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連載中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來源:外網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鳳傾九慕承淵 歷史軍事

她本是狠厲風行的鬼手神醫,一朝穿越新婚之夜,冷麵王爺掐脖要求配合。鳳傾九邪魅一笑,要配合是吧?翻身上馬,佔據主權,直呼王爺你不行!冷麵王爺:」你若乖乖的,這日子本王也可同你過下去。「鳳傾九拿來文房四寶,大字揮灑,拍在了桌子上:」老娘休夫!拿着休書下堂做棄夫去吧!「展開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章節試讀:

第九章難道又要本王照顧你一夜不成?
自從那日之後,慕承淵直接派人封了祠堂,再無人打擾。
鳳傾九樂得自在,整日里在祠堂侍弄藥草,悠閑輕鬆。
藥材喜濕,她須得日日翻土澆水。
這日,她正在採摘藥草,眼前忽的出現一雙銀線綉雲靴,耳邊響起低沉的聲音。
「幾日不見,你倒是活得自在。」慕承淵站在她面前,背着光線,五官俊美冷冽,周身仿若鍍了一層銀光,宛如天人。
鳳傾九在心裏冷嗤一聲,「有啥事?」
慕承淵漆黑如夜的瞳仁微動,薄唇輕啟,「今日回門之禮,我已備好了車。」
鳳傾九頓時覺得有些可笑,「三日回門,現今已過了幾日?」
慕承淵聲音微沉,面上涼了些,看向鳳傾九,「給你一炷香的時辰,我在府外等你。」
話落,他轉身離開。
……
馬車平穩行駛着,黎王府的馬車一向顯眼,街道旁不少人湊一起議論,指指點點。
「聽說黎王府新迎的那位王妃十分善妒狠毒,才入府就急着給月側妃下毒,結果被逮住了,大婚第二日就關了禁閉,連回門都回不了。」
「啊,鳳家大小姐教養竟有如此不堪?」
「誰說不是呢,向來如此,難怪她不受寵,一個惡毒的悍婦,黎王得倒了多大的霉才娶了她。」
路人談論聲音不小,鳳傾九慵懶地靠在馬車上,平靜的沒有反應,甚至還打了個哈欠。
慕承淵冷冷的看向她,「你不生氣?」
「有什麼好生氣的,不就幾句閑話,又不是真的,」她依舊懶懶散散的,忽然輕嗤了一聲,「再說了,要生氣的不該是你?你的小嬌妻可還真是什麼王府秘辛都往外倒騰。」
鳳傾九心知肚明的,黎王府上下一向嘴最嚴了,除了月心眉,沒有第二個人。
慕承淵劍眉一挑,強調,「你的確給她的手下了毒。」
「是是是,我下的毒,行了吧?別吵我休息。」
她敷衍的不行,簡直想白他一眼,跟打發人似的,懶都懶得辯解,說完就支着額頭閉眼進入小憩。
男人面色一變,看着她白皙乾淨的側顏,眸子危險的眯了起來。
正在這時,馬車突然一停。
「王爺,王妃,丞相府到了。」
鳳傾九緩緩睜開眼,彎身鑽出去,先慕承淵一步下了馬車。
算起來,這還是她第一次來原主的娘家。
鳳宅處處都透着闊氣宏偉,一抬頭,巨大的燙金匾額寫着龍飛鳳舞的丞相府三個字。
門口的家丁很有眼色,看到是黎王府的馬車連忙跑進去通報。
鳳府的人很快出來,以鳳褚為首,笑臉相迎,除了鳳丞相,原主的庶母趙氏和庶妹鳳紫瀾都在,身旁站的挺直的,便是她的庶哥,鳳褚。
原主雖然是嫡女,以前在丞相府怕也過得不怎麼樣。
今日的回門怕是沒那麼順利。
入了丞相府,慕承淵察覺到身邊的人影空了,回過頭,目光正要搜尋鳳傾九的身影,落後他半步的鳳褚突然笑吟吟的開口,「王爺,這邊請,近日我得了一副新的畫作,還請王爺一起品鑒幾分。」
他略一點頭,隨着鳳褚去另一旁。
而鳳傾九則被家丁領着,進了正廳。
