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滇南愛情故事之我的白富美小嬌妻
滇南愛情故事之我的白富美小嬌妻 連載中

滇南愛情故事之我的白富美小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江湖菜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星純 趙孟堂 都市小說

七年前,趙孟堂作為貧困村唯一考上大學的人他懷揣理想隻身來到了首都上學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憑藉自己的努力讓操勞了一輩子的父母過上好日子但卻在大二那年無意中得知父親身患癌症,將不久於世為了有錢給父治病,他做了愛情騙子,欺騙了看似叛逆實則內心極度缺愛的豪門大小姐林清純父親卻依舊撒手人寰,而趙孟堂自己也因為拿刀捅了欺負妹妹的人渣而入獄四年七年後,出獄的趙孟堂為了生計做起了大貨司機,卻在送貨的路上意外遇見了自稱被人追殺的林清純卻不成想,這只是林清純以愛為名的計謀……ps女主看起來小白兔,但很有心機展開

《滇南愛情故事之我的白富美小嬌妻》章節試讀:

趙孟堂第一次遇到林清純,是在京都最大的酒吧,朝暮里。

當時正在上大二的趙孟堂無意中從一個遠房親戚口中得知父親早在他上高三那年就被查出了胃癌,但直到現在都沒有接受到任何治療,只是靠吃止疼來緩解病痛。

得知了這件事情的趙孟堂立刻就給父親打去了電話,哽咽的問父親為什麼生了這麼嚴重的病卻不告訴他?整整瞞了他兩年,現在連遠房親戚都知道了,他身為兒子卻被蒙在鼓裡。

阿爹卻笑了笑說道:「幺兒,別哭了。這病看不好的。你考上大學走出了大山,以後有出息了,可以照顧你阿娘和阿妹。 這樣阿爹已經沒什麼遺憾了。」

趙孟堂聽見父親的聲音,眼淚就止不住的往下掉:「阿爹,能病好的,現在醫術可發達了,我馬上就回去接你,咱們來京都治病。」

阿爹嘆了口氣說道:「幺兒,有的時候我就在想,自己為什麼這麼沒本事,你小的時候咱家離學校遠,你每天上學都要走兩個多小時的山路。你好不容易考上大學了,我卻連你的上大學的錢都支付不起,還得讓你一邊上學一邊兼職。但是阿爹雖然沒本事,卻也不想成為你的累贅,你要是還聽阿爹的話,就好好上學,其他的什麼都不要想,不許回來。」

和阿爹打完電話後,趙孟堂一晚沒睡,阿爹從小就很疼他和妹妹,雖然家裡很窮,和趙孟堂同齡的人也都去打工貼補家用了,但是阿爹卻堅持讓他上學。

無論如何趙孟堂都做不到不給阿爹治病,不管病的有多嚴重,只要治療就有希望。趙孟堂用舍友的電腦查詢了一下做手術的價格,發現至少要40萬。但趙孟堂根本不知道在短時間內去哪裡湊到這麼多錢,畢竟趙孟堂昨天剛還完當月的助學貸款,現在手上只有幾十塊錢。就算去借高利貸,但他一窮二白的,也沒有什麼好抵押的,人家都不會借給他。

正當趙孟堂一籌莫展之時,他突然想起來,自己因為大一時參加了學校的跆拳道社團,曾被派出去打過比賽,並且得了市裡的第1名。當時就有個經紀人打個電話給他,讓他去打黑拳。不過趙孟堂當時覺得打黑拳是犯法的,便拒絕了。但現在他已經沒有那麼多退路了,當務之急就是趕緊攢夠錢,給阿爹治病。所以趙孟堂又撥通了那個電話。

打黑拳確實很掙錢,在經紀人的牽線下,趙孟堂第一次去出去打黑拳就賺了1萬塊錢。這讓趙孟堂瞬間充滿了信心,如果自己每天都去打的話,不到兩個月就能攢夠40萬。

但令趙孟堂沒有想到的是,這種黑拳比賽並不是天天都有的,尤其是這段時間京都警方正在對地下產業進行嚴厲打擊,如此一來,黑拳比賽一個月也只有兩三回。可是趙孟堂等不及,阿爹的病更等不及。於是趙孟堂便詢問那個經紀人京都周邊城市還有沒有打黑拳的。

