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之我的老公來自古代
穿越之我的老公來自古代 連載中

穿越之我的老公來自古代

來源:google 作者:芃十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懿 現代言情 裴嶼菲

又名《穿越之老公寶寶情敵全都跟我回現代》裴嶼菲泡個澡的功夫,她開始了為期三個月的穿越之旅,還沒好好的感受,失足落進荷花池,她又回來了權當體驗一場沉浸式劇本殺的她,怎麼也想不到,她的便宜老公也跟來了因為身份證引出了便宜老公的身世之謎,幫他歸家後,一切歸位原來便宜老公跟她還有娃娃親,這門當戶對的婚事,她准了卻不想,便宜老公不守夫道,約會舊情人裴嶼菲怒了!正打算老死不相往來,怎麼還有個寶寶!裴嶼菲決定去父留子,反正又不是養不起便宜老公:夫人,為夫之過,可不能殃及孩子啊!展開

《穿越之我的老公來自古代》章節試讀:

李懿耳力好,電話那頭的內容聽得七七八八,只是不懂身份證為何物,便開口問道:「身份證?」

「哦,就是身份證明,有點像你們的通關文書,沒這東西,寸步難行。所以現在你最好哪都別去,在家待着。不然被抓了我可不去贖你。」裴嶼菲還在想呆會兒怎麼編故事才能更像真的,就隨口回答道,順帶還恐嚇一番。

「那彥彥是誰?」終於,李懿終是問出了口。

「你偷聽我講電話!」裴嶼菲沒想到李懿會問這個,想起剛剛自己做作的嗓音,一瞬間有些炸毛,有種莫名的羞恥感。

李懿不會以為我給他戴綠帽吧。這個念頭不受控制跑進裴嶼菲的腦中,嚇得她趕緊搖頭甩掉。

呸呸呸,我現在又不是他媳婦,我跟誰打電話是我的自由。呸,即使是他媳婦,我跟誰打電話都是我的自由。

「咳。」李懿看着搖頭晃腦的裴嶼菲,捂嘴乾咳一下。「你自己說這麼大聲。」

「哼,戰略性咳嗽是吧。我一發小兒,不對,那是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小哥哥。」話到一半,裴嶼菲又想起了李懿那個讓人膈應的小青梅,跟誰沒有似的,就你能顯擺。

「嗯。」李懿淡淡的應了一聲,便扭頭繼續看電視。

裴嶼菲突然有點泄氣,冷戰了好幾天,就算換了個全然陌生的世界,李懿還是這幅不冷不熱的樣子。

除了不喜歡與不在乎,她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解釋了。想到這唯一的可能,裴嶼菲失去了說話的**,安靜的窩在沙發繼續玩手機。

而另一邊,看似專心致志的李懿並沒有那麼專註,他似乎明白了裴嶼菲最近的變化是為了什麼,似乎她很介意李秋霖的存在,可他跟季秋霖並沒有什麼的呀。

「其實… …」李懿想開口解釋。

「我現在不想跟你講話。」裴嶼菲瞪了李懿一眼,一下打斷了他的話,生怕再聽見半句不想聽的話。

裴嶼菲現在的模樣讓李懿覺得很想笑,活像一隻故作兇悍的小奶貓。

李懿嘴角微微上揚,看着拒絕聊天的裴嶼菲,搖搖頭,轉頭繼續看起了電視。

兩人就這麼安靜的呆了一個下午,互不打擾,卻莫名的有種老夫老妻的即視感。

就像之前的那些夜晚一樣,李懿坐在書桌前處理公務或看兵書,裴嶼菲窩在軟塌上看話本,偶爾傳來裴嶼菲或笑,或泣,或驚呼的聲音。

起初李懿覺得聒噪,可漸漸的覺得這讓原本冷冷清清的屋子,有了人氣,令人貪戀。

理智告訴李懿貪戀着溫暖是有軟肋的開始,但感性覺得自己他只在着一方屬於他天地貪戀一絲溫暖,無傷大雅。

斜陽照進客廳,兩人似乎都沒有察覺到時間在流逝。

突兀的敲門聲打破了寧靜。

裴嶼菲看了眼李懿,示意他去開門。

別問,問就是給李懿實踐鍛煉的機會。

李懿無奈的搖搖頭,起身去開門,手搭到門把上時,裴嶼菲終於想起了說好下班要來家裡的韓大少,一瞬間從沙發上蹦起來,打算去阻止,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嗒~」門開了

