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
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 連載中

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

來源:google 作者:小鷗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尹麥冬 辛遇

一覺醒來,美食博主尹麥冬發現自己躺在原始大森林中,還有一頭不知名的怪物正對着自己虎視眈眈,口水流了一地出於安全着想,尹麥冬並沒有出聲激怒怪物,而是等待機會逃跑出去然而想像很美好,現實很骨感,尹麥冬以為怪物睡著了,剛逃跑出來就被發現了,於是偌大的原始森林出現了這一幕:某女子正瘋狂的四處逃串,後面一隻大怪物緊追着「啊啊啊……救命呀,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尹麥冬一邊跑一邊尖叫,跑着跑着,一軲轆踢到了某個小毛球絆倒在地而那小毛球正兇巴巴地沖她嗷嗚嗷嗚了兩聲……好想養怎麼辦?展開

《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章節試讀:

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他上下掃視了幾遍小雌性,她的臉色依舊很蒼白,看起來還有力氣說話,但她的狀態並不好。

他沒有回答小雌性的問題,薄唇抿成一條線,一聲不吭地幻化出半獸形,張開潔白的雙翼展翅欲飛,輕輕地把小雌性收緊在懷中。

尹麥冬還沒來得及震驚,就漂浮到了半空中,腿上的疼痛越發嚴重,一張小臉煞白,眼皮也越來越重,撐不住繼續昏睡過去。

「小雌性,醒醒,別睡。」

他控制着飛翔的方向,但也時刻地關注着懷裡的小雌性的情況,小雌性如今已經再次昏睡過去,他得儘快飛回山洞。

……

再次醒來,尹麥冬發現她躺在山洞那張大石床上,腿上的傷不知道用了些什麼草藥,感覺火辣辣的疼,還用獸皮包裹住。

「嘶……誰幫我包紮的傷口,天氣這麼熱,還包紮成這樣,豈不是很容易發炎。」

她正想坐起來,拆開傷口重新包紮,卻發現身體軟趴趴的,一點力氣也使不上,她就不信這個邪了,重複試了好幾次都不行,只好認命地躺着。

回想起昏睡過去前看到的一切,那個長得一對聖潔如雪的大帥哥是誰?上天派來拯救她的天使?

而被她念叨的當事人,現在某個部落跟其他人發生爭執。

那一邊,蒼鸞部落。

「你這個白虎族幼崽來我們部落幹什麼?」

「是想來投靠?我們部落可不接收外族獸人,快走開。」

陽光打在他妖孽到無可挑剔的面容上,眼底閃過一絲急不可耐,略顯稚氣的嗓音從嘴裏傳出,語氣中帶着不容抗拒的意味:「我來這裡,想借你們的巫醫一用。」

「走走走,巫醫也是你能肖想的?」

「誰不知道巫醫是部落里最珍貴的存在,還想來借,你怎麼不說搶。」

「就是就是,就憑你一個幼崽?」

「快滾,快滾,離開我們的部落。」

一想到小雌性腿上嚴重的傷,他深邃的眸子逐漸染上怒氣,心裏暗想,實在談不來就直接動手吧。

這時,一抹少女般甜膩的嗓音從他耳邊響起:「你想要借我們部落的雌性,除非你留下來當我的伴侶。」

「阿維娜,不可。」

他順着聲音看去,只見一隻小雌性叉着腰站在部落門口,一張紅潤的面頰,金色的捲髮,略顯俏皮,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

「阿父,他長得好看,我要他。」那個名為阿維娜的小雌性指着他,跟身邊那位莊嚴肅穆,氣勢宏大的壯年獸人說道。

「他一個懦弱的幼崽,怎麼配得上你。」

「不管,我就是要他。」

他們這麼肆無忌憚地討論他,是當他不存在嗎,他可是高貴的翼虎幼崽一脈,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蒼鸞部落的獸人們,唇角勾出一抹微不可察的冷笑。

