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雕刻暖陽
雕刻暖陽 連載中

雕刻暖陽

來源:google 作者:閱十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童閱 黎瑾末

頂着盛世集團集團繼承人身份的黎瑾末又失憶了,《中庸》里夾着的女孩照片與幼時的經歷困擾了他多年直到他遇到那個女孩兒,他的世界才逐漸明朗遇到黎瑾末之前,童閱愛畫畫愛跳舞;遇到黎瑾末之後,童閱愛吃醋——陳醋也一樣一朝被媒體懟上熱搜,她學着做個「好太太」哪知有黎先生寵着,這黎家的太太……太好當了!展開

《雕刻暖陽》章節試讀:

萬豐商場開在大學城附近,漳州藝術大學的斜對面,直線距離二百米。雖然是周四,但因為周圍的大學生多客流量大,商場的生意很火爆。一樓是商超,能滿足消費人群的基本需求;二樓經營珠寶手錶高端奢侈品配飾;三、四樓是品牌服裝;五樓、六樓是餐飲電影城**,七樓往上是寫字樓。四部室外觀光梯上上下下,人群換了一撥又一撥。

還沒過馬路,黎瑾末就看到了秦博安停在停車場的黑色牧馬人。

一路上秦博安沒有給他打電話,看來約會還沒有結束。他從車子副駕車夾里拿出一張取貨單,鎖了車門去商場二樓取給外公定的禮物。

接過取貨單,店員看了內容想起來經理交代的墨玉棋子。忙請黎瑾末稍等進了後間,不一會兒小心翼翼提着一個盒子輕輕置在桌上,打開讓他查驗。這可是他們這個季度最大的訂單了,在他們店裡走定製的都是熟悉的那幾個客戶,眼前這個客人倒是第一次來,還是這麼年輕的男孩子,店員都有些懷疑他能不能看懂玉是真是假。

眼前是一套墨玉製成的圍棋棋子,黎瑾末不懂這玉也不愛下圍棋,但是秦博安很愛和老爺子來幾局,這套圍棋也是秦博安特意定的,明天回c省正好帶回去。

他隨手捏起來一顆,其色重而質膩,紋理細緻,漆黑如墨。五顆一個小包裝盒,整齊的碼在大盒裡。示意店員收起來,他交完尾款提着棋盒向樓下走去。

店員咂咂嘴,將他簽字的小票收起來,夾到售貨憑證里。真是有錢人,一套十幾萬的定製墨石,就做了棋子。

黎瑾末將票據撕毀後扔進垃圾箱里,抬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家意大利牌子的男士配飾店,玻璃櫃檯前立着一個白衣服的女孩,距離得近,他甚至能看到她衣服上的粉色刺繡暗紋,是一隻只小巧的蝴蝶結,和她發上的髮帶很襯。女孩腳邊放了一個淺綠色手提袋,他沒有記錯的話是剛才路過的那家店的logo。

店員正探着身子在熱情的介紹着兩款商品,女孩看着面前的兩個精緻的盒子,一枚藍色的領帶夾和一枚黑色的。她拿起這個又拿起那個,大概是不知道挑選哪個,她的臉上寫滿了糾結。

黎瑾末的腳步已經不由自主的挪了過去,指指那枚藍色的領帶夾,說道:「選這枚。」

「謝謝。」聽到建議心頭立馬就有了主意,她最害怕選擇了。「請幫我把這個包起來。」翻包,找出銀行卡,支付。

她沉浸在心喜中,絲毫沒有注意到給她出主意的是誰,更沒留意那人說完了就走了。

「這款很合適的,是我們店裡的限量款,只有這一枚。相信您父親戴上一定好看。」店員麻利地裝好包裝,開好票據給她刷卡支付。

看女孩好像並沒有注意到剛剛與她說話的人,店員瞧一眼外面,一臉笑意盈盈,她敢保證這門口偷拍的男孩子肯定喜歡眼前的這個小女孩:「好像有人在給你拍照。」

聽到店員的話,女孩收銀行卡的手停頓了,扭頭看向周邊,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她笑笑收起銀行卡,道了謝離開。

