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秦烈武壇
大秦烈武壇 連載中

大秦烈武壇

來源:google 作者:渝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康 奇幻玄幻 渝鴻

這是道佛妖鬼,共存的世界周康穿越到一個剛剛被人殺死的少年身上,獲得了一套可以自我修鍊的功法,踏上了修行的道路他起初的目的只是尋找到失蹤已久的父親,順便在這毫無道理可言的世界活下去為了修鍊,他選擇加入大秦第一武道聖地,烈武壇卻不知烈武壇存在的真正意義是為了鎮壓妖邪幽魂他為何會被認定為邪魔歪道,道佛二門又為何因他頒佈數百年未曾動用的諭令?正與邪,誰對誰錯?天下因他而大亂,妖邪重現人間,面對這煉獄人間,他又該何去何從?這世界背後又有着怎樣的隱秘?展開

《大秦烈武壇》章節試讀:

第五章 烈武壇

原來,周康發現知客在自己說出要找陳浩的時候,眼神就一直向鏢局內瞄去,看向周康的眼神也是躲躲閃閃。

他便知道,知客定是沒說實話。於是就在離開鏢局後又偷偷折返,暗中窺視。

「這件事的水,越來越深了!」

周康叫停一位販賣冰糖葫蘆的小販,兩文錢買了兩根冰糖葫蘆,邊吃邊走,同時在腦海里思考着。

周楚啊周楚,你究竟牽着進什麼樣的事情里?

那件東西又究竟是什麼?你究竟是死是活?

就這樣拿着糖葫蘆慢悠悠走着,在經過一處小巷口的時候,周康只覺眼前突然人影掠過。

反應過來的時候,已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拉拽進了巷子。

周康頓時運轉元氣,擺出警戒姿態。

「你別怕,你別怕。我沒有惡意。」

話音方落,從巷內的陰暗裡走出一道綠色的身影,定睛一看,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年齡與周康相仿。

身着一件淺綠色團雲紋織錦,雙眼燦若星辰,眉秀如黛,瓊鼻小巧玲瓏,唇如胭脂。

周康心中驚嘆了一聲,面色如常,出聲道:「姑娘為何將我強行拉進巷子?」

「咦?」那少女第一次見到不為自己外貌所驚之人,輕咦了一聲,面帶驚詫,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周康。

笑話,前世那幾百T的老師可是白看的!

周康內心得意。

「那個,那個,糖葫蘆能給我一根嗎?」少女玉手舉起,指着周康手中另一根完好的糖葫蘆,語氣之中帶着些許哀求。

「啊?什麼?」周康一時間沒能明白她的意思,呆愣在當場。

「哎呀!我想吃糖葫蘆,你給不給。」少女嬌嗔着,絕美的臉龐浮起了一絲害羞的紅暈。

「哦哦哦!吶,給!」周康這才恍然大悟,毫不猶豫地將糖葫蘆遞給少女。

「哇,謝謝你!」

少女大喜,雙手接過,急不可待地揭開包裹着糖葫蘆的油紙,咬了一小口,細嚼慢咽地樣子讓不知道的人看到還以為她在品嘗什麼山珍海味。

「真好吃!」少女雙眼眯成了月牙,滿臉滿足。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少女看着周康滿臉的古怪之色,邊吃邊給周康解釋。

「嗯,怎麼說呢?我喜歡吃,但是家裡管得嚴。特別是街上這些小吃,他們從不讓我吃的。」

「冰糖葫蘆,這是我第一次吃到,要不是他們都忙着明日烈武壇的事,我還沒機會偷偷跑出來。」

「誰知道走得太急,忘記帶銀兩了。對了,我叫空筠溪,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周康,你也要去烈武壇嗎?」周康笑着說道,心裏卻在暗暗思量。

看穿着,看氣質,她絕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兒。

普通人家能吃飽就不錯了,誰還這麼講究,姓空?