那個矮小肥胖的經紀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趙孟堂,點了點頭,對他說道:「打黑拳都是當地的地頭蛇在管,外市的根本摻和不進去。只不過我還有其他更賺錢而且不違法的門道兒,我看你很適合。」

趙孟堂連忙問道是什麼。

經紀人不急不慢的說道:「去酒吧,做酒保。」

趙孟堂皺着眉頭問道:「做酒保能賺這麼多錢?」

經紀人淫笑着說道:「你這就不知道了吧,做酒保的時候要是被哪個富婆看上了,發展一下**,那富婆會虧待你嗎?」

趙孟堂一臉震驚的看着他,瞪大眼睛結結巴巴的說:「不……不,這不是做牛郎嗎?」

經紀人嘖了兩下,繼續說道:「你一個大男人臉皮怎麼這麼薄?做牛郎怎麼了,來找牛郎的都是既有錢又空虛的富婆們,你又不吃什麼虧,把她們伺候好了,還愁沒錢賺嗎?而且我看你也有這個資本啊,又高又壯,長得也帥,這才是真正沒有本的買賣啊,打黑拳還累呢。我要不是長得不行,我早去了。」

趙孟堂雖然還有些猶豫,但想到父親的病,咬了咬牙,便真的聽從了經紀人的建議去酒吧做酒保了。

朝暮里,京都最大最豪華的酒吧,整個酒吧都裝修的非常精美,似皇宮一般。酒吧里大多數年輕人都在舞池裡蹦迪,肆意玩樂,便整個空間中充斥着曖昧與荷爾蒙的氣息,而在藍紫色燈光的照應之下,更是為整個酒吧都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趙孟堂聽着DJ鬼哭狼嚎的嗓音,心裏暗自盤算着,要不今天下班就不幹了吧,再想想其他賺錢的出路。

因為趙孟堂已經來這裡三天了,一分錢都沒有賺到。在來之前他還專門給自己做了一下心理建設,現在看來簡直多此一舉,不要說沒人找他做牛郎了,他連酒保都沒有做好,由於沒有經驗,一瓶酒都沒賣得出去。其他的酒保都特別排外,看他是個新人,根本不願意搭理他。

趙孟堂無聊的站在吧台上,看着一個**正在台上跳鋼管舞,展露着自己曼妙的身形。剛開始看着還挺好,過了一會趙孟堂覺着沒什麼意思,便把頭轉了回來,卻在不經意之間,看到有一個西裝革履,穿的人模人樣的男人,居然趁身旁的那個女人低頭看手機的時候,快速的往她的酒杯里放了些白色粉末。

趙孟堂皺起了眉頭,心裏暗自給自己說著在酒吧里還是不要多管閑事的好,但當他看到那個女人拿起酒杯的那一刻,趙孟堂還是過不了心裏那一關,快速的走了過去,一把從女人手裡奪過了杯子,對那個女人說道:「不好意思,小姐。我剛才注意到您這個酒杯里有個小蟲子,要不您換一杯吧。」

但還沒有等那個女人開口,旁邊的男人就又把酒杯奪了過去,放在眼前端詳了一會兒,然後氣勢洶洶的對趙孟堂說道:「我怎麼沒有看見蟲子?你倒是說蟲子在哪裡?你這分明就是想讓我們再點一杯!多花一分錢!你最好快點離開,不然我找你們主管投訴,讓他開除你!」

接着那個男人又把酒杯放到了女人面前,恭敬的說道:「秦總,我檢查過了,沒有蟲子的。」

趙孟堂有些無語,他要是威脅點兒別的還好,結果就僅僅是去找主管開除自己,反正趙孟堂本身就不想幹了,便對那個女人說道:「小姐,這裏面確實沒有蟲子,但是我剛才看見你旁邊這位先生有趁您不注意的時候,往裏面下藥。你如果不信我的話可以找酒吧調監控的。」

女人托着下巴饒有興趣的看着趙孟堂,淡淡的說道:「不用了,我相信你。」然後又輕輕轉過頭面無表情的對那個男人說:「江助理,你被開除了,以後不用去公司了。」

那個江助理顯然一臉的不可思議,沒想到女人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把他開除了,他抓住女人的胳膊說道:「秦總,您怎麼能信他不信我呢?我給您當了好幾年助理了,我……我怎麼可能給您下藥呢,您……您可不能開除我啊。」

