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修仙之贅婿歸來
都市修仙之贅婿歸來 連載中

都市修仙之贅婿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郭靈韻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嚴芳 郭靈韻 都市小說

三年磨一劍,一朝龍抬頭!在武者橫行的世界,我一名修真者該何去何從,常青說:我太難了!展開

《都市修仙之贅婿歸來》章節試讀:

瞬間,整個謝家噤若寒蟬,都知道謝家和葉家關係不合,但葉家在謝元慶大壽這天送上一口大鐘,這是不是太過分了?

謝元慶雙眼微眯,看向門口那邊,這個局面應該在他意料之中。

葉家來人並不多,就家主葉希和四名隨從。

不過當看到這四名隨從的時候,謝元慶大驚失色,那赫然就是四名武者。

那四名武者身上氣息內斂,但沒走一步就有一股無形的壓力逼迫過來,讓在場眾人都只覺得心中壓抑。

”父親,眼下怎麼辦? ”

謝林憂心忡忡,這次葉家有備而來,看樣子是吃定了他們謝家。

”曾先生在哪裡? ”

謝元慶問道,現在他們也只有靠他們謝家身後的那名古武者曾樸了。

”曾先生到現在一直未曾出現。 ”

謝林猛然反應過來,心裏頓時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謝老先生大壽,我葉家怎能不來道賀,這口大鐘就是給謝家的大禮。 ”

葉希已經走了過來,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

”你這是什麼意思,非要在今天跟我謝家撕破臉皮嗎? ”

謝林喝道。

”謝兄此言差矣,我們可是來送禮的,而不是來找茬的,這次我一共備了三份大禮,這口鐘呢是第一份。 ”

葉希笑道,隨後拍了拍巴掌,一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站在葉希的身後。

謝林面如死灰,這人正是他們謝家一直供奉的古武者曾樸,但現在卻是站在了葉希的身後。

直到現在謝林才想明白一些問題,為什麼在曾樸出手幫忙之後自己父親的傷勢還不見好轉,那是因為對方根本沒盡心儘力。

”這是第二份大禮,不知謝老先生可還滿意? ”

葉希看向謝元慶,微笑道。

謝元慶建立謝家,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此刻他反而很是平靜,說道: ”這兩份大禮我都收下了,那第三份大禮又是什麼? ”

此刻在場的賓客見此情形都已經溜的差不多了,誰能想到在今天葉家會突然上門來找謝家的麻煩,他們可不想趟這渾水。

況且他們也看的明白,謝家的古武者倒戈相向,沒有古武者的謝家毫無勝算,謝林那三腳貓的功夫也根本不夠看,而謝元慶已經老了,這一次,謝家必亡。

”在東華,誰不知道張釗是我的心腹,可現在他卻被人打了個半死,人家來參加你們謝家的宴會,結果你們就是這樣對待賓客的?所以我也是來給張釗討回公道的,這第三份大禮便是送你們謝家人上西天。 ”

葉希淡淡說道,眼下的謝家拿什麼跟他斗,在他眼裡,現在的謝家就是一隻螞蟻,可以隨意踩死。

”簡直是虛偽至極,想對我謝家動手就直說,何必搞這些彎彎繞繞? ”

謝林冷笑一聲,只覺得可笑。

葉希卻是搖了搖頭, ”話可不是這麼說的,我要是不幫我手下出頭,那以後誰敢跟着我葉希?正好我也想看看,究竟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打我的人! ”

郭靈韻滿臉擔憂的看向常青,這件事情因她而起,她自己有很大的責任。

”沒事! ”

常青只是拍了拍郭靈韻的手背,安慰道。

”一條狗打了也就是打了,怎麼,你還想為那條狗找回公道? ”

常青起身走了過去,對此謝元慶和謝林都是鬆了口氣,常青現在便是他們謝家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

”俗話說打狗也要看主人,我佩服你的膽氣,但不認同你的愚蠢,你當真以為我葉家的人是誰都能打的? ”

葉希看向常青,這樣的一個生面孔根本不值得引起他的重視,自己這次有備而來,謝家拿什麼擋?

”對了,這次事情的原委我也了解了,既然我是來給張釗討回公道的,那自然也要把他做不了的事情給做了,把你妻子賠給張釗,我可以大發慈悲,放你一條狗命。 ”

葉希看了一眼常青背後的郭靈韻,也怪不得張釗會如此痴迷,原來也是一個大美人。

常青忍不住笑了笑,但眼裡儘是寒意。

”謝家主,麻煩給我夫人帶下去休息,我怕有些人的眼神玷污了她! ”

謝林猶豫一下,但隨即便將郭靈韻帶了下去。

郭靈韻滿臉擔憂的看向常青,但此刻常青的眼神卻是給了她一種不容置疑的感覺,於是她只得跟着謝林一起離開這裡。

葉希怒極而笑,道: ”得罪我葉家的人沒有什麼好下場,既然你這樣愛護你的妻子,待會兒我便要讓你親眼看着,她究竟會被多少人招呼。 ”

常青面無表情,只是抬起手一巴掌虛揮下去,空氣中一道巴掌聲響起,只見葉希的臉上多了一個巴掌印。

這一幕讓葉希身後那五人皆是一愣,沒想到這個年輕人居然也是一名大成武者,而且對內力的掌握程度已經爐火純青。

沒等葉希說話,常青就開口說道: ”別跟我放狠話,因為那沒用,別侮辱我妻子,因為我會要了你的命。 ”

葉希頓時心中一寒,下意識的退了幾步,嘶吼道: ”把他給我弄死,至於謝家,就讓他們再苟延殘喘一會兒。 ”

那五名武者瞬間便來到了葉希的身前。

而同時,由謝元慶帶頭,所有謝家人都擋在了常青的身前。

”常先生既然是我謝家的貴客,那就沒有要讓常先生一人對敵的道理。 ”

謝元慶沉聲說道。

”謝家的好意常某心領了,但此事因我而起,一碼歸一碼,而且常某就是要讓所有人知道,辱了我常某的妻子,那就是等同於找死。 ”

常青的聲音還在謝家人耳邊回蕩之時,他的身影卻是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葉希的身後,一把掐住了葉希的脖子。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以至於讓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至於葉希那邊的五名武者,更是滿臉的不可置信。

此刻葉希渾身僵硬,後背升騰起無盡寒意,一隻有力的手正掐住他的脖子,讓他動彈不得。

”你想怎麼死? ”

如死神的喪鐘在敲響,一聲一聲叩擊在葉希的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