氣氛格外陰冷嚴肅,沒有看到慕承淵和鳳褚的身影,但是鳳丞相等人卻是在。
鳳丞相背着手,聽到腳步聲便轉過身,國字臉橫眉倒豎,怒不可遏,未發一言,便突然先一巴掌朝鳳傾九的臉摔去。
「孽障,丞相府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啪!」的一聲,驚呆了眾人。
鳳傾九臉龐火辣辣的疼。
剛一進門,就被當著這麼多下人的面給了個下馬威,所有人都覺得,鳳傾九總歸是難堪委屈的,她應該紅着眼掉着眼淚解釋或跪下求家主寬恕。
可鳳傾九隻是狠狠一笑,眼底浮現冷戾,「敢問丞相大人一句,我怎麼給丞相府丟臉了?」
「孽障,你還敢有臉問?未婚便對黎王糾纏不清,鬧出那等醜事,害得整個丞相府被人恥笑!婚後還不知收斂,做出給王府側妃下毒那等善妒之事!」
聽着這些話,鳳傾九笑了,只是眼裡溫度褪盡。
她能想像得到,從前的原主該有多孤立無援,又有多絕望,父親自私,眼裡只有利益,對她只剩苛責,丈夫更是冷血無情。
一旁看戲半天的鳳紫瀾淺笑着起身,安撫暴躁的鳳丞相,「爹爹消消氣,姐姐應該只是一時糊塗。」
說完,乖巧單純的面容又看向鳳傾九,眨了眨無辜的眼,「姐姐,事情已經到這一步了,你還是乖乖和爹爹認個錯道個歉吧。」
鳳傾九冷冷一嗤,還真是前有豺狼後有虎豹。
這庶妹就更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怕是當初那件事情,也有她的一半功勞吧!
原主身上本就與慕承淵有婚約,再大的膽子也不敢未出閣就給他下藥。
鳳丞相額角暴躁地跳了跳,「丟人現眼的東西,給我跪下!什麼時候認錯什麼時候再起來!」
「我無錯憑什麼要跪!」鳳傾九挑眉冷戾的笑。
「你!」他氣得老臉扭曲,巴掌再一次揚了起來,作勢又要扇下去。
鳳紫瀾眼底浮現一絲幸災樂禍,而她微紅的眸子閃過戾氣。
就在這時,門口響起一道略帶嘲諷卻讓人心頭髮怵的聲音。
「住手。」
慕承淵一步步走了進來,骨脊勁直,身材高挑挺拔,說不盡的清冷矜貴,高不可攀。
強大的氣場鋪天蓋地席捲而來,讓人頭皮發緊。
卻見慕承淵直接忽視了他們,徑直走到了鳳傾九面前,溫潤的展顏一笑,「怎麼到這兒來了也不跟本王說一聲,讓本王好找。」
這般溫和親近的態度,莫說旁邊的鳳丞相和鳳紫瀾傻了眼,連她也怔愣了一下。
而後才在慕承淵的眼神微變中反應過來,他答應過她的要在鳳家面前演戲。
鳳傾九朝他笑了笑,自然而然地挽住了慕承淵手臂,很是親昵,「忘了,王爺莫怪。」
那幾個人怎麼也不敢相信,一直緊盯着他們看。
慕承淵看了一眼她的手,下意識皺眉,但鳳傾九暗中撞了他一下,他立即關切開口道:「手怎麼這樣涼?穿的這樣少,着涼了可怎麼是好,難道又要本王照顧你一夜不成?」
看似責備的口氣,卻只讓人覺得無奈和寵溺。
旁邊幾個人被塞了一嘴狗糧,目瞪口呆,看着鳳傾九的眼神詫異的彷彿見了鬼。
說好的不受寵呢?
說好的厭惡和嫌棄呢?
鳳丞相徹底痴愣住了,先前打過鳳傾九的那隻手,莫名地顫了一下。
早知道如此,一盞茶前……
而鳳傾九內心卻是翻了個白眼,還又要照顧一夜,這男人怎麼比她還能編。
她湊向男人幾分,壓低到只有兩人間能聽到的聲音,有些咬牙,「別以為我不知道,一入府就不見了,想看戲就直說。」
否則就憑一個鳳褚也能拖得住他?
男人勾了勾唇,偏頭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
而這一眼落在旁人眼裡,又是變了意味,只覺寵溺驕縱。
鳳丞相心臟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