要多備些牛乳糕哦!」

蘇曉開口道「那自然是沒問題,聽說這幾日南方災情有所緩解,皇上也可寬心了」

賢妃用笑着帕子捂了捂嘴「是啊,是啊,王爺親自去南方賑災自然會有所好轉」

「哎呦!哎呦呦!母妃賢兒肚子痛」大皇子蹲在地上雙手捂着肚子打滾。

蘇曉急忙起身剛端起的茶杯掉在地上,碎片散落在地「快傳太醫!」

賢妃飛奔過去抱着大皇子眼睛驚恐的看着桌子上的牛乳糕。

「妹妹你為何要害賢兒!」

蘇曉聽着她十分堅定的語氣顯然她已經認定是我害大皇子,她一時不知所措的癱坐在地上「姐姐不是我,我那麼在意大皇子為何會在自己宮中害大皇子,這樣做不是太愚蠢了嗎?現在最緊要的是大皇子無礙,而不是相互埋怨」

蘇曉極力壓下驚恐的心情,讓自己平靜下來。

「淑妃娘娘安,賢妃娘娘安」

蘇曉聽到李寒的聲音像是抓到了救星一般「快,快瞧瞧大皇子子怎麼樣了」

李寒看過之後跪在地上「兩位娘娘恕微臣直言,大皇子,大皇子已經薨了」

轟!蘇曉眼前一黑身體不住顫抖着扶着桌角才穩住「什麼!」

「賢兒!」賢妃撕心裂肺的抱着大皇子哭泣。

蘇曉呢喃「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李寒呈上已經發黑的銀針「回淑妃娘娘微臣已查看,牛乳糕里有牽機引,什麼人如此惡毒竟然下牽機引劇毒」

