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初入蘆葦
初入蘆葦 連載中

初入蘆葦

來源:google 作者:林淺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淺淺 現代言情 蘇見深

林淺淺做了個夢,夢見因為自己的死鴨子嘴硬,蘇見深在出了一次車禍之後就疏遠了她,然後她的同桌每天對他噓寒問暖,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很快他們就在一起了,蘇見深出院之後,果斷找老師調了座位他,不管她了她最好的閨蜜也和她不再聯繫夢醒之後,清醒過來,造成這一切的悲劇就是因為自己聖母心泛濫一直相信綠茶女,她決定馬上疏遠綠茶女,打跑她,不再讓她有可乘之機展開

《初入蘆葦》章節試讀:

梁晴和李文靜在看到林淺淺暈倒的時候也是着急的不行,一直在琢磨着怎樣才能找個借口偷偷溜出去看看淺淺。

心不在焉的她們在訓練了一會之後,就聽到教官說放假了,不僅今天下午的訓練取消,晚操也取消了。

於是馬不停蹄的去醫務室看林淺淺了。周晶也努力的裝出一臉焦急,一臉擔心林淺淺的樣子。

然後三個人就一起過去了。

其實林淺淺受不受傷,受多嚴重的傷,周晶根本毫不關心,主要是蘇見深還沒回來,蘇見深很可能在醫務室陪着林淺淺,她不能給他們兩個創造任何獨處的機會。所以就跟着梁晴她們一起過去了。

