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封神之我在商紂當昏君
封神之我在商紂當昏君 連載中

封神之我在商紂當昏君

來源:外網 作者:帝辛比干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帝辛比干

主角叫帝辛比乾的小說叫《封神之我在商紂當昏君》,本小說的作者是憨憨清河所編寫的穿越重生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竟穿越到了氣運即將耗盡的商紂?而且我還就是那個最昏庸無道的紂王帝辛?罵我好色?忍了!罵我嗜酒?也忍了!罵我昏君?絕對不行!拉龍族滅災患抗天庭,維護人皇權威!盈國庫普教育得民心,重振大商雄風!天庭西方闡教,我都不服人族神族妖族,我全都要我就是人皇帝辛!史上第一明君!展開

《封神之我在商紂當昏君》章節試讀:

在老皇帝身體還健康的時候,下面的皇子王爺,甚至都不能表達出想要成為下一任皇帝的想法。 皇帝,乃是一個王朝的絕對權威。 自古只有上一任皇帝死去之後,下一任皇帝才能繼位。 因此,若是若皇子表現出對於那個位置的渴望,未免就會有詛咒之嫌,亦或者謀逆之心。 皇家無親情。 這句話可不止是說說而已,自古皇室中人,大多都是在爭奪權力的時候死在了自己人手中。 為了王朝的延續,皇帝可以提前立太子,百官也可以上奏早日定下儲君,但唯獨有繼承之權的皇子,要在這方面避嫌。 而在老皇帝如今病重的情況之下,這方面的限制也就相對應的少了一些。 畢竟,誰也不能保證老皇帝會不會突然就沒了。 君不見老皇帝只是這幾年不能臨政,大離就已經爆發了各種內憂外亂,權力高度集中的封建王朝,長時間的群龍無首是會出大事的。 可是在未提前立下儲君的情況下,隨便找一個皇子繼承皇位也是不行的。 且不提選擇的這個皇子是否有擔任社稷之重的才能,能否讓其他人服眾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面對萬萬人之上的地位誘惑,沒有人會覺得自己弱於他人。 屆時,爭鬥一起,損害的還是大離的底蘊。 因而,在老皇帝的默認之下,有着繼承之權的皇子若是對那個位置有心,便可以使盡手段來證明自己的才能。 這期間,甚至結黨營私這種皇帝曾極力杜絕之事,他也同樣選擇了默許。 否則的話,成王又怎麼敢堂而皇之的在京城打造自己的勢力,並且公然對那些官員進行拉攏。 可以說,只要不用惡意手段謀害其他的競爭者,那麼什麼手段都可以使出來。 可即便如此,就算已經鐵板釘釘會是下一任皇帝的人選,也沒有一個皇子敢在老皇帝未曾賓天之前,公然挑破這最後一層窗戶紙。 哪怕是老皇帝自己都不在乎,也沒有人敢去違背。 這是這種封建王朝的統治形式之下必然的產物。 只有保證了皇帝的絕對權威,繼而才能保證這個國家不會因為發生騷亂。 而為了保證皇帝的絕對權威,這塊遮羞布就算快要被扯爛了,也必須要掛在哪裡。 真以為趙全有在大離境內四處宣傳裕王乃是「賢王」之事,沒有人能查到帝辛的身上? 這種事上,那些人不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但是帝辛要是敢觸碰禁忌,哪怕以他現在的名聲和功績,也頂不住因此而被扣下來的一頂頂大帽子。 不過要是那些百姓自己說,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帝辛之前,下一任皇位的繼承者,呼聲最高的可是成王,還不是一點事就沒有。 有些事有些話,別人能做能說,他們卻要避諱。 左右就一句話,在有了能夠坐上那個位置的權力之後,相對應的也是受到某些限制。 …… 繞過最繁華的街道之後,人就漸漸少了下來。 人以群分,物以類聚。 縱然在京城建城之處,除了皇宮的位置之外,大部分的地方對於居住之人的身份,並沒有太大的限制。 但在發展的過程中,卻依然被分出了三六九等。 然後被默契的延續了下來。 其中,王府所在的周圍,居住的自然也就是一些達官顯貴。 沒有人願意見個人就磕頭行禮,所以大多數百姓,基本上不會踏入這些街道;而這些深宅大院中的人,基於各種規矩或者顏面,也不會像那些百姓一樣,從府內出來,做出圍觀之舉。 因而,越是靠近裕王府,圍觀的百姓就越少。 等到車隊徹底踏入裕王府所在街道後,道路兩側就已經沒有了圍觀之人。 然而車隊卻並未提起速度。 依舊是只比常人走路快一點的速度,車隊磨磨蹭蹭地抵達了裕王府的正門。 可是等到帝辛從車廂之中出來之後,看到的卻不是緊閉的大門。 兩座石獅子坐鎮左右,寬大的匾額之下,硃紅色的大門朝着兩邊洞開。 除了門口的小廝之外,隱約還能看到院內不時有着僕人婢女來回走到。 還不等帝辛說些什麼,門口的小廝就發現了停在王府之前的車隊。 視線在旗幟上繡的「裕」字之上停留了一下,穿着青色衣袍的小廝立刻反應了過來,躬着身子跑下了台階。 噌的一聲! 兩名離得最近的護衛立刻拔出了腰間的長刀,對準了跑來的小廝。 於此同時,其他的護衛也做出了戒備的姿勢。 撲面而來的殺氣,腰刀和長矛上反射的寒光嚇了小廝一跳。 他身子一抖,止住了繼續靠近的步伐,就在車隊之外,對着剛剛下了馬車的帝辛跪了下來。 「小人拜見裕王殿下。」 「放他過來。」 帝辛擺了擺手,示意那些護衛收起兵器。 這不是在邊疆,京城之內沒有人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刺殺一位王爺。 隨着軍甲的碰撞之聲,最前的兩個護衛將刀收回了腰間的刀鞘之內,然後朝着兩邊,放下了一條通行的道路。 「多謝殿下。」 謝過之後,小廝方才起身,又往前走了幾步。 不過因為之前的驚嚇,在靠近那些護衛的時候,他的雙腿仍然控制不住地有些顫抖。 不用帝辛開口,在他身旁的魏三就主動喝問道:「你是何人,為何會在裕王府內?」 小廝看了看魏三,又大着膽子看了一眼裕王,然後才戰戰兢兢地說道:「啟稟殿下,小人王五,是八爺府上的人。」 「小八?」 帝辛楞了一下,視線落在了小廝的身上。 他在離開京城之前,的確將一把鑰匙留給了齊王趙襄齊,讓他沒事派幾個下人來打掃一下,免得長時間不住人,好好的一個王府破敗下來。 原本這事應該是留守在府內的下人乾的,但帝辛當時為了表示離開的決心,連一個下人都沒有,所以就只能拜託給他這個八弟了。 而王五身上的衣服,也的確有一個屬於齊王府的標誌。

《封神之我在商紂當昏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