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後運氣太好怎麼辦?
穿越之後運氣太好怎麼辦? 連載中

穿越之後運氣太好怎麼辦?

來源:google 作者:馬鈴薯燉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傅爾 古代言情 周亦芷

【古言+穿越+先虐後甜】輕喜劇快樂來襲~我是周亦芷,又菜又愛玩的貧民窟女大學生,竟然一朝穿越到玩了三年還是窮光蛋的古風乙女游戲裏?!!完了,早知道多氪點金,這下只能當乞丐了不過……情況好像沒有想像中那麼糟糕?我:這位大哥,行行好,吃不上飯了王爺:行,一會兒跟我進宮吃席我:???鴨鴨最新作品,希望各位老爺們多多支持,+書架和評論就是最大的愛~鴨鴨會努力更新嘞!展開

《穿越之後運氣太好怎麼辦?》章節試讀:

第二天,我難得起了個大早。

但是實際上,與其說起得早,不如說我因為太擔心今天的比武大會根本沒有完全睡着過!

我從抽屜里取出了海棠釵,猶豫再三。這支釵子應該能在危機時刻保住我,不過同門之間的比武點到為止,這釵子上的毒太過於狠辣,我還是不要輕易使用的好。

思慮過後,我打算將釵子戴在頭上,應急時再用。而今天的比武大會,我只能從庫房裡隨便挑件兵器,硬着頭皮去了。

飛鳥門有一個專門存放兵器的庫房,裏面大都是一些從戰場上帶回來的有些破損的兵器,什麼樣式都有,但是殺傷力不算很大了,平時供學員們模擬練習使用。在庫房內還有一扇上鎖的小門,聽說那裡存放着一些精品,只不過一般不對我們開放罷了。

挑挑揀揀,我尋了一柄比較滿意的長劍,劍身不算太重,劍刃還算鋒利。像我這種剛剛入門的新手,也就學會了幾招簡單的舞劍把式,其他兵器我也不會用啊!

等我做完這些準備來到武場時,這裡已經聚滿了人。武場**搭起一座高台,台上有一些基本的防護措施;台前擺了兩把椅子,我想應該一把是傅爾坐的,另一把是穆辰坐的;台旁還放着一個戰鼓,擊鼓人已經就位了,比武一觸即發。

果然,沒過多久就看見穆辰和傅爾從台後走來,喧鬧的場地一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都跪地行禮,「參見洛王爺!」

我連忙跟隨大家的動作一起跪下去,目光卻在偷偷打量着傅爾。他和我記憶中在游戲裏的樣貌一模一樣,一身玄色燙金紋路的長袍包裹下,我能感受到他常年習武的健壯身形。他的眉眼還是如之前一般稜角分明,神態還是那樣堅定而無情。

從前他作為我的皇弟,我只在宴會上與他有幾面之緣,對話不多,私底下也並無什麼交情。如果說我們唯一的交集,就是他出兵謀反,刺殺傅恆之時。

當時我、傅恆和傅爾都在大殿內,我被叛軍控制住難以脫身,傅恆與傅爾在遠處爭辯着什麼,看起來氣氛十分焦灼,但是爭論的具體內容我卻因離得太遠、又被殿外的打鬥聲所影響,沒有聽真切。隨後傅爾轉身作勢要離開,傅恆卻突然喊住了他。傅爾猛地轉身將一把匕首扔出,正是那把匕首要了傅恆的命。

隨着回憶湧來,我的拳頭不自覺地暗暗握緊。如果說本來我對傅爾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的話,那麼在他殺了傅恆之後,我對他的感情只剩下恨。他們兄弟二人本來明明兄友弟恭,一直和睦相處。為什麼?傅爾,難道飛鳥門就是你下的第一步棋嗎?

傅爾和穆辰在一眾跪拜聲走上高台,可是與我預想不同的是,只有傅爾坐在了一側的椅子上,穆辰只是站在傅爾的身邊,另外一個位置依然空缺着。我心中不禁疑惑,那這個位置還能是誰來坐呢?難道這飛鳥門中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權貴,敢與王爺平起平坐?

緊接着,穆辰在傅爾的耳邊小聲低語幾句,傅爾輕輕點頭,穆辰便對台下喊道:「大家要謹記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原則,同門競技不要弄傷了才好。現在我宣布,比武正式開始!」

「咚、咚、咚咚咚……」戰鼓擂擂,似乎要將我的耳膜擊穿。今日比武的形式是所有人抽籤,簽桶內每個數字都有兩張,抽到相同數字的便要同台比試。飛鳥門現在共有門生186人,分為93組,而我抽到的是77號。

剛抽完簽,我就看見丸子正奮力衝破人群往我的方向走。「丸子!」我看見他高興的打招呼。平時的日程太滿,我和丸子站的位置又遠,我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好好和他說兩句話了。

今天的人實在太多了,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丸子終於走到了我面前。「亦芷師姐!好久不見,我想死你啦!」丸子一下子撲進我的懷裡,我輕輕抱住他,心裏又升騰起一陣母愛的光輝。

「小丸子,你抽到了多少號?」丸子看看手裡的簽,說:「23號。」丸子比我早的多,不過我並不擔心他。以我對他的認識,雖然丸子在十二歲才名揚四海,不過成就並非一朝一夕達成的,十一歲的他想必已經勝過大部分的武者了。

我一邊和丸子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着,一邊觀察着比武台上的戰況。大家基本上都是點到為止,勝負已分時就不再戀戰了,整體進展還是挺快的。第一輪比拼的獲勝方將繼續進行第二輪比拼,而失敗方將就此結束比賽,並且從今日起的一個月內,每天多出半個時辰早功和半個時辰晚功。

丸子很快在比拼中獲得了勝利,他的暗器一出,對面那位剛入門一年的同門直接招架不住了。獲勝的丸子在台上開心地沖我比「耶」,真是讓我這個什麼也不會、擔心一會兒必輸無疑的老阿姨情何以堪。

比賽的進展很快過半,我聽着一個一個號被叫上台,比試一場接着一場,但除了偶爾瞥幾眼丸子在內的極少數幾個人,傅爾從沒正眼看過誰,甚至連眼皮都懶得抬。

「切,你算老幾啊,長得像根茄子似的,還那麼裝清高。」我在台下小聲吐槽,這個傅爾,我怎麼看他怎麼不爽。

「七十七號,周亦芷對鄭雁兒!」終於還是輪到我上場了,不過我對戰的竟然是……大師姐鄭雁兒?!這也太巧了吧,正好抽到唯二的女子對戰,我很難不懷疑是穆辰搞的鬼。

果然,穆辰向我們稍微致意一下,擺出他最經典的那張好看笑臉說:「二位師妹見諒,為了最公平起見,將二位調整到了一場,二位可以接受嗎?」鄭雁兒並未看我,而是目光一直停留在傅爾身上,無所謂的點了點頭。那我還能說啥?我只好也硬着頭皮點點頭。

之前聽丸子說這位大師姐從小和王爺一同學武,雖然不及王爺如同戰神一般,但也算是半個戰神了,我拿什麼和這種大佬比呢?只不過看鄭雁兒認真的神色,我又不好意思直接說認輸,真是騎虎難下。

我的額角滲出細密的汗珠,握緊手裡的長劍,又摸了一下海棠釵還在,擺好架勢準備迎戰。

速戰速決吧,我估計也抗不了幾招。我在心底盤算着。

穆辰把手掌高高舉起又落下,「比試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