黎瑾末剛舉起手機來,店員就看過來了,他慌忙收了手機向電梯走去。和執行任務時跟蹤偷拍不同,他覺得對方隨時會發現他,如果被抓住會被說是偷拍狂吧,他只能佯裝鎮靜地扶着直梯扶手不敢回頭。出了商場他將棋子放到後備箱,又乘觀光梯直接上了6樓。

6樓有一個全國連鎖的電影院,秦博安向來約會都會選擇看電影,黎瑾末就坐在商場的休息椅上邊玩手機遊戲邊等他。他看了排片資訊,秦博安看的電影還有十八分鐘結束,這款遊戲班裡的同學推薦給他的,說是無聊的時候可以立馬有事情做,能玩半個小時都停不下來。他沒有覺得很有意思,大概只是為了掩飾剛剛的心虛而點開的。雖然遊戲並不怎麼樣,但的確可以打發一下時間。

他做事情認真,即便是打遊戲也很投入,所以秦博安和一個蠻漂亮的女孩子說說笑笑地齣電影院瞧見他的時候,他還在盯着手機屏幕。

秦博安上前拿走他的手機,給他保存了遊戲進度塞到他口袋裡。

「你好,我是何曉妍。」女孩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紹,還伸出了友好的手,「你是博安好友吧,很高興認識你。」

何曉妍看見他的第一眼就知道這個坐在休息椅上玩遊戲的大男孩就是秦博安提了半下午的好友。跟秦博安形容的很像,個子高高的,陽光乾淨,很是吸引女孩的目光。

黎瑾末微微頷首勉強笑笑算是打了招呼。

中午的蛋糕被他們倆吃完了,秦博安手裡提着兩個購物袋,應該是下午逛街買給女孩子的新禮物,還有那個女孩背着的新款包包,正是樓下店裡的櫥窗款。

何曉妍有些尷尬地將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別介意啊,小末末記不住女孩名字的,臉也認不清,不過只要你跟我站在一塊,他一百米開外就能認清你。」秦博安摸摸女孩柔順的頭髮,安慰道。

黎瑾末幾不可見地白他一眼,難道不是因為他換女朋友的速度太快,他根本來不及認識嗎?

「那我就放心啦,不過你這朋友挺有意思的。」何曉妍沒有在意,她覺得這個面容冷峻的男孩子還挺酷的。看他默默走在前面帶路,她接着又小聲地問了一句:「他有女朋友嗎?」

秦博安一臉認真的否定:「當然沒有,他喜歡的是男生。」

聲音剛好能傳到前面人的耳朵里,看到前面的身形一頓,秦博安偷笑起來,何曉妍也跟着笑起來。

黎瑾末攥了攥拳頭,又緩緩鬆開,他默默告訴自己大庭廣眾之下,不能動手,不能動手,動手就是默寫五個小時的校規。

三人下到5樓的火鍋店一塊吃晚飯。

不知秦博安講了什麼好笑的事情,那女孩笑得很開心,此時此刻他們看起來相處的很愉快。雖說才是第一次見面,但女孩是藝大的新生,有才有顏,秦博安人長得帥氣大方又浪漫,看起來美好極了。

這不是黎瑾末第一次吃狗糧了,即便是不同的女孩子,他也能強烈的感受到秦博安會在不久跟這個女孩說再見。在他眼前的這個女孩和以往的女孩們沒有任何區別,她們有喜歡秦博安錢的,有喜歡秦博安顏的,秦博安可以給她們想要的任何,但她們都給不了秦博安他想要的。每一個坐在秦博安身邊笑的燦爛的女孩大概都不知道還有多長時間就要經歷失戀了吧。

黎瑾末低頭吃東西,心裏想着手機里的照片,也不知道拍上了沒有。

吃完飯秦博安把何曉妍送到漳州藝大校門口,依依不捨的告別,黎瑾末在車上等着他。

夜色籠罩着藝大,藝大校門口的噴泉已經開了,池邊鋪了燈帶,隨着水流升起落下,帶出五彩斑斕的顏色。他拿出手機翻出相冊,點開僅有的一張照片。這是一個半身的背景照,還有一些虛了,只有半邊臉還模糊看不清樣子——因為店員突然看過來,他慌忙收手機才沒有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