「我是陪我哥哥去參加試煉的,我不參加。」

空筠溪將一串糖葫蘆吃了個精光,還意猶未盡地舔了一下櫻唇。

「我要去參加試煉,要不,同行?」周康邀請道。

「嗯,是該回去了,沒銀子什麼都做不了。」空筠溪歪着頭可愛地想了片刻,突然有些羞澀地看着周康。

「那個,那個,你能不能,再,再給我買串糖葫蘆?」

「管夠!走吧!」

周康笑了笑,發現自己跟眼前這個毫無心機,天真無邪的少女待在一起,自己竟漸漸也有些放鬆了起來。

「還有,還有那個手捏的糖人,聽明月姐說,又好吃又好看!」

空筠溪一下蹦起,開心得手舞足蹈,邊說邊拉着周康向外走去。

「好好好,都管夠!」周康由衷地笑着。

餘杭城城中心,有着一座通體黝黑的建築,佔地極廣,一陣陣對戰產生的巨響從中傳出,正是大秦烈武壇分壇所在。

烈武壇,大秦始皇帝所創,意圖以名、利將江湖散修歸集於一處,聽命於皇帝。

對外,可以抵禦外族。

對內,可以威懾世家,以及各個江湖勢力。

經過三百多年的發展完善,烈武壇中不僅有軍方的武修高手,也有各家族各勢力傑出英豪。更有道門,佛門入世傑出弟子。

皇室見烈武壇中的勢力駁雜不堪,不僅對烈武壇漸漸失去認同,也逐漸對皇室失去敬畏之心。

皇室便在百餘年前,宣告天下。

每年舉辦一次試煉,只要通過試煉,無視家庭背景,貧窮富貴,一律錄用。

同時在烈武壇開辦講壇,教授修鍊之法,成立藏書閣,搜羅天下武學功法,只要有功於烈武壇之人,皆可進藏書閣挑選一本功法。

此法一出,天下震動。

不說世家、江湖勢力這些底蘊深厚之所,平常百姓大有天賦出眾之人,奈何功法難得,有人終其一生也未能修鍊,天賦荒廢。

烈武壇此舉無疑成功獲取平民的信賴和推崇。

久而久之,烈武壇高手輩出,人才濟濟,被公認為大秦第一武道聖地。

世人無不以加入烈武壇為榮,每年試煉之時,天下各處前來參加的修士,猶如過江之鯽。

周康帶着空筠溪來到了餘杭城中心烈武壇分壇處,發現此地早已人滿為患,摩肩接踵。

有結伴而來的修士,也有陪伴而來的家人,亦有世家和江湖門派中人。

「筠溪,你兄長呢?」周康眉頭緊鎖,這麼多人,自己總不可能帶着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去擠人群。

「在那邊,那邊是各個家族專用的試煉報名地點!」空筠溪踮起雙腳,辨別了一下方向,抬起玉手指向了一個高台。

周康順着她的手指望去,除了空筠溪所指的高台外,還有其他三座,每個高台上都有一面旗幟在迎風招展。

世家、軍、道、佛,各自分別擁有一座高台。不僅優先給各自勢力的弟子報名,還可以招攬有實力有潛力的散修到自己陣營。

特權這東西,真的是處處都有。不過此時此刻我也想擁有特權啊!

周康在內心暗自腹誹了一聲,不過看着眼前黑壓壓一片的人群,又是一陣苦笑。

「我有辦法!」空筠溪似乎看出了周康的想法。

走到一棵樹下,空筠溪小心地折下一支小樹枝。

右手輕輕在樹枝上抹過,一道墨綠色的光芒在樹枝上一閃而過。

下一刻,樹枝的外形開始發生變化,緩緩立起。

最後,變成了一隻由樹枝形成的小鳥。

「你去告訴兄長我在這裡好不好?」

空筠溪把小鳥捧到面前,笑着撥弄了一下小鳥,將小鳥送上了天空。

小鳥撲騰了幾下翅膀,便向著世家所在的高台飛去。

「這是?」周康不由得看呆了,如此神奇的一幕周康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哪怕是《龍星熙耀》里也不曾提起。

「這是我家族的一種秘術,我不方便說太多,現在我兄長應該已經知道我在這裡了,我們安心等着吧!」空筠溪驕傲地說著。

片刻之後,就有一群人從世家高台上下來,浩浩蕩蕩地向著周康他們走來,沿途擋路的人,都被粗暴地推開,引起一片罵聲。

「筠溪,你怎麼又偷偷跑出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們多擔心!」

一個身材挺拔,面貌俊朗的青年急匆匆來到空筠溪身前。

他雙手拉起空筠溪的玉手,上下打量着,自始至終沒有看過周康一眼,將他當成了一片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