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純陽醫尊
純陽醫尊 連載中

純陽醫尊

來源:外網 作者:顧桐林夢雪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顧桐林夢雪

外賣小哥顧桐,意外得到醫仙傳承,從此他腳踩敵人,懷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巔峰。展開

《純陽醫尊》章節試讀:

顧桐握緊着拳頭,眼中隱隱透露出一絲殺機。
他可忘不了,半年前,他被人誣陷侵犯江海大學的校花未遂的那天。
蘇瀾。
江城大學的校花,容貌極美。
但更重要的是,她的另一個身份,她是蘇氏集團董事長的獨生女,唯一的繼承人。
蘇氏集團,國內前十的大企業,其董事長更是華夏富豪榜前十的大人物。
蘇瀾身為他的女兒,又是唯一的獨生女,可以想像她到底有多受寵愛。
但這樣一位天之驕女,卻在半年前,被發現迷暈在顧桐的車內。
在被發現後,顧桐被人扣上了一個又一個的罪名,身敗名裂,失去了所有。
如果不是最後,蘇瀾手下留情,他現在已經在監獄裏了。
只是顧桐從始至終沒做過這樣的事,更何況那晚在事發前他也根本沒有上過車。
但中途卻有一人跟他拿過車鑰匙,那就是許靜。
結合葉飛的嘴臉,以及許靜態度轉變之快,顧桐不難推測出,那天是這對狗男女在陷害他。
注意到顧桐眼中的殺意,許靜的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隨即惱羞成怒道:「少來誣陷我,明明是你侵犯蘇瀾未遂,才落到這副田地,還敢狡辯!」
顧桐看着許靜,冷冷道:「半年前的事,我不會就這麼算了,我遲早會把這筆賬算回來。」
「呵,也不看看你自己現在是什麼德性,一個乞丐還想着跟我算賬?」許靜譏諷笑出聲來。
「哈哈,小靜,你說的沒錯,不過你也要可憐一下人家,畢竟從一個富家大少,淪落成一個乞丐,心裏面難免會有落差的嘛。」
說著,葉飛挑釁的望了顧桐一眼,然後用力抱着許靜。
那許靜非但不惱,反而配合一般的,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嫵媚。
要是在今天之前,顧桐見到這一幕,估計會血氣上涌,直接衝上前去跟葉飛這對狗男女拚命。
但現在,得到醫仙傳承的他,眼界早已變得不同。
這種女人,不配他去動怒,更不值得他去拚命。
看着這對狗男女,顧桐譏諷道。
「葉飛,沒想到,你口味這麼獨特,一個被我玩爛的賤貨,居然還當成寶。」
「莫非,我們的葉大少,就喜歡撿破鞋?」
顧桐這話說出口,葉飛這對狗男女的臉色頓時變得扭曲起來。
尤其是許靜,她氣得臉色漲紅,走到顧桐的身前,指着他的臉怒罵道:「你這個乞丐,在罵誰呢,信不信我讓人打斷你的腿,讓你做個瘸腿的乞丐。」
「啪!」
顧桐也不吭聲,直接一巴掌往她的臉上招呼過去。
瞬間,許靜那嬌媚的俏臉,多出了一個紅腫的巴掌印,異常的顯眼。
許靜摸着自己那紅腫的臉,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顧桐。
而後,她哭着跑了回去,抱着葉飛的胳膊道:「飛哥,你可要為我做主,那廢物居然敢打我?」
此時,葉飛目露凶光,指着顧桐大聲道:
「敢打我女人,你很好!你們誰上去,教訓一下這小子,給我打斷他四肢,我要讓他連上街乞討都做不到。」
「動手的人,我一人給一萬,只要不打死,出什麼事,我都會擔著。」
葉飛背後的那群人,在聽到這番話後,一個個都冷笑起來。
