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鳳瑾之楚傾凰北荒小說
鳳瑾之楚傾凰北荒小說 連載中

鳳瑾之楚傾凰北荒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和離後公主她被迫飼養病嬌反派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和離後公主她被迫飼養病嬌反派 都市言情

【男強女強+爽文+雙馬甲+病嬌】命運捉弄,九州大陸最強帝姬重生在西齊花痴小公主身上,一朝蘇醒,震驚天下。 渣男指着她鼻子罵? 她冷煞喝令:「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商界霸主是她手下,九州最尊貴天子是她大哥,威名遠播大將軍是她二哥,天下最牛逼勢力之主是她老爹。 哦對了,她身邊還有一個病嬌獠牙小狼崽,兇殘時殺人如探囊取物,奶萌時如蠢蠢小兔子……只是這小兔子總是不安分地想爬牆,怎破?展開

《鳳瑾之楚傾凰北荒小說》章節試讀:

[]

脖子上傳來一陣刺刺麻麻的痛感,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咬她,就像雪貂的爪子在撓她的脖子一樣,只是這疼痛稍微有些不太一樣。

「殿下,」少年的聲音回蕩在耳畔,「殿下,我……」

頸間痛感越發清晰,楚青凰驀地抬手一揮。

砰!

少年被她一掌掀翻,從床上摔了下去!

楚青凰睜開眼的同時,眼底一片煞氣。

蹬蹬蹬。

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忽然傳來,十幾個帶刀護衛簇擁着一個白衣錦袍男子匆匆走了進來。

目光掃視殿內一周,男子看着楚青凰,眼底的嫌惡被很好地隱藏了起來,俊美如玉的臉上露出一派不敢置信的鐵青:「這是在幹什麼?」

那表情,活像看到妻子跟人偷情似的震驚憤怒。

楚青凰沒說話,緩緩從床上坐起身,沉默地打量着這華麗貴氣的殿閣。

雕樑畫棟,富麗堂皇。

綉紋繁麗的雲帷垂落,高處懸掛的鳳鳴宮燈照得殿內一片燈火通明。

跟她以前居住的寢殿大致相似,只是這間寢殿風格太過奢靡,跟她的性情不太相符。

目光微轉,落在被她踹下床的男子身上,楚青凰眸色深了深。

少年一襲黑衣,身形修長矯健,已在最短時間內翻身而起,此時正一動不動地跪在地上,姿態恭謹,卻無端顯出幾分桀驁不馴。

額前墨黑髮絲垂落,卻沒有遮住臉上那半片鷹紋面具。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此時狀態不對,此時縱然憑着一股強大的自制力在剋制,卻依然無法垂在身側的雙手因攥緊而泛白,甚至冒出道道青筋,像是在忍受着極大的痛苦。

楚青凰用最短的時間在腦子裡整理着此時的情況。

「身為公主影衛,不但以下犯上冒犯公主,居然連下毒的手段都使了出來?簡直不知死活!」冰冷的聲音出自白袍男子口中,鳳瑾之冷冷看着楚青凰,「請公主殿下立即下令將扶蒼處死!」

楚青凰思緒被打斷,有些不悅,面無表情地抬眸看他:「出去跪着。」

黑衣少年薄唇微抿,正要起身離去,卻聽楚青凰再度開口:「鳳瑾之,本宮說的是你。」

什麼?

鳳瑾之不敢置信地看着她:「楚青凰?」

楚青凰冷冷重複:「本宮讓你出去跪着,你聽不懂?」

鳳瑾之聞言,面上驟然泛起憤怒之色:「堂堂公主殿下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跟男人行魚水之歡?」

此言一出,殿內空氣瞬間降至冰點。

楚青凰眼底色澤逐漸凝結,看着鳳瑾之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然而鳳瑾之卻像是沒發現似的,鄙夷嘲諷的聲音聽着毫無感情,除了厭惡還是厭惡,「楚青凰,如果這伎倆是你試圖激怒我的方式,那麼我告訴你,就算你用盡手段,我也絕不會對你妥協!這輩子我都不可能喜歡上你!更不可能和你圓房!」

「跟你成親是聖旨所逼,是你動用公主特權強求而來!你能逼得了我的人,卻控制不住我的感情,我喜歡宜靈,只喜歡她一個人!」

「你得到我的人,卻得不到我的心!」

「你給我聽好了,我不喜歡你!這輩子都不可能喜歡上你!」

一句句強調,像是歇斯底里的咆哮。

「閉嘴!」

「楚青凰,如果你還要一點臉,請你以後不要再使出這麼下作的手段――」

「本宮讓你閉嘴,你沒聽見?」楚青凰驀地抬手一揮,還在憤怒叫囂的男人瞬間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沉冷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臉上,少女嗓音如冰,「敢以下犯上,對本宮出言不遜,你好大的膽子!」

