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
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 連載中

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

來源:google 作者:朱草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朱草草 梁月

種田+美食+養娃+系統被星際美食聯盟選中,現代美食博主梁月穿到一個架空的朝代,完成養娃和發展美食事業的雙向任務梁某人表示:系統在手,天下我有!某系統:你在想屁吃!展開

《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章節試讀:

「娘,好香啊!」在一旁觀看了全程的阿秀聞着蛋黃的香氣,悄悄咽了咽口水。

「以後好吃的多着呢!」梁月笑着看眼前使勁聞空氣中的香氣的女孩「米飯也好了,去看看你大哥他們水有沒有挑好?叫他們回來吃飯。」

「好,我這就去。」阿秀迫不及待地出門尋找兄長,真是無論哪個時代乾飯人都是最積極的啊!

很快,娘四個就坐在飯桌前準備開飯了。

「娘,你做的這道菜叫什麼啊?怎麼這麼香啊!」老大目不轉睛地盯着桌上黃燦燦地那盤菜,眼睛都不捨得挪一下。

「這道菜叫蛋黃小馬鈴薯,香吧?」

「香!」老大忙不迭地點頭。

「老二,試試看娘今天做的這道菜,看合不合你的胃口。」梁月沒有忘記今天的任務,主動詢問二兒子,暗戳戳地等誇獎。

「香!」老二到底還是個孩子,經不住美食的誘惑,當然,成年人一樣經不住。

「開動吧!」梁月得到想要的誇獎,一聲令下,大家齊齊動筷。

老大搶先夾起一塊,咬了一口,蛋黃的香氣和馬鈴薯酥脆的焦香纏綿在一起,搭配軟糯的口感,味覺和嗅覺的雙重享受,讓從未吃過的少年忍不住眯起了眼。

「好吃!」阿秀一邊吃一邊沖梁月笑。

廚師最快樂的事情不僅僅是製作一道道精美的菜肴,讓每一個食材大放光彩,還包括給享用者帶來開心幸福的感覺。

「這道菜這麼好吃,娘之前怎麼都沒給我們做過?」老二一邊吃得不抬頭一邊提出疑問。

來了,來了,這個問題終究是躲不過的。

「娘之前主要是懶得弄,最近你們都很辛苦,娘做這個犒勞犒勞你們。」梁月一臉『慈祥』地看着老二,心裏mmp「吃就是了,小孩子問那麼多幹嘛。」

「唔」娘每次不想說的時候就說我們是小孩子( ̄) ̄),算了,有的吃就行,老二聳聳肩。

看糊弄過去了,梁月悄悄鬆了口氣。

吃完飯,幾個孩子搶着要刷碗,梁月就安排一天一個人,今天就老大先開始。

幸好顧家的孩子養成了愛幹家務的良好美德,不然她還要培養他們勤勞做家務,梁月欣慰地看着老大收拾碗筷的身影。

老大洗碗去了,老二回房間看書了。老二已經是童生了,現在在鎮上的厚德書院讀書,厚德,取「君子以厚德載物」之意,也是鎮上水平最高、名聲最廣的書院。鎮上的每個學子都以進入厚德書院為榮,甚至還會有其他的鎮的學子特地來此學習。

因家中突發急事,老二這才向夫子告假回家。

阿秀也拿着一本遊記開始看,家中一片安然。

「小二,我今天是不是得到三局誇獎了?」梁月美滋滋地。

「宿主,你今天得到的誇獎為0」小二無情的打斷她的幻想。

「???什麼?三個孩子不是一人一句好吃嘛?」梁月驚叫。

「娘?怎麼了?」一時沒控制得住,梁月情不自禁叫了出來,坐在桌旁看書的顧秀疑惑地看着她娘。

「沒事,沒事,呵呵,你繼續看。」梁月尷尬的笑了兩聲,控制好情緒繼續在腦海里質問小二「到底怎麼回事?你是不是坑我呢?」

「宿主,今天地任務是做一個蛋黃小馬鈴薯,征服挑顧良的味蕾。所以,你要獲得的是顧良的誇獎。」

「老二今天不是誇了嘛?」梁月咬牙切齒。

「經官方認定,顧良非主動性誇獎,非主動性誇獎一律不認為是誇獎,請宿主繼續努力,爭取早日獲得享用美食者發自內心的、主動的誇獎。」小·莫的感情·二冷酷的說道。

「當我稀罕別人的誇啊,再玩我,老娘不伺候了。」梁月冷哼一聲。

小二保持微笑,不語。

今天又是撞牆又是做飯的,梁月早就累了,很早就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什麼?你不去書院了?」梁月被老二突然的決定一驚。

「為什麼?」看着眼前沉默不語的少年,梁月憋着一口氣「你是怕家裡沒錢?還是什麼原因?」

老二解釋,自古以來遇到近親去世,都要守孝,尤其是雙親,要守孝三年,所以老二要三年後才能考秀才。這三年他完全可以在家裡學,去書院也是浪費錢。

「你知識都會了?家裡並不需要節省你的學習費用,在書院讀書和在家裡讀書還是不同的。」梁月不想他浪費自己的學習時間,錢是要掙得,但書不能不讀。

「娘,夫子說我現在的水平考秀才是足夠的,而且『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我也不能死讀書,那樣只會讀死書。」老二知道娘是為他好,耐心地給他娘解釋。

突然發現自己還沒一個小孩看的通透,梁月只得答應下來,但是要他保證每天不少於一個時辰的讀書時間。

顧良見娘同意了,就準備去書院向夫子、山長請辭。

吃完早上的紅薯粥,梁月打算出門逛一逛,看看有什麼掙錢的營生。家裡就還剩一吊錢,食物也消耗的差不多了,生計是現在的頭等大事。

到了村口,發現老槐樹下站了一堆人,人群中有一個貨郎正賣力的宣傳着。

「阿秀他娘,吃過了嗎?」村裡的婦人看到她,忙打招呼。

**人亘古不變的打招呼方式都是問候對方「吃了么?」

「剛吃過,這是在幹嘛呢?」梁月沖那人微微一笑。

「誒!」那婦人忙向她招招手,一副要和她說悄悄話的樣子,梁月好奇的湊了過去。

「大山嫂子她娘家不是茶樹村的嘛,今年效益不好,大山嫂子娘家的茶葉都沒賣出去,說是沒地方賣,大家都說他是嫌價格低。」

「沒賣出去?那我們村有人買嗎?」

「這不是挑着擔,走街串巷的叫賣呢嘛?我看沒人買。」婦人一臉篤定,眼神里閃過一絲幸災樂禍。

梁月挑挑眉,沒說話。

那邊茶農還在極力推銷着,臉上因常年勞作溝壑縱橫,嘴唇漸漸泛白,蹙起的眉頭就沒鬆開過。

看着這一幕,梁月一個想法在腦海里慢慢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