旋即,有四個男人,從其中走了出來。
「小子,要怪就怪你不長眼,敢得罪我們葉少,可別怪我們下手狠了。」
說著,他們一個個握着拳頭,走向顧桐那裡,就準備要動手。
看着這群人兇狠的模樣,顧桐眼中沒有絲毫的畏懼。
因為那道純陽真氣,顧桐現在的身體強度超過普通人許多,解決幾個普通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顧桐身形一動,率先出手,一腳就將其中一人給踹飛出去。
其餘幾名同伴,先是一愣,隨後相互對視一眼,朝着顧桐撲了過去。
「不知所謂!」
顧桐嘴角帶着冷笑,身形疾馳,一巴掌往一人臉上招呼,然後將其踹倒在地。
一個,兩個。
顧桐動作迅速,伴隨着一聲聲慘叫,將這幾個妄想對他動手的人都給擊倒在地上。
斷手斷腳的,在地上打滾,低嚎着,很是凄慘的模樣。
全場呆若木雞。
而這些男人的女伴,則是一個個嚇傻了一般,呆愣在原地,不敢發出任何聲音,生怕顧桐對她們出手。
至於許靜,更是驚得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叫出聲來。
她搞不明白,顧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能打了?
要知道,在半年前,她可從來沒聽說過顧桐練過武術。
「廢物,都是一群廢物!」
見自己的人都被顧桐打倒在地上,葉飛又驚又怒,無法接受一般的叫出聲來。
「葉大少,你的這些人似乎都不經打啊?」顧桐掃視了葉飛一眼,冷冷開口道。
觸及到顧桐那冰冷的視線,葉飛心中一顫,但很快就調整了過來,氣勢洶洶道:「你別太得意,你敢動我的人,今天這事,我絕不會就這麼算的。」
「是嗎?」
顧桐的嘴角泛起一抹戲謔,慢慢走上前去,「那我倒要看看,葉大少你能把我怎麼樣?」
見狀,葉飛頓時有些氣急敗壞,舉起拳頭就衝上前去。
顧桐看也不看,隨手抓住他的一條胳膊,然後用力一折。
「咔嚓!」
葉飛的骨頭瞬間被他給折斷,然後被他一腳踹倒在地上。
「啊!」
被這樣暴力折斷骨頭,葉飛痛得在地上打起滾來,鼻涕眼淚齊齊的流了出來。
「飛哥,你沒事吧?」
一旁的許靜大驚失色,連忙走上前,查看他的狀態。
待葉飛的痛苦減輕後,許靜將他扶了起來。
「顧桐,你今天太過分!」
許靜扶着葉飛,再次怒視顧桐。
「別以為你能打很了不起,你不過是個送外賣,租着廉價房的窮屌絲,只要飛哥願意,他有一百種方法整死你。」
「現在的社會,可不是靠拳頭說話的,我希望你不要像個小孩子一樣,喜歡用拳頭辦事。」
許靜伸手指着顧桐,語氣中帶着難掩的鄙夷。
「哦,那你要我怎麼辦?」顧桐出聲問道。
許靜似是沒有聽出其中譏諷的語氣,冷笑道:「趕緊跪下向飛哥磕頭認錯,求他的原諒,不然你就死定了。」
但她這話剛說完,場上又發出一聲清脆響亮的巴掌聲。
只見許靜另一邊完好的臉上,又多出了一個紅腫的巴掌印。
此刻,許靜捂着自己紅腫的臉,難以置信的說道:「你居然還敢打我?」
「你這種忘恩負義的賤人,我為什麼不敢打?」
「你跟我交往的一年半時間裏,我對你是真心實意,但你又是怎麼對我的?」
「跟葉飛聯手,誣陷我,讓我身敗名裂,一無所有,你說我扇你兩巴掌,過分嗎?」
顧桐一字一句,語氣中帶着難掩的怒火。
聽到最後,許靜心頭狂顫,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時,顧桐將視線放在了葉飛身上,輕拍對方的臉:「你再說一遍,你怎麼不放過我?」

《純陽醫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