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 連載中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

來源:外網 作者:困的睡不着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困的睡不着

終南山,世人只知終南山有全真教,卻不知終南山下有一座破敗的道觀。那一天,古井觀的人橫空出世,從此名冠天下!古井觀唯一扣扣群:683117908,進群需要驗證,請備註你在酷匠的名字,消費過的讀者10塊就可以申請,..展開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章節試讀:

日出終南山,古井觀!
黎明時分,腳下穿着千層底布鞋,身上只穿着一身淡色粗布衣裳的青年背着個泛黃的挎包走出古井觀,從昨天晚上就到觀門口沒有離開的陳三金用雙手搓了搓脹痛的臉露出一絲僵硬的笑容:「先生,早」
「你就不詫異,為什麼只有我這麼一個人隨你出山?」
陳三金說道:「家訓告誡,只要古井觀出人,不論什麼人都得以禮相待,哪怕就是從觀內飛出來一隻麻雀,陳家的人也得躬身行個禮」
陳三金一頓,又着重的重複了一句:「這是祖訓」
確實不是陳三金恭維,陳家祖訓有三條流傳至今近百年,只有第一條是約束陳家人不許內訌,後面兩條一是陳家如遭逢大難就來古井觀尋求庇護,最後一條則是面對古井觀的人必須以禮相待,不可忤逆。
陳家每代族長一直謹記着,儘管多數人都不明白後面兩條意味着什麼,但能當族長的都不是蠢貨,陳家的發跡史上就就牢牢記載着古井觀三個字。
「這麼給面子?」青年愣愣的笑了,很呆的撓了撓腦袋自言自語的說道:「沒想到祖師爺還挺有正事呢」
「請問先生如何稱呼?」
「姓向,名缺」青年悵然說道:「走吧,我們下山」
兩人下了山丘,一夜沒睡的盡忠騰的一下從地上爬了起來,見到下來一前一後的兩個人豁然一愣,然後神色如常的打了聲招呼。
自從給陳三金當助理鞍前馬後十幾年了,何盡忠還從來沒有見過,陳三金會心甘情願的走在人後面。
三人朝着山外而去,不是原路返回,身為終南山原住民的向缺知道有條近路一天的時候就可以直通山下。
「你們陳家,出了什麼狀況了」
陳三金眉頭緊皺,自從進入終南山以來一直還算是雲淡風輕的表情有了一絲猙獰,言語之中透露着一股難以言明的無奈。
「事發三個月前,春節剛過,我們陳家正在進行的十六宗商業操作開始陸續出現狀況,首先肯定不是資金鏈斷裂,而是各種莫名其妙的原因導致的,兩個月的時間裏這些生意全都處於停頓狀態」生意上的事對陳三金的打擊並不算大,寶新系的資金雄厚到他們可以毫不費力的把攤子支撐下去,接下來的敘述才真正的讓他感覺到了惶恐:「一個月前,我們陳家的直系親屬開始出現異常,我一兒一女一個出了車禍昏迷不醒一個卧病在床查不出病因,我兄弟姐妹三人除了我以外有兩個都出了差錯,我老婆也神經錯亂瘋瘋癲癲的,姓陳的在這一月內幾乎都沒能逃脫厄運」
陳三金幽然的說道:「和人斗其樂無窮,陳家不懼,但和天斗卻無從下手」
陳三金這段話說的有些莫名其妙,何盡忠知道陳家出事的始末但卻不知道他這句離譜的話是從何而來。
向缺回頭淡淡的看了陳三金,說道:「從你們立家以來,古井觀交代你們陳家的,沒有忘記吧」
「一直謹記」
&
–>>
nbsp;
向缺繼續說道:「如果你這次沒來古井觀,半個月後你的身上同樣也會出狀況」
陳三金眼神巨變,其實陳家所有的人都倒了但只要他還站着,寶新系仍能屹立,但他要是出了事,陳家這面大旗可就真的折了。
「希望觀里,能幫陳家度過這個難關」
「這是必須的,祖宗留下的因果我們後人得接着,不然那不是離經叛道了么」
「你長期身居高位掌控數不盡的錢財人員,日積月累身上自然凝聚了常人不具的勢,一般的狀況是沒辦法出在你身上的,所以你的家人首先遭了殃,但時間一長你也架不住吞噬,早晚也會出事就是時間問題而已」向缺背着手有些不爽的說道:「這是再打我們古井觀的臉啊,誰啊這麼調皮呢」
何盡忠有點懵了,出身哈弗商學院的高材生有點迷惑,他發誓他聽懂了這兩人嘮的嗑但卻不明白是啥意思,感覺自己腦袋是不是有點短路了。
「那······」陳三金權衡着說道:「先生,知道問題出在哪了么」
向缺咧嘴笑道:「知道,無非就那麼回事吧」
······一天之後,終南山上下來的三人在山腳下上了一直等待的那三輛越野車,然後直奔唐山而去,全程高速,一天半後進入市區,三輛越野車穿過市區到達唐山東北部郊區。
郊區有座小山,比古井觀所在山丘要大得多的小山,從山下到山上修了一條雙排四車道的路,直通山頂,路兩旁聳立着參天大樹,這條路修建的時候這些樹栽下的時候唐山的民眾曾特意來觀看過,有小道消息曾說,路兩旁載下的這些樹光價值可以在京城三環內買套三居室了。
山頂有幾處房子,其中最大的一所房子,至少在目前的唐山來講,幾個別墅區都沒有建出比它大的房子。
後來房子建好後,工人曾經在外面說過,人家建的不是別墅,是私家園林。
房前,院外,立着一個牌坊,上面刻着兩個字「陳氏」
山下,通往山上的路旁停着一溜的車,車旁站着一堆的人,這裡有陳家的親戚也有寶新系的高層,翹首企盼着寶新大佬的歸來。
陳三金不在,對他們來講主心骨就沒了。
主心骨回來了,陳家的變故似乎就有眉目了。
三輛越野車停下,向缺卻沒下車。
陳三金十分不耐的搖下車窗,探出腦袋:「都給我滾回去,都他么的挺幾吧閑唄,有多遠滾多遠,不消失的以後就永遠都給我消失,操」
這一刻,陳三金恢復了在寶新系的強勢,身上慣有的江湖習性也冒了出來。
這才是以往的陳三金!
車外的一群人在陳三金一嗓子下,連遲疑都沒遲疑,眨眼間鳥獸散,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一輛車開到山上,全都奔着山外開去。
在寶新系和陳家大院里,陳三金放個屁,只要是聽見的人就得當聖旨聽着!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