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衍天決
大衍天決 連載中

大衍天決

來源:google 作者:跳舞的煙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洛白 跳舞的煙灰

都市兵王為保國家文物意外穿越到玄天大陸正想何如在異世攪弄風雲,怒斬八方卻悲劇的發現:魁梧的身材沒了,健碩的腹肌也沒了......這下威風凜凜的黑龍十八手不成了歹徒興奮拳?手上珍貴的丹藥還被戒指吞了去造孽啊!可下一秒,卻成功激活了洪荒古戒於是乎……天下第一的玄功有了!來自洪荒的凶獸有了!........千言萬語彙成兩個字:真香!展開

《大衍天決》章節試讀:

我居然被一頭剛從蛋殼裡蹦出來的豬給罵了?

林洛白捏起小豬後勃頸的豬皮,拎了起來,左瞧瞧,右瞧瞧。

「你不就是頭豬嘛!」

「瞎了你的狗眼,老子是洪荒凶獸:太古吞天獸!」小豬四隻豬蹄擺動,掙脫了林洛白的手。

「洪荒凶獸?就你?那我們的洪荒凶獸怎麼落得這般模樣?」林洛白一臉的玩味。

「嚯……小癟犢子,還敢嘲諷老子,若不是我吞噬宇宙吃着正香,沒有絲毫防備,恆古之中一隻大手把我拍成這般模樣,不然像你這樣的兩腳獸,蘸着醬,成千上萬都不夠老子塞牙縫的。」

小豬憤怒地揮動着兩隻豬蹄朝着空中兇狠的比劃。

「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

「你還知道什麼?」

「知道個屁呀,我一睜眼就看見你這傻不拉幾的玩意在逗老子,我能知道什麼?」

小豬老氣橫秋的一扭腦袋。

我靠,這豬嘴真損,不過這貨可以吞噬宇宙,林洛白再次看向這小豬的眼神都有點灼熱。

「那你能帶我起飛不?」林洛白有點討好的問道。

「廢話!老子雖然被削了神通,但是帶帶你這小垃圾,還是綽綽有餘。」小豬不在意的點了點腦袋,不過又搖了搖腦袋。

「不過你這貨現在也太弱了,那人不是給你留了功法嘛!你先練着,要不然帶不動。」

「太衍天訣?」

「那人給你的,我哪知道?不跟你廢話了,老子剛醒,虛弱的很,吃完先睡會,沒事別來煩我。」小豬從蛋殼上掰下來一塊,塞進自己嘴裏,嘎嘣嘎嘣的咬了起來。

剛閉上眼睛,卻發覺林洛白還在此,小豬眉頭一皺,睜開一隻眼。

伸出一隻白嫩的豬腳,一下子將林洛白踹了出去。

此時的林大少爺很是無奈。

自己居然被一頭豬趕了出來。

那白嫩的豬腳,似乎還挺有力。

看來下次得帶着鍋進去。

這豬腳燉了應該很有嚼勁。

內視一番自己的身體,頓時愣住了。

原本堵塞的經脈居然暢通無阻,血氣運行極為順暢。

只是身上一股異味傳來,打眼望去,身上粘着一層厚厚黑黝黝的東西,腥臭無比。

實在無法忍受,一溜煙的跑回家中,等不及下人燒水,就一頭扎進了缸中……

洗完強撐着身體,回到房間,小環已經貼心的準備好了換洗的衣服。

林洛白坐在床上,回憶功法的運行路線,心神合一,寧神吐納,慢慢的運行起來。

一夜悄然過去。

林洛白睜開眼睛的一瞬間,就整個世界變得不一樣了,視線變得格外清晰了起來,甚至於飛過蚊子的腿,自己都看的到。

自己的經脈比昨天也壯實了不少,裏面還有少許金絲流動。

玄氣化絲,這是黃階的象徵,這一晚上的功夫,愣是從凡階橫跨三個等級步入了黃階。

這便是傳說中的洗精化髓吧?這不比直接服用歸元丹效果好上數倍?

這大衍天訣簡直是逆天。

想到原本頭疼兩三年解決經脈問題,此時已經迎刃而解,林洛白不由的心情大好。

看着桌子上的蛇羹,想起今早院里的毒蛇,不得不感嘆,這元帥府的辦事效率是真的高啊。

毒?

昨日一心在功法上,差點忘了自己被暗算這一檔子事。

如今想起來,不由得冷汗直流,這傢伙的防範意識太差了。

這件事情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經過了一夜,林洛白也知道自己的處境,要是得不到解決,恐怕同樣的事情會再次出現。

而這種敵暗我明的狀態,讓自己很不舒服。

要知道前世自己最厲害的科目就是暗殺。

可是回憶良久,仍然沒有想到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草草吃完了飯,林洛白向著家中藏書房中走去,還是感覺自己知識的儲備量滿足不了需求,其中諸多疑點,或者那裡會有答案。

林老爺子書房。

「怎麼樣?這小子今日沒出什麼幺蛾子吧?」林老爺子坐在桌前,問着身後的管家。

「沒什麼特別的,少爺昨天回去後,在院中的缸里洗了個澡,就去房間里休息了。」林府管家老尹說道。

「院里缸里洗澡?」林老爺子聽聞就吹鬍子瞪眼。

「這不知羞恥的混賬,成何體統!這混小子現在人呢?」

「少爺去了藏書房。」

「藏書房好啊,多看書好。」林老爺子點了點頭。

「嗯?等等!你確定這小王八蛋去的是藏書房,不是去的飄香園或者醉仙居?」老爺子一臉驚訝。

「是藏書房,少爺一大早上就去了」老尹重重點了點頭。

林老爺子一聽就坐不住了,在房間里來回的踱步,扯着自己的鬍鬚,忽然大叫一聲。

「老尹,你說這小子何時好好看過書?莫不會去藏書房裡縱火吧?」

「老爺,您放心,我看着少爺進去,一直在看書,這都一個時辰了,才過來的。」老尹嘴巴抽了抽,看向自家老爺。

「看書?這貨看了一個時辰書?」林老爺子驚得差點沒把鬍子揪下來。

沉吟片刻,林老爺子一擺手。

「既然看書,就暫時別打擾他了,讓他安安靜靜的看,等他把書看完了,你把他看過所有書送到我房間來。」

「是,老爺。」老尹說罷就要走。

「等等,那個,咳咳……春宮圖不是在二層嘛!我估計這小子在裏面也不好找,你一會過去把它放在顯眼的位置。老大不小了,看那玩意也比出去禍害人家姑娘強。」林老爺子吩咐了一聲。

「唉……也是該給這小子說門親事了,不能一直亂來呀。」

傍晚時分。

林老爺子書桌上擺了二十來本書,全是林洛白今天看過的。

老爺子一本一本的翻。

翻了半天,也沒見到春宮圖。

「嘶……」

整整一夜,林老爺子將林洛白看的書籍都翻了一遍,尤其是看了看林洛白用筆標註的。

這一晚,老爺子時而欣慰,時而搖頭,時而驚訝,時而嘆氣。

短短一夜就像川劇變臉一樣。

把這輩子的表情用的精光。

而林洛白此時正向飄香院走去。

這次,他可不是為了尋歡作樂。

自己中毒這件事情,事出突然,也頗為詭異,為了搞清楚這件事情。

林洛白理了所有思緒,回憶了當天的經過,查閱了不少書籍,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情況。

剩下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一個地方,就是昨日喝酒的飄香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