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鳳還巢,神醫毒妃拒承歡
鳳還巢,神醫毒妃拒承歡 連載中

鳳還巢,神醫毒妃拒承歡

來源:google 作者:熹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鳳女 熹妃 現代言情

剛剛下完大雨的街道,泥濘不堪,此時大齊國的街道上擠滿了圍觀的人群「哎,你說,那武將軍家的嫡女二小姐明明是天定的鳳女,為何好好的就變成妖孽了?」....展開

《鳳還巢,神醫毒妃拒承歡》章節試讀:

破舊的敬辭庵門前,一個嬌小的身影正焦急的踮腳四處張望着,一雙眸子掛滿了擔憂,一直直到不遠處出現了一抹弔兒郎當的身影,才算是鬆了口氣。

「小姐,您怎麼才回來?」

武青顏擰了擰眉:「不是說了么,叫我的名字就好,別小姐來小姐去的。」

三年前,她莫名穿越到了這身體上,睜開眼睛便是破廟破屋破山坡,只有這個雙喜跟自己相依為命,一口一口的喚着她小姐。

她真的很想問問,誰家的小姐這麼寒酸。

雙喜和武青顏相處了這麼久,早已習慣了武青顏性子上的改變,笑了笑,很是討喜:「小姐就是小姐,無論小姐記不記得奴婢,小姐永遠是奴婢的小姐。」

武青顏挑眉,「雙喜,你其實有事瞞着我對不對?」

雙喜頓了頓,忽然很是滿足的笑了:「小姐失憶了之後,性格好了不少,雙喜不想讓小姐想起那些不開心的往事,小姐難道不願意和雙喜相依為命了么?」說著,還不忘拉着武青顏的手臂使勁地搖。

武青顏無奈了,每次雙喜只要一擺出這副討好的嘴臉,她便沒了脾氣,不是她性格好,而是她沒有說,這雙喜長得和她前一世的妹妹一模一樣,而上一世,她的妹妹卻因為幫她擋了子彈而慘死在了戰場上。

往事歷歷在目,如今武青顏又怎麼不心疼,這個在異世與自己一直相伴至今的雙喜?

韓碩攙扶着白衣男子走了過來,見着武青顏和雙喜笑逐顏開的樣子,酸了吧唧的呢了一聲:「女兒家就是矯情。」

雙喜一愣,這才注意到了兩個陌生的男人和一條狗,雖然是嚇得小臉白了幾分,卻還是顫抖着身子將武青顏護在了身後。

「你們想要幹什麼?別打我家小姐的主意!」

韓碩一愣,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放心,我眼睛還沒瞎,看不上這個母夜叉。」

武青顏挑眉看着韓碩那無限擴大的笑聲,忽然從懷裡掏出了一粒小藥丸,拉過雙喜的同時,準確無誤的將那藥丸仍在了韓碩的嘴裏。

「嘔……」韓碩一陣乾嘔,掐着自己的脖子,轉眼朝着武青顏瞪了去,「你給我吃了什麼?」

武青顏拍了拍手:「你太吵了,這葯里含着麻核,足夠你三天說不了話的。」

韓碩大怒,開口又想說什麼,卻發現自己發不出來了聲音,急的乾瞪眼。

雙喜見此,得意的揚起了面頰,對着韓碩很是鄙夷:「敢惹我家小姐?小心我家小姐讓你一輩子說不了話。」

這話不是她吹牛,而是自從她家小姐醒過來之後,不知道為何,對藥材特別有研究,經常還自己做小藥丸。

這三年多,隔壁村裡的人,有個病有個災的都來她們這裡看病,也正是因為如此,她家小姐被人稱為妙手回春的仙女。

「好了,別鬧了,他們兩個是在山裡迷路的,又受了傷,我帶回來看病的。」說著,吩咐了雙喜一聲,「你先幫着將那白衣男子扶進去。」

丫鬟點了點頭,上前幾步,同着憋了一肚子氣的韓碩,將那白衣男子先行攙扶進了屋子。

從頭到尾,白衣男子沒有說過一句話,打量了幾眼身邊的雙喜,心中已經瞭然了一切。

雖然他不清楚這三年武家這個二小姐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但是現在顯而易見的是,這個當初只懂得留口水的傻子二小姐,現在不但不傻了,還練得了一手的好醫術與一些靈活的防身本領。

屋子裡雖然很簡陋,卻很乾凈,那白衣男子坐扶在了炕上,武青顏也拿着一些瓶瓶罐罐的走了進來。

簡單的掃了一眼白衣男子,武青顏淡淡的道了一句:「把衣服脫了。」

韓碩聽聞,又要炸毛,但奈何他也受了傷,現在又被武青顏灌了啞葯,就算再氣,也只能坐在炕頭干喘粗氣。

白衣男子仍舊淡定,輕輕道了一聲:「好。」之後,當真伸手解開了自己的衣衫。

猙獰的刀傷暴露在空氣之中,裏面的森森白骨清晰可見,雙喜嚇得白了臉色,趕忙掉頭跑了出去。

武青顏卻是連氣息都沒有顫動一下,摸了摸男子那微微變黑的皮肉,開口道:「你這些壞死的爛肉必須割下去才能縫合,你能忍么?」

男子的胸膛起伏了幾下,似是在笑,沒有多餘的恐慌,平靜開口:「動手吧。」

武青顏見那男子沒有半分的懼怕,眼中多了幾分賞識,在這個沒有麻藥的年代,割肉簡直就是酷刑,就算是在她以前的那個年代,有些病人被打上了麻藥還要露出幾分懼怕,可這個男人,從始至終都是在輕笑着,似乎這傷根本就不在他的身上。