賢妃聽到她們的聲音咆哮着衝過來,

「小心!」

蘇曉下意識伸手擋着頭,卻沒感受到疼痛。

「小蓮,你沒事吧!」此刻小蓮的後背直直插着一根銀釵。

賢妃雙眼通紅的衝過來,「皇上駕到!」劉公公的聲音傳來,青桔跟着皇上一起走了進來。

「娘娘,你沒事吧!奴婢害怕賢妃鬧起來,就去請皇上過來了」

蘇曉點了點頭「你做的好,李太醫小蓮沒事吧」

蘇曉跪下請安「臣妾參見皇上」

賢妃一下子撲進南景宸懷裡「皇上!是淑妃害我,賢兒,賢兒好慘啊!皇上」

蘇曉低着頭,她不知怎麼解釋這一切平靜的開口「不是臣妾做的」

「賢妃你先回宮,朕來處理這些事!」南景宸不動聲色的推開她緊繃著臉,樣子平靜的有些可怕。

「皇上!蘇曉那可是謀害皇嗣的重罪是要株連九族」賢妃抱着大皇子眼神里凈是瘋狂。

「送賢妃回宮!」

賢妃只好抱着大皇子離開了永和宮。

南景宸冷着臉,看的出來他在忍「曉兒先起來吧,李太醫可有查到什麼?」

李寒跪在地上「微臣斗膽猜測,牛乳糕中含有牽機引劇毒但其量不會立刻致死,大皇子中的毒應該另有其他」

南景宸下旨「去查,無論結果是什麼都要徹查!」

蘇曉抽泣着「真的不是臣妾!小蓮為此還受了重傷,臣妾真的不會愚蠢到在自己宮中做手腳」

南景宸柔和的看着蘇曉開口「朕信你,你可信朕?賢妃痛失愛子曉兒不要與她計較,這幾日便待在永和宮不要外出」

蘇曉淡淡的開口「是,臣妾領旨」蘇曉明白他的用意。

南景宸滿意的點了點頭抱她在懷裡「此事朕一定會徹查清楚」

李太醫開口道「稟娘娘,小蓮已經脫離生命危險,娘娘暫時可寬心」

蘇曉嘆了口氣「好,多謝李太醫,李太醫辛苦了」

「這是微臣應該做的,微臣斗膽將娘娘這幾日桌上的糕點都查驗一番」

「好,李太醫請」

蘇曉看着李太醫緊鎖的眉頭心裏發毛,難道是有人衝著自己來的。

「回稟皇上娘娘,這些糕點均含有微量的牽機引劇毒」

蘇曉心裏明了果然是有人看不慣了,這麼急切的想要置她於死地。

南景宸冷着臉,周圍的空氣都結了冰「李太醫,朕將此事全權交於愛卿若愛卿能查清此案,朕破格提拔你為太醫院太醫令!」

南景宸開口道「劉公公宣旨!淑妃意圖謀害皇嗣,禁閉永和宮,賢妃晉為貴妃,貴妃晉皇貴妃協助皇后打理後宮事務」

蘇曉拖着癱軟的身體跪下行禮「臣妾謝主隆恩」

南景宸蹲下身子扶她起來「曉兒無需多禮,朕走了」

蘇曉拱手行禮「臣妾明白皇上用意,恭送皇上」

南景宸走後,蘇曉靜靜地看着永和宮的大門緩緩關了上來。

小喜子跑進來稟報「娘娘,他們太過分了,竟然在永和宮大門上了鎖」

蘇曉扶着額頭「知道了,看來這次是有人故意所為,想着一箭雙鵰,既可以輕鬆除掉大皇子又成功拉本宮下水」

蘇曉看了看四周,皇上還算仁慈至少李太醫在便安全「李太醫這幾日你先住在偏殿,小蓮剛剛脫離危險需要李太醫的照料」

李寒拱手行禮「微臣自當竭盡全力救治小蓮」

青桔回來開口「娘娘,永和宮偏殿的人都跑空了」

蘇曉嘲諷的笑了笑「風光時那麼多人都來請安,落魄時竟只有自己,本宮現在只希望小蓮好起來,本宮答應過她要護她一世周全,本宮絕不能讓她有事」

齊國23年冬臨近年末宮裡張燈結綵處處瀰漫著濃濃的年味齊國是個注重禮儀的國家,過年自然盛大。

大皇子的事已經過去一個多月,絲毫沒有進展,小蓮的傷經過李太醫的診治已經大好,蘇曉聽着外面的鑼鼓聲心裏陣陣酸楚。

難道就這樣認命了嗎?不,我是蘇曉我不會認命。

青桔進門報喜「娘娘,今日外面鑼鼓喧天都在歡慶將軍凱旋而歸今天是鎮守邊疆的將士班師回朝之日,王爺今日也歸朝了,南方水患已經解決,皇上在太和殿宴請群臣」

蘇曉開口道「風雨過後便是晴天,今日天氣甚好,小蓮青桔你們陪本宮在院子里走走吧」

小蓮開口「小姐,要不你為我們讀詩吧,院子里剛落雪小姐出去可別感染風寒」

蘇曉掀開帘子冷風直往屋裡鑽「也好,去取本宮睡前讀的書來,本宮給你們講故事」

小喜子連滾帶爬的進來稟報「娘娘,永和宮的門打開了!」

蘇曉披着斗篷往外走「真的!隨本宮去看看」

永和宮的大門緩緩被拉開,那個熟悉的背影出現在門口,他依舊負手而立,一如初見。

蘇曉此刻心裏翻江倒海,拱手行禮時聲音都有些沙啞「王爺萬福」

他今日不應該在太和殿么,怎麼來了這裡。

清冷如他「本王僅離開半年,皇嫂便被禁足了,看來皇嫂對於後宮之事真是漠不關心啊!」

蘇曉也不惱「本宮要是說本宮已經查出了事情的原委,王爺可會信」

南景煜淡淡的笑了笑「今日奉皇上之命解你禁足,那你可知相府因你禁足而發生了什麼嗎?」

蘇曉掛着笑容的臉僵了僵「此事與本宮無關,相府不會有事」

南景煜轉身離去,說出的話還是那般冷淡如水「若皇嫂真有那勁頭不如想想接下來怎麼做」

小蓮遞上信封「小姐相府來信」

「曉兒,爹在宮外受到王爺的相助相安無事,在宮裡照顧好自己」

蘇曉看了信心裏暖暖的,今日是他的慶功宴,他定是專門來永和宮說這些的。

李太醫依舊一襲白衣挎着藥箱走了過來「微臣參見淑妃娘娘」

「李太醫,可有查出牽機引來自何處?」

「微臣不負所望,已然查到」

「是誰?!」

「出自賢妃的吉慶宮,微臣還查到大皇子那幾日喜飲冰茶,冰茶乃是賢妃宮自製,那日應是大皇子飲了大量冰茶後又吃了些許牛乳糕而誘發中毒」

聽了李寒的話蘇曉平靜的看着他「所謂虎毒不食子,賢妃不會這麼蠢,利用自己的親生兒子來拉本宮下水,況且還是在一個不確定結果的情況下,本宮只覺得可惜,大皇子聰穎伶俐,活潑開朗,本宮真心喜愛,那本宮宮裡牛乳糕含有劇毒,青桔你那幾日去御膳房可有發現不妥之處」

李寒開口道「淑妃娘娘,宮裡這樣的手段倒是不算稀奇,只是可惜了大皇子小小年紀成為她們的犧牲品,皇上為此悲痛萬分,微臣斗膽猜測操控這一切之人用心太過險惡」

蘇曉望着高高的紅牆不禁感慨「對方在暗,本宮在明,防不勝防,多謝李太醫提點,本宮自會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