走到醫務室的時候,一片鴉雀無聲。

剛剛說外面有客人的醫生阿姨不知道去了哪裡,本來就空曠的醫務室更加安靜,所以她們三個只能自己慢慢尋找。

眼尖的梁晴不一會就看到了隔間的蘇見深一臉溫柔的看着熟睡在小床上的林淺淺,而那屬於蘇見深的外套正蓋在了淺淺的身上。

一切都是那樣的歲月靜好。

看到林淺淺安然無恙的樣子,也就漸漸的安下心來,磕起了cp。一個高大清秀,一個嬌小可愛,怎麼看怎麼般配啊。

磕cp磕的興起的她立馬抓住了李文靜和周晶的手小聲說,「噓,淺淺好像沒什麼事情啊,看來這裡好像不需要我們啊,咱們悄悄的來悄悄的走,不要打擾他們。」

李文靜也同意的點了點頭。

周晶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破壞他們兩個人獨處,怎麼可能就這麼安心的回去。

思來想去,最後在路過醫務室外面的花盆的時候,她故意的絆了自己一下,「不小心」撲向了花盆。

「啊」隔間的他們就聽到一聲慘叫,蘇見深蹙了蹙眉頭,就連熟睡中的林淺淺也不由得驚醒。

圓圓的杏眼,還帶着剛睡醒的迷茫,一眼就望進了蘇見深深邃的眼睛裏面。

「別怕,沒事的,你在這裡休息,我出去看看。」摸了摸林淺淺的頭髮,蘇見深站起身就出去了。

女孩的頭髮軟軟的,再加上剛醒來懵懂的眼神,手心還殘存着女孩頭髮軟軟的觸感,好像一隻羽毛輕輕撩過蘇見深的心。

走出醫務室,就看到這場鬧劇。

一個女生倒在了地上,手心血紅,身邊是一個摔碎的花盆,兩個女孩子急忙跑過來,扶起她。

周晶一臉嬌羞期待的看到了蘇見深出來,她還等着蘇見深過來扶她呢。

可是看到蘇見深一臉無動於衷,未免有些不高興。

「呀,周晶,你的手,快去處理一下。」梁晴趕快把周晶扶進醫務室了。

「欸,醫生呢?」醫務室外間沒找到醫生,只能把周晶扶進內間。

「淺淺,你怎麼樣,沒事了吧。」

「沒事,這是怎麼了?」淺淺有些疑惑,但是看到周晶手上的傷,馬上從小床上下來了,把床位讓給周晶。

蘇見深一臉的不贊同,趕忙過去扶着淺淺那隻沒有受傷的胳膊,「你還受着傷呢。」

「沒事的,我已經好多了,趕快讓醫生阿姨幫周晶處理一下傷口吧。」

「我們找了半天都沒有看到醫生,這可怎麼辦。

不行的話咱們自己來吧。」梁晴說。

「我知道酒精和紗布在哪裡,我來給她包紮吧。」說完,淺淺就一瘸一拐的去找紗布和酒精。

蘇見深怎麼捨得看着林淺淺這樣,「坐好,別動,你還是病人呢,我去就行了」

看林淺淺還有一點想要掙扎的痕迹,小小聲的說了一句「乖。」撫了撫她的肩膀。

蘇見深兩步就追上了正在出去的林淺淺,把她逮了回來,按在了椅子上。自己則出去拿紗布和酒精了。

拿回來之後,蘇見深怕林淺淺真的過來替周晶包紮,雖然這個女生給他的印象不是很好,但是無奈就自己只能上手了。

周晶本來看到剛剛蘇見深好溫柔的和林淺淺說話,還不讓她走動,溫柔又霸道,簡直氣的牙癢。

但是真的看到蘇見深幫自己包紮傷口的時候,好像一肚子氣都沒了,只剩下滿心的溫柔。

她看着蘇見深為自己上藥的動作,眼神充滿了愛意。

雖然酒精清理傷口的時候真的很痛,但是她只能咬咬牙忍住那要抑制不住的驚呼,她害怕蘇見深嫌棄她麻煩就不管她了,這份幸福來之不易。

世界上只有兩件事是藏不住的,喜歡和咳嗽。

她對蘇見深的企圖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可是梁晴和李文靜一直在旁邊查看林淺淺的傷口,也就無暇顧及他們了。

蘇見深手腳麻利的處理好了,也馬上快到了晚飯時間,五個人就相約一起去了食堂。

吃完飯,梁晴和李文靜為了給蘇見深和林淺淺創造機會,就把還在受傷的周晶拽走了。

周晶雖然氣的不行,但是又什麼都說不了。

「我送你回去吧。」蘇見深還是有些擔心林淺淺的傷。

「嗯,那就麻煩了。」林淺淺本來想要拒絕的,又不是什麼大傷,但是看到蘇見深一臉堅持,就答應了下來。

傍晚,太陽收起刺眼的光芒,藏匿在了雲朵里,慢慢的向著地平線轉去,晚霞鋪滿了天空,襯得女孩的臉紅紅的,美好且溫柔。

從後面看,兩個人的身高差好萌,女孩身量嬌小,男生身姿挺拔。

「哦,對了,今天還沒有去看雪球,你還有沒有吃的,咱們去看看雪球吧。」淺淺突然想起來,不能餓到小雪球啊。

「就知道你還惦記着它,剛從食堂拿的火腿腸,它應該會喜歡的吧。」蘇見深從口袋裏面拿出了兩根火腿腸,遞給了淺淺。

「一定會的呀,走吧,咱們一起去看雪球呀。」

他們到的時候,雪球正在睡覺,還發出了一陣陣鼾聲,睡得正香。

看到這裡,林淺淺就小聲說,「咱們來的不是時候了,雪球睡著了,咱們把食物放下就走吧。 」

「好」

「哎呀,你怎麼能整根火腿腸放在這裡呢,貓貓不能吃包裝紙的,要這樣剝開的。」

說著就想告訴蘇見深怎麼剝開火腿腸的外皮,蘇見深也想剝開,她的手碰到的不是涼涼的火腿腸,而是蘇見深溫暖而乾燥的手背。

和他當時在醫務室里反握住自己的感覺不同,但是是熱情且溫潤的,而現在是溫暖而乾燥的。

蘇見深也楞在了那裡,但是沒一會他就反應過來,卻沒有動作。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林淺淺才反應過來,趕快把手縮了回來,若無其事的說「對,就是這樣,這樣貓貓就不會因為吃到包裝紙而中毒了。」

仔細聽林淺淺的聲音還是有點顫抖的,因為她害羞了。

喂好貓貓,蘇見深就送淺淺回宿舍了。

宿舍樓下,「傷口注意,不要碰水,記得換藥。」

「嗯,知道啦,你早點回去吧,今天謝謝你了。拜拜,晚安」雖然知道現在說晚安是有點早,但是淺淺還是說出口了。

「嗯,晚安。」

目送淺淺上了樓,蘇見深才轉身回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