武青顏心裏雖這麼想着,手上卻不再耽擱的已經將燒紅的刀尖,對準了男子發黑的爛肉,快速剔除,清理,包紮,手法極其幹練。

她上一世是某醫學院碩士,後參軍成了junyi,本打算一輩子造福軍隊,卻因為她身為軍人妹妹的慘死,而對戰場有了莫名的恐懼。

男子安靜的躺在炕上,面具下狹長的眸子,無聲的注視着,全神貫注幫着他清理傷口的武青顏,和他現在身上的疼痛相比,他真的很好奇,究竟這三年發生了什麼,可以讓一個傻女變成現在這般模樣。

武青顏最終將兩塊木板,固定在了男子受傷的腿上,然後用手敲了敲,見綁的很結實,這才鬆了口氣。

抬起了面頰,伸手擦汗的同時,見那男子攥成拳頭的雙手,不禁敬佩的點了點頭,真是一條漢子,光是這份隱忍勁兒,就讓她佩服。

不過佩服是佩服,就算是親兄弟還是要明算賬的……

「該給銀子了。」武青顏說著,走到了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疼痛在身子里無限的蔓延着,男子緩了一會,才輕輕地道:「不知道姑娘打算收多少診金。」

「這個嘛……」

武青顏的話還沒說完,忽然聽見院子里響起了一個很是粗狂的聲音:「仙女姐姐在不在?仙女姐姐人呢?」

武青顏一見是隔壁村子裏的王大壯,知道肯定又是帶着他娘來看病的,轉眼見雙喜走了進來,趕忙吩咐了一聲:「雙喜,你和他算算診金,我出去給大壯娘看病。」說著,一溜煙的功夫,人已經站在了院子里。

雙喜將手中的熱茶放下,上前幾步,正想開口算藥費,卻見那男子忽然伸手,慢慢將臉上的面具拿了下來。

隨着那面具慢慢離開了面頰,一張絕世容顏,展現在了雙喜的面前。

面如凝脂,眉目淺澈,眼角微微上揚,嫵媚卻不失俊朗,薄薄的唇,色淡如水,光是這副臉面,便足以將,『眉目如畫,公子如玉』,這八個字全譯的淋漓盡致。

雙喜嚇得當即震在了原地,看着那張臉好半晌,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三,三皇子……」

是啊,她根本忘不掉三年前,那無意的一眼。

長孫明月見了雙喜那驚愕的樣子,滿意的點了點頭:「沒想到你還記得本王。」

雙喜大氣不敢出,只是一個勁的點頭:「當年三皇子對小姐的救命之恩,奴婢不敢忘。」

「很好。」長孫明月笑,正要繼續說什麼,卻聽外面忽然傳來了武青顏的大嗓門。

「雙喜,仔細算着診金,別算少了,不然下次我吃肉的時候你啃骨頭——」

長孫明月順着聲音朝着窗外望了去,只見喊完一句話的武青顏,轉頭對着面前一位年邁的老太太,正笑着又開了口。

「劉奶奶,您這風濕年頭太長了,就算是用藥,陰天下雨還是會犯疼的,這次的葯我給您加了一些劑量,您放心,我一定會養好您的病。」

老太太很是感動,拉着武青顏的手,**眼眶:「真是謝謝武雙喜了,我這家窮,給不起藥費,不如武雙喜就嫁給我這個兒子得了,也好讓他照顧你。」

一句話,讓王大壯紅了面頰,垂下了臉,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害羞的模樣,還真是夠人喝一壺的。

武青顏見此,被雷的不輕,卻不敢傷了老人家的好心,只能笑的推脫:「劉奶奶,我不着急。」

屋內,長孫明月沉下了幾分眸光,伸手從腰間扯下了一塊玉佩,扔在了雙喜的手中,淡柔一笑,足以攝人心扉:「這玉佩先壓在你這裡,待本王離開,告訴你家小姐,若想要診金,拿着玉佩來找本王。」

雙喜顫巍巍的拿着玉佩,不敢還嘴的點了點頭:「知道了,三皇子放心。」說著,似想到了什麼,又補充了一句,「只是眼下我家小姐已不記得曾經的事情,還請三皇子不要為難我家小姐。」

長孫明月再次側目朝着窗外而望,凝脂的面頰如刀削,薄唇輕動,呢喃了一句:「似乎不見得只是失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