鳳瑾之被狠狠地摔在地上,摔得他眼冒金星,臉色疼得扭曲:「楚青凰,你瘋了?!」

楚青凰沒什麼表情地注視着摔在地上的男人,嗓音清冷:「鳳瑾之,你冒犯本宮,按照皇族律法,就算當場處死也不為過。」

鳳瑾之表情一僵,正要爬起來的動作緩緩頓住,抬眸看着楚青凰的目光變得陰沉:「你說什麼?」

「本宮說的話,你聽不明白?」楚青凰目光冷漠。

鳳瑾之站起身,拂了拂袍袖,目光鄙夷地看着楚青凰:「你又在搞什麼鬼?以為這樣就能吸引我的注意力,讓我就此喜歡上你?楚青凰,我告訴你――」

「來人!」楚青凰驟然冷喝一聲,雖嗓音嘶啞卻絲毫不掩冷厲氣勢。

鳳瑾之聲音一卡,隨即聽到齊刷刷的腳步聲響起。

殿外很快進來四個身穿甲胄黑袍的侍衛,齊齊單膝跪下:「公主殿下!」

「鳳瑾之對本宮不敬,以下犯上侮辱謾罵本宮,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什、什麼?!

不但鳳瑾之臉色猝變,便是跪在地上的四個侍衛也齊刷刷愣住:「公主殿下?」

他們沒聽錯吧?

公主殿下是要把駙馬鳳瑾之拖出去打板子?

「還愣着幹什麼?」少女聲音清冷悅耳,卻透着不容拒絕的冷硬,「拖出去!」

四個侍衛這才確定他們沒聽錯,公主殿下的確是讓他們把駙馬拖出去打板子。

「是!」四人表情一振,高聲應道,「屬下遵命!」

話落之下,四個侍衛站起身,如狼似虎一般把鳳瑾之拖着往外走。

他們早看這個駙馬不順眼了,仗着公主喜歡他,真把自己當成了天王老子一樣,處處貶低嘲諷,在公主府里對其他人頤指氣使,動輒打這個罵那個,眼高於頂,目中無人,甚至連皇上最寵愛的公主都不放在眼裡。

真以為自己是金子做的?

「你們幹什麼?放開我!」鳳瑾之被粗魯地拖至門外,才從僵滯中反應過來,連忙厲喝,「放肆!你們敢對我無禮――」

「請駙馬恕罪,屬下奉的是公主殿下的命令,只能委屈駙馬爺了。」

鳳瑾之簡直不敢置信,失控地吼道:「楚青凰!逼我娶你的人是你,手段下作的人也是你,你不知反省,反倒惡人先告狀!你竟如此卑鄙無恥――」

「堵上他的嘴,再加二十大板。」

冷漠平靜的命令從殿內傳出來,嗜血無情讓人心悸。

鳳瑾之臉色徹底變了,他還想再說些什麼,然而很快,侍衛塞到他嘴裏的東西堵住了他所有的聲音。

隨即他被人按倒在地上,沉重的板子噼里啪啦砸下來,霎時疼得他臉色慘白:「嗚嗚嗚……」

楚青凰!

四個侍衛早已看他不順眼,平時又受了太多的窩囊氣,這會兒逮着機會幾乎使出了所有的力氣,板子專挑不致命卻脆弱的地方下手,疼得鳳瑾之幾乎在地上翻滾。

慘叫聲全部被堵在喉嚨里,哪還有一絲風度可言?

公主府里的下人聽到動靜,不由自主地全部圍觀了過來。

看見駙馬被按在地上噼里啪啦打板子,而且打得那麼慘烈,三下五除二的功夫,袍子下的白褲就已經看見了一片血色,個個臉色劇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駙馬爺挨打?

這是怎麼回事?公主以前不是最喜歡駙馬爺嗎?

雖然作為被賜婚的駙馬,鳳瑾之自打跟公主殿下成親之後就一直表現得極為不滿,動輒對公主冷嘲熱諷,從來不願意跟公主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事實上,按照皇家的規矩,駙馬若是不得公主召喚,是根本沒資格跟公主一起用膳的。

但公主殿下喜歡他,為了他願意打破一切規矩,只是鳳瑾之不識好歹,根本不領公主殿下的情,處處甩臉子。

公主一直忍讓,因為喜歡,所以委曲求全,然而公主越是退讓,鳳瑾之越是變本加厲,以至於從最初的冷漠不滿到後來的冷嘲熱諷,再到現在,幾乎都敢指着公主的鼻子侮辱謾罵。

沒想到今天居然被當眾打板子。

公主殿下這是突然間開竅了,還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鳳瑾之楚傾凰北荒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