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方晟
方晟 連載中

方晟

來源:外網 作者:仲雲峰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仲雲峰 都市言情

一邊是高冷女神,一邊是霸道御姐。兩個同樣身世成謎,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而因為他引發的爭端緩緩展開,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展開

《方晟》章節試讀:

周一早上剛上班,縣委辦主任陳復達就接到新上任縣委書記韓子學的電話,十分鐘內安排車輛和相關人員到鄉鎮視察!
「韓書記,頭一站先去哪個鎮?」
「上車再說!」
放下電話陳復達困惑地搔搔頭。他當縣委辦主任十一年,先後換了四任書記,最難伺候的就是這位韓書記:首先是喜怒無常,前一分鐘還笑眯眯,轉眼就會大發雷霆,翻臉比翻書還快;其次是對細節講究到苛刻的程度,上周五看到縣委辦發的紅頭文件,認為紅顏色不夠鮮艷,立即要求全部銷毀,換彩墨後重印;還有頭腦里不斷翻花樣,導致頻繁改變主意,令縣委辦所有人忙得焦頭爛額,私下說韓書記剛來了五天,工作量比以前五個月還多。
九分二十秒,韓子學帶着江秘書步出大樓,陳復達已安排妥當:十五座公務車,成員有組織部梅部長、宣傳部井部長、建設局、農業局、海洋局等相關部門局長。
車子駛出大門,韓書記才慢吞吞說:「去興灶鎮。」
陳復達迅速打電話通知興灶鎮黨政辦,要求安排會議室,整理回報材料,若有可能聯繫鎮上規模較大的企業做好參觀準備。
黃海縣內河流眾多、水網密布,一路上橋也比較多,當駛過一座雙拱水泥橋時,韓書記陡地問:「建設局老張呢,這座橋叫什麼名字?」
張局長一愣:「大概是……溱龍橋吧……」
韓書記命令江秘書:「查地圖!」
過了會兒江秘書瞟了張局長一眼,輕聲道:「白馬橋。」
再開了十多分鐘,韓書記又問:「這座橋叫什麼?」
張局長額頭直冒冷汗:「應該是……是……邱王橋……不知對不對?」
江秘書同情地說:「不對,是禹高橋。」
車子繼續前行,五分鐘後韓書記問:「這座呢?」
張局長快崩潰了,垂着頭象是檢討:「不,不知道……」
「停車!」韓書記大吼一聲,車裡所有人都嚇得一哆嗦,只見他指着張局長說,「下車,給我立即下車,站在橋旁邊把名字想好了告訴我!」
可憐的張局長為官二十多年,何曾遇過今天這種窘境?在眾人的注視下一步步下了車,垂頭喪氣站在橋邊。
韓書記一揮手:「開車!」
三十多分鐘後車子抵達興灶鎮,遠遠看到幾輛小轎車停在「興灶鎮人民歡迎您」的標牌下,路邊一群人顯然是鎮領導率領的歡迎隊伍。
韓書記霎時臉沉下來,吩咐道:「車子不停,直接過去!」
公務車加速從路口駛過,歡迎人群全都驚呆了,呆若木雞看着遠去的車子。
「下一站是哪個鎮?」韓書記突然問。
陳復達已有被直接打臉的感覺,尷尬之餘陪着笑臉道:「再往東就是海邊了,只有一個鎮叫三灘鎮,經濟總量、增速均列全縣倒數第一……」
「就去三灘鎮!」韓書記想了想補充道,「不要通知,直接過去看看他們在幹什麼!」
已被打過一次臉,這回陳復達壓根不敢打電話:「是,是。」
車上領導們都有種預感,今天韓書記要大開殺戒,斬落幾名官員立威,剛才張局長算一個,接下來不知是哪個倒霉鬼。
三灘鎮,縣領導暗地裡都叫它三嘆鎮:鎮領導們接待縣領導時嘆口氣;回報工作時嘆口氣;送別時嘆口氣。究其原因是三灘鎮的經濟太差了,如果按沿海發達地區鄉鎮建制標準,它早應該撤鎮合併給興灶鎮。
早在八十年代初期,三灘鎮可謂紅得發紫,當時近海淺水區每年春季繁殖着大量鰻魚苗。因為鰻魚苗無法人工培育,日本人又特別喜歡吃,國際市場需求量非常大,最高峰時每尾價格50元以上,被稱為「軟黃金」。三灘鎮原來就是從海邊小漁村發展起來的,家家戶戶都有船,長年在海上討生活。市場上興起鰻魚苗熱後,絕大多數漁民都花大價錢換噸位更大的船,添加人手,以捕撈更多的鰻魚苗。那幾年漁民們確實富得冒油,小洋樓、鄉間別墅爭先恐後建成,酒樓、舞廳、浴城比比皆是,最流行的說法是三灘鎮人打麻將,在一百面額沒問世前,輸贏不是一張張數,而是拿尺量;現金不是塞在口袋裡,而是扛着大袋子進麻將館。三灘鎮的富裕可見一斑。