他雙足一頓,身子飛躍而起,雙手十指抓向不遠處的一個蒼鸞獸人,掐住他命運的脖頸,啟唇道:「不借?那我就殺了他。」

他的阿父說過,要想成為優秀,讓人臣服的首領,下手一定要狠,做事情要果斷只有足夠強大,做起事情才能沒有顧慮。

蒼鸞部落首領看到他這操作,氣得語無倫次:「你這個幼崽,是想來挑戰我們蒼鸞部落的權威嗎?」

「我們部落強大的獸人可不少,不想死就趕快把我的族人放下。」

而他身邊的小雌性卻被他迷的不要不要,聲音聽起來十分愉悅:「阿父,他好厲害!」

「閉嘴。」胳膊往外拐的小崽子。

他抿了抿唇:「我說了,只是借你們巫醫一用。」

「呵,你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幼崽。」

他加大了手裡掐人的力度,只見那個蒼鸞部落獸人臉色變得通紅,一副呼吸困難的樣子。

「咳咳……」那個獸人實在太難受了。

「好你一個幼崽……」蒼鸞部落首領為了保住那族人的性命,只好招手示意其他族人把巫醫帶過來。

不一會兒,巫醫來到了現場。

「小幼崽,惹了我們蒼鸞部落,下場可不好看。」

「巫醫來了,你把我的族人給放了。」

他皺了皺眉,手上卻沒有放下的意思:「他,巫醫,跟我回去。」

「你在說笑嗎?我派一個我族的獸人跟你一起回去。」

「可以。」

「阿父,阿父,我也要去。」阿維娜連忙說道。

「阿維娜,現在不是搗亂的時候。」

「不要,我就要去。」

……

最終,蒼鸞部落派了兩個獸人、首領的女兒阿維娜、巫醫這些人跟着他浩浩蕩蕩地回去。

蒼鸞部落的那個獸人被他打暈了過去,叼着他飛行在空中。

阿維娜飛翔在他旁邊,語氣興奮地問道:「我叫阿維娜,你叫什麼名字呀?」

「你給我當伴侶怎麼樣,我可是我們部落最好看的雌性。」

「喂,你別不理人,我問你話呢。」

他眼底閃過一抹不耐煩,這個雌性好吵,一點都沒有他的小雌性乖巧可愛。

很快,他們一群人就來到了他的山洞。他掃視了一眼,小雌性看樣子還沒有醒過來。只是他不知道,她醒來了一次,沒人陪她,她也起不來,只好繼續睡覺。

「這是你的山洞嗎,很漂亮。」耳邊又傳來阿維娜嘰嘰哇哇的聲音。

「別吵。」如果吵醒了他的小雌性,他不會放過她。

「你,過來,幫她看看傷口。」他指了指一旁的巫醫。

巫醫沒有說話,立馬走過來,看了眼石床上昏睡過去的小雌性,目光落在她的腿傷了。

巫醫她快速把包裹在腿傷上的獸皮拆開,瞟了眼混着草藥的傷口,傷口處已經開始潰爛發炎。明顯是因為包紮的太密實,不透氣,導致傷口更加嚴重。

她扶了扶額,對他道:「我先用清水幫這小雌性洗乾淨傷口,再去找些草藥回去敷上,不過不用包裹的那麼嚴實,要不然傷口會更加嚴重。」

好歹她也是有着十幾年經驗的老巫醫,一看就知道這腿傷得怎樣。

他點了點頭,示意她可以動手。

「好漂亮的雌性,她是你的親人嗎?」本來被他嚇得閉上了嘴的阿維娜又開始說話。真是一個煩人的雌性。

他沒有理會她,他現在只關心他的小雌性。

「嘶……」躺在床上的尹麥冬被傷口的刺痛深吸了一口氣,悠悠轉醒。

「你輕點。」他瞪了一眼正在洗清傷口的巫醫。

巫醫她表示她很無辜。

「你們是誰?」尹麥冬滿腦子問號,她不過是睡了一覺,怎麼醒來這麼多人圍着她。

她瞅了一眼那個看起來很着急的少年,不確定性地開口:「小白?」

只見他低聲嗯了一聲,尹麥冬感覺她整個人都飄飄然的,整個世界都變得好玄幻哦。

他是小白,小白是只會飛的小白虎,她現在可以確認了她穿越來了獸世大陸。她好歹也是網文愛好者,獸世文她還是有看過的。

「我先去找些草藥回來。」說話的是一位長相蠟黃,但也算好看的中年女人,這是小白找來的醫生?

她蒼白的小臉揚起一抹笑容,用極其好聽的聲線說道:「辛苦啦,謝謝你,美人醫生。」

巫醫聽到她的感謝加夸人的話,臉色才緩和了一些,心裏對幫小雌性治傷也樂意了一點。

「小雌性,你怎麼樣了?」

「我沒事,小白,不用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