李懿與韓仕彥大眼瞪大眼的看着對方,時間彷彿靜止了。

「呵呵~彥彥來啦!進來坐呀,你堵門口乾嘛呢?」故作甜膩的聲音,讓裴嶼菲覺得如果再回去,自己都可以去當個老鴇。

李懿聽話的收回了視線,轉身讓出位子給韓仕彥進屋,一幅男主人姿態。

韓仕彥剛一進門就看見裴嶼菲掛着一臉討好的笑容,眨巴着大眼睛,一臉無辜相的望着他,跟每一次犯錯需要他幫忙(背鍋)時一模一樣。

韓仕彥瞪了裴嶼菲一眼,沒有理會,自顧自己去冰箱拿了瓶可樂才在沙發上落座。

裴嶼菲瞬間乖巧的在韓仕彥旁邊坐下,還狗腿的接過可樂擰開再遞過去。

李懿坐在單人位冷眼看着對面雙人沙發上的兩個人。因為要幫他辦所謂身份證,裴嶼菲笑容滿面,語氣乖巧。這些都讓他覺得很刺眼,也感覺到深深的挫敗。

現在的他不再是掌管大軍鎮守西南的將軍,不再是鎮國公府的二少,他只是一個普通到需要完全依賴夫人的小白臉。

現在的裴嶼菲顯然沒有精力顧及李懿的情緒,她正忙忙着展示她從小都表現突出的編故事能力,小嘴叭叭的,三分假,七分真。

這一度讓身邊的朋友覺得她不去做銷售而去畫畫真的是埋沒人才。

「所以啊,那麼大的雨,他一個人暈倒在雨里,我怎麼可能讓他繼續自生自滅呢,如果他有個三長兩短,我不是要愧疚一輩子。可誰知道他醒了除了名字什麼都不記得了,有事求助**叔叔,我只能找你了。」裴嶼菲暗自呼了一口氣,總算編完了。

「好了,我知道了。」在聽裴嶼菲編的時候,韓仕彥一直在打量李懿。

一身漢服,梳着髮髻,看上去應該是真發,打扮的像個唐朝人。坐姿端正,目光清明不像心懷不軌之人,舉止優雅得體大方,更像世家公子。可怎麼看怎麼覺得有一點眼熟,卻想不起來像誰。

韓仕彥按例詢問了一番,李懿臉不紅心不跳的複述着剛剛裴嶼菲編的故事。

最後韓仕彥跟拔了跟頭髮裝進隨身攜帶的證物袋中,雖然看這樣子,不可能是被拐人員,還是要依照慣例比對一下DNA。「好了,等對比結果出來看吧。其他的之後再說。」

「好好好~辛苦韓哥~請您吃飯。」裴嶼菲狗腿的說道。

「准了,前面開路。對了,李懿是吧。東西收一收待會兒上我那住,你一個大男人,住在個小姑娘家不合適。」韓仕彥冷眼看着李懿,即使直覺覺得不像壞人,但繼續讓他們孤男寡女獨處一室,還是不可能的。

「不用了吧~」裴嶼菲下意識就要反對,跟個**呆一塊,一個什麼都整不明白的古代人。那剛剛自己編的故事就分分鐘露餡了。

「好。」李懿利落的答應下來。雖說他與裴嶼菲是夫妻,但在這個世界,在她的親朋眼裡,他們只是陌生人。

為了裴嶼菲的閨譽,於情於理李懿都應該避嫌,而這個韓仕彥家,無疑是最好的去處。

裴嶼菲不解的瞪着大眼,望着李懿。

李懿朝她安撫的點點頭,示意自己沒問題。

裴嶼菲霎時有些無語。

「換衣服,出去吃飯。」韓仕彥打斷了兩人無聲的交流。「還有你,這麼大個陌生男人在家裡,還穿個穿居家服,是你心大沒把他當男人看,還是你們之前就認識。」

「額,沒有沒有,你別胡說。我現在就去換衣服。」如果不是韓仕彥提起,裴嶼菲壓根沒想起來自己穿的家居服。

五分鐘不到,裴嶼菲換好衣服從房間出來,打破了這一室靜謐。

兩個大男人坐在客廳里,相顧無言,互相打量,裴嶼菲都要替他們尷尬了。

為了方便起見(懶得弄頭髮),她穿了套宋制漢服,宋抹,旋裙,還套了件對襟的飛機袖,梳的高高的馬尾,走起路來一搖一晃的,活力十足,未施粉黛的臉龐看上去也格外嬌俏。

「走吧。」裴嶼菲說著便率先出了家門。

韓仕彥看着特意換了身漢服的裴嶼菲,不自覺的冷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