俗話說盛極必衰,一方面過度捕撈使得鰻魚苗資源日漸枯竭,三灘鎮漁民不得不到更遠的海域,從而增加了捕撈成本;另一方面杭州灣那一帶由於海水溫度度,刺激鰻魚苗繁殖,連續幾年取得大豐收。導致鰻魚苗價格大跌,最低谷時只有4、5元錢一條,抵銷出海的人工費用都不夠。三灘鎮漁民們遭到毀滅性打擊,很多人因為高投資而債台高築,至少一半漁民用不起大噸位船索性拖上岸閑置在自家屋後面,形成三灘鎮獨特的「家家有院,院里有船」的奇觀。
捕撈是三灘鎮的支柱產業,鰻魚苗價格崩盤後全鎮經濟一敗塗地,加之這裡離縣城七十多公里,交通不便,外來資本不敢隨意過來投資,結果造成僅有幾家鎮辦企業奄奄一息,全靠政策扶持硬撐着。
鎮領導們多次到縣裡要資金、要政策,可相關部門也不是獃子,同樣一筆錢投給投資環境好、產業鏈完備的鎮,與投給三灘鎮相比,哪個更能出成果?幾十萬、上百萬扔到水裡還能濺點水花呢,放到三灘鎮等於扔進無底洞。
所以三灘鎮領導們歷來採取的態度就是得過且過,熬到一定資歷設法調離。
公務車一直開到三灘鎮黨政辦公室門前,朱正陽剛好捧着一疊文件信件準備分發給各個領導,見這麼大架勢兩腿都有點軟,第一反應是立即打電話通報。
韓書記一擺手:「這位小同志別打電話,帶我到各個辦公室看看!」
朱正陽暗暗叫苦,只得當起了嚮導,那瞬間感覺好像漢奸帶着日本鬼子進村掃蕩。
此時鎮書記丁平正在辦公室前翹着二郎腿看晚報的八卦版,鎮長牛好文拿剪刀精心修剪窗台上的盆景,其他幾個鎮領導有的還沒上班,有的湊到一起談論昨天的牌局。
當韓書記黑着臉走進辦公室時,不啻於天兵天將從天而降,一個個慌得不知所措,茶杯都打翻好幾個。韓書記耐着性子繼續走,很快來到經發辦。
王主任昨晚喝多了,早上根本沒來上班,方晟獨自坐在電腦前,將上個月的工業數據錄到電腦里進行比較分析,正琢磨得入神,身邊突然多了個人,以威嚴的口吻問:
「你在幹嘛?」
方晟從沒見過韓書記,奇怪地打量他一眼,這才發現後面黑壓壓全是領導,意識到此人來頭不小,正準備回答,韓書記卻搖搖手道:
「不管你在幹什麼,總之是我看到的唯一真正做事的人,你,跟我走。」
方晟一頭霧水跟在後面,朱正陽趁人不注意沖他豎豎大拇指。
一群人來到院里,韓書記問:「附近有什麼企業能步行過去?」
黃副鎮長上前一步道:「韓書記,右側兩百多米是鎮里規模還可以的振峰紫菜廠。」
「過去看看。」韓書記道。
大隊人馬來到廠門口,韓書記問:「廠里多少工人?」
「兩百多。」
「上個月產值多少?凈利潤多少?」
「這個……」黃副鎮長根本沒看上個月的月報。
「廠里退休工人有多少?今年即將退休的有多少?」
「嗯……大概一百多……」
韓書記臉色一變:「什麼大概,究竟多少?」
「我,我,我不太清楚……」
「分管經濟的副鎮長,這點最基本的數據都敢說『不清楚』,難怪三灘鎮經濟抓不上去!經發辦主任哪去了?」
方晟只得幫王主任撒謊:「韓書記,他身體不太舒服,早上打電話到辦公室請了假。」
「他倒病得巧!剛才的問題,你能不能回答?」韓書記盯住他問。
方晟毫不猶豫道:「報告書記,振峰紫菜廠有工人216人,退休工人142人,今年即將辦理退休手續的22人,上個月產值165萬元,凈利潤為-4.7萬元。」
韓書記可不是那麼容易被糊弄,轉向發改委何主任道:「查下報表,核實數據是否正確。」
何主任當眾打電話到辦公室,隔了會兒微笑道:「小夥子連小數點後的數字都說對了。」
韓書記臉色稍霽,指着遠處廠房說:「這麼大規模的企業,這麼多工人,為什麼辛辛苦苦生產一個月反而虧損,黃鎮長說說看。」
黃副鎮長戰戰兢兢道:「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國內市場競爭激烈,產品銷路不暢;二是設備多年未曾更新換代,生產力和生產效率低下……」
「打住!」韓書記不悅地說,「官話套話,放到哪個虧損企業都能用,這位小夥子你分析分析。」
剎那間,方晟覺得幾個月以來的努力真沒有白費,還是那句話,功夫不負有心人!
他不慌不忙說:「其實黃鎮長說得不錯,虧損的直接原因的確是銷路不暢,但銷路不暢的根本原因是什麼呢?經營意識跟不上市場脈搏!」

《方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