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大秦:我被我爹嬴政曝光了
大秦:我被我爹嬴政曝光了 連載中

大秦:我被我爹嬴政曝光了

來源:google 作者:夏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夏青 嬴瑜

穿越到大秦的夏青,正雄心壯志,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他那便宜老爹忽然告訴他:「兒子,別忙了,你爹我是秦始皇!」...展開

《大秦:我被我爹嬴政曝光了》章節試讀:

  公元前223年,秦橫掃六國,在即將消滅六國最後力量,楚國殘部時,國內突生大變。

  秦國丞相昌平君叛變,俘虜秦長公子嬴瑜逃往楚國,脅迫秦王。

  終,國破家亡,長公子嬴瑜死於戰亂。

  其母夏玉房得知消息,一病不起,三個月後鬱鬱而終。

  ……

  轉眼間,五年過去。

  這一天,咸陽城內濃煙四起,到處都是燃燒的書簡。

  「你們聽說了嗎,這扶蘇公子被皇帝陛下發配上郡修長城去了!」

  「哎,這誰不知道啊。始皇帝最近脾氣是越來越暴虐了,殺儒生,坑方士,焚燒列國史書,誰勸解殺誰,連公子扶蘇說話都沒用了。」

  「噓,你小聲一點,你不想活我們還想活呢!」

  夏青行走在街道上,四處都能聽見類似的聲音。

  可他臉上卻浮現一抹冷笑。

  若沒有秦始皇的一統天下,年年戰亂,哪一年不戰死個幾十萬人?

  如今局勢與戰時相比,已經好上千百倍不止。

  至於什麼苛捐雜稅,移民戍邊,這些士人上下嘴唇一碰,直接成為罪惡。

  殊不知,沒有移民戍邊,邊境重鎮失守,北邊的胡人,西邊的匈奴輕而易舉就能入主中原不說。

  就連剛打下來的百越,也能說反就反,屆時天下大亂,才是真正的民不聊生。

  如今邊境吃緊,一邊要照顧移民戍邊的人,一邊要建長城形成萬里戰線,修馳道,方便天下運輸,打破匈奴游擊的優勢,哪一樣不需要錢?

  內地的人只知道自己的苦,何曾考慮過邊境的人,考慮過前線的人?

  在夏青看來,如今大秦能維持這樣的局面已實屬不易,不加重賦稅就算了,還想着與民休養生息,輕徭薄賦,真是找死而不自知。

  冷笑中,夏青搖了搖頭,懶得理會這些自以為是,實則目光短淺之輩。

  他手裡提着一壇酒,還有一些肉,轉身走進一處巷子深處。

  那裡是他的家,是經歷了四年苦楚,去年才得遇貴人安置的家業。

  他並不屬於這個時代,前世,他乃是一個醫生,奈何一次國外醫學探討會回來時慘遭海難。

  醒來後他卻發現自己重生在一個十三歲的孩童身上,被楚軍綁架當做人質。

  幸逢秦軍伏擊,楚軍大亂之下,他才有機會偷了套楚軍的戰甲準備找機會偷偷逃離。

  沒曾想秦軍戰勝後,他被當做童子軍給俘虜了,直接送去做苦力。

  這些年,長城他去過,馳道他修過,甚至於驪山皇陵他也參與了修建。

  身邊的人不是凍死餓死就是活生生累死。

  眼看他就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一個面容威嚴,身材孔武的中年人下巡皇陵。

  那人見到他的第一眼,便嘀咕着什麼像,實在是太像了之類的話。

  對他一番考校後便把他帶出驪山皇陵,安置在咸陽城內。

  那人便是秦關,將他從水深火熱中撈出的貴人,咸陽城裡當差的大人。

  對此,夏青當然毫不懷疑,若不是咸陽城的大官,怎能從皇陵苦吏中提人,還安排得這般好?

  「吱呀!」

  一聲輕響,院子的門從外面推開,夏青剛回來,就看見秦大哥頂着兩個黑眼圈,眉頭輕皺,一臉苦澀的喝着悶酒。

  「秦大哥,你怎麼喝這麼多?」

  「自己的身體什麼樣,你自己不清楚嗎?」

  夏青心中一驚,急忙迎接上去,把手中的東西放在桌案上,一把按住酒盞。

  「夏青,你說要是你身邊的人都不理解你,甚至於你的兒子都在質疑你,你會如何?」

  秦關呵呵一笑,擺了擺手,似無意的問道。

  夏青心中一動,莫非是家中出事了?

  「秦大哥,每個人的經歷不一樣,地位不一樣,看待事物的眼光也不一樣,秦大哥身居高位,目光長遠,所行之事何須他人認可?」

  「更何況始皇帝還有被公子扶蘇質疑的時候,咱這小家難道還能比國家大事難料理?」

  夏青擺擺手,一臉安慰,卻沒留意到,面前的男人眼神驟然一凝。

  「哦,提起公子扶蘇,我倒是想看看,你對於此番始皇帝貶其上郡之事有何看法?」

  秦關眼神凌厲,聲音低沉道。

  夏青一怔,這秦大哥怎麼還對這事上心了?

  不過想想,官家之人,對朝局之事上心倒也無可厚非。

  既然秦大哥想聽,那就聊聊唄。

  「對於此事,依我的看法,陛下倒是良苦用心了。公子扶蘇從小身處宮中,雖有仁愛之心,卻不知真正的世間疾苦。而陛下從小為質,經歷過太多,才能將目光放在社稷根本之上。」

  「此番去上郡,讓公子扶蘇真正的了解世間疾苦,公子才能明白天下需要什麼。」

  夏青微微搖頭,暗自嘆息道。

  秦始皇,在歷史上就是暴君的代名詞,曾經夏青也這麼認為。

  直到他真正的經歷這個時代,才知道秦始皇的不容易。

  秦始皇死得早,扶蘇死的蠢,而那胡亥,本就不被重視,連被培養的機會都沒有,斷送江山也是死得不冤!

  秦關的眼神一陣明亮。

  終究,這世間還是有人認可始皇帝的做法的?

  這是一個明白人!

  秦關心中暗自想着,莫名有些興奮。

  「夏青,你的見解倒是獨特,這番話說出去,怕是得讓天下士子千夫所指啊!」

  「話說夏青,來咸陽也一年多了,你就沒點其他志向,例如當官,為民請命之類的?」

  突然,秦關話鋒一轉,盯着夏青道。

  「哈哈哈,秦大哥說笑了,我一個連自己是誰都不認識,連根都沒有的人,何談抱負?」

  夏青哈哈一笑,搖了搖頭。

  他穿越過來,雖然佔據了人家的身體,但卻沒有繼承前身的記憶,說起來也是相當的蛋疼。

  「哦,此話從何說起?」

  「為何說連自己都不認識,連根都沒有?」

  秦關一愣,這倒是他第一次問夏青的身世。

  「當年我記憶全失,一醒來就在楚營做人質。後來雖乘亂穿着楚軍的軍服逃了出來,卻被咱大秦的將士當做俘虜,發配勞役。」

  「可惜,當年一戰過去這麼多年,我也找不到人詢問我的身世了!」

  夏青嘆息一聲,提起這事就不免哀愁。這些年,因為此事,他吃的苦可真是太大了。

  「什麼,楚營人質?」

  「你在楚國當過人質?是哪一年?」

  就在這時,一道驚呼聲響起。

  夏青被嚇了一跳,猛地抬頭,只見秦關目光宛如刀鋒一般,死死的盯着自己。

  好凌厲霸道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