女人看着抓着自己胳膊的手,蹙起了眉頭,厭惡之意溢於言表。

這可把趙孟堂給噁心壞了,那個江助理也太沒品了,偷偷給人家女總裁下藥,結果被發現了還不承認,直到現在還在吃人家女總裁的豆腐,於是趙孟堂便直接一把拉開了江助理的手。江助理失去支撐,瘦小的身板直接趴在了地上,他爬起身氣憤的說:「你幹什麼啊?你一個小小的酒吧服務員,居然還敢打我?信不信我明天就能讓你在京都混不下去!」

趙孟堂心想着你不就是個助理,哪有那麼大本事啊。但還沒等他回話,那個女總裁便說道:「江助理,你最好現在就走,不然你明天一定會在京都混不下去。」

江助理聽了女人的話,似乎真的害怕了,便一個人灰溜溜的走了。隨後趙孟堂就一個人回到了吧台,繼續無聊的想着去哪裡找些賺錢的門路。

突然他感覺自己吧台的對面坐了一個人,抬頭一看,就是剛才那個秦總,趙孟堂隱約的感覺到她應該是來感謝自己的,想到秦總肯定有錢,如果能把酒賣給她,那自己還有高額提成的,於是便對她說道:「小姐,您好,請問是需要買酒嗎?」

秦總笑了笑,從包里隨手拿出了一張黑金卡放在了吧台上,紅唇輕啟的說道:「好呀,那來兩瓶黑桃a吧。」

趙孟堂瞬間激動,賣出去這兩瓶酒,酒吧單給自己的提成都小1萬了,趙孟堂連忙去找主管登記好,以最快的速度拿來了這兩瓶酒,一臉笑容的說道:「請問需要我幫您打開嗎?」

「好啊,你和我一起喝吧。」秦總用眼神掃過了趙孟堂,似乎很是滿意的說道。

趙孟堂連忙拒絕道:「不不不,酒吧有規定的,工作人員是不能喝酒的。」

秦總倒是沒有強求,只是自己一杯一杯的喝了下去,有時候還會看上一眼趙孟堂。

趙孟堂看她喝了那麼多,有些擔心她的安全問題,便說道:「小姐,我看你喝的挺多的了,要不剩下的打包帶回家?」

聽了趙孟堂的話,秦總眼神迷離的看向他,緩緩的湊在他的耳旁,嫵媚的紅唇輕聲說道:「弟弟,姐姐想知道你除了賣酒,還賣其他的嗎?」聽完這句話,趙孟堂整個人都僵硬了,這難道就是經紀人口中既有錢又欲求不滿的富婆?

秦總看着趙孟堂僵硬的身體,笑着用手摸了摸趙孟堂的腹肌,滿意的說:「怎麼樣啊,弟弟,姐姐就喜歡你這樣又高又壯的。哦,對了,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秦玥。」

秦玥看起來三十多歲,除了眼角的不太明顯的細紋,其他的地方都看不出來年齡留下來的痕迹,相反極具成**人的誘惑。趙孟堂想着自己又不虧,還有錢賺,便頭腦一熱便答應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和秦玥來到了一家五星級的酒店,趙孟堂坐在床邊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秦玥解開了上衣的扣子,露出了高聳白嫩的月匈部,趙孟堂看着那傲人的雙峰,瞬間感覺氣血上洶。

秦玥看着趙孟堂通紅的臉頰極其魅惑的聲音說道:「弟弟,你不會還是處男吧。」

秦玥還真的沒有說錯,趙孟堂一直在忙着學習,忙着賺錢,雖然他長得還不錯,有不少女生向他表白,但談戀愛對趙孟堂來說太奢侈了,他還要做兼職,還要學習,根本沒有時間陪女朋友,也沒有多餘的錢給她買禮物,所以都被趙孟堂拒絕了。所以趙孟堂不單是個處男,還是個連戀愛都沒有說過的處男。

因此在秦玥的追問下,趙孟堂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

秦玥立刻哈哈大笑,把上衣隨手扔在了地板上,然後緩緩的伏在了趙孟堂身上,輕輕的咬了一下趙孟堂的耳唇,看着趙孟堂瞬間泛紅的耳根,悠悠的說道:「那我太有成就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