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焚天路
焚天路 連載中

焚天路

來源:外網 作者:洛神雨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洛神雨

展開

《焚天路》章節試讀:

黑夜中,月光下。四周依然靜悄悄的,只有風的呼呼作響,樹葉的飄落。

四周寧靜的可怕,也黑的可怕,就連那月光在這一刻,也被那到光所遮蓋。

眼眸中的光芒越來越亮,也越來越近,終於楚程看清了那是一把飛刀,飛刀急速飛過,擊中目標,然後一聲轟鳴。

正是原先打坐的地方,地面被轟開了一個小口。

楚程背後頓時冷汗涔涔,他知道,若是晚了一步就萬劫不復了。

他向後退了一步,腳踩到樹枝發著咔咔咔的聲響,楚程握起佩劍,全身戒備。

楚程知道這飛刀不是結束,而是開始s面還有更可怕的敵人在等待着他。從這把飛刀上的氣體流動,可以判斷出來人是先天高手!

可這先天高手為何來刺殺他?楚程來到這世上好像沒有得罪過什麼人,難道是朱勇?

來不及思索,下一刻,一把刀刃劈向他而來。

楚程一聲冷喝,這人刺殺他就算了,竟然在快要突破的時候打斷他,一定要將這刺客留下!

聞道者朝生夕死,阻人問道一途,本就是不死不休大事!

楚程立馬一劍刺出,與那柄大刀碰撞了在一起,發出嗡嗡之聲。楚程手心大震,長劍倒飛,身軀退後五步才生生止住。

楚程暗道先天高手果然厲害!自己此時有傷在身、還不一定是這刺客的對手。

「咦?有幾下子。」黑衣刺客一聲驚咦,有些驚訝這小子竟能抗衡這一刀之威。

這黑衣人的確厲害,武道修為先天中期,若不是楚程剛好步入聚氣二層,說不定真被這一刀震傷。

兩人又交戰了一起,楚程畢竟修鍊一途太短,生死之斗太少,瞬間落入了下風。

「嗡!」黑衣刺客的大刀吐着可怕的光芒,一股殺氣毫不掩飾的肆虐着,想要一擊必殺!

「猛虎下山!給我受死!」

楚程急忙出掌格擋,真氣隨着掌勁而出!朝着黑衣刺客的頭顱砸下。

咚!

黑衣刺客被這一拳震的虎口打開,大意之下,險些噴出一口鮮血,強咽回腹,一刀劈下。

楚程急忙向後迴避,但還是左臂還是被這一刀劈中,鮮血四濺,露出白骨,若是晚了一分,左臂必定被劈斷!

黑衣刺客驚怒交加,沒想到這小子平日一副紈絝子弟的模樣,竟有如此強的實力,他必須快點收拾,不然等楚府那幾個先天高手察覺,這一次刺殺功虧一簣。

楚程大口吸氣,看着這黑衣刺客的氣息徒然增強,原以為成為修士,不用怕這些武道高手,甚至那些先天后期圓滿的武者都能一戰與不敗之地,看來還是他想多了。

只見黑衣刺客又沖向而來,楚程提起體內靈力,一步跨出!

一步塌下!四周震動!

楚程衝天而起,澎拜的靈力從體內而出,連同他的憤怒一同裹蓋腳中,隨着其右腳,一腳踩下!

瞬間地裂!

當楚程的右腳落下,整個世界如同被凝固靜止一般,除黑衣刺客周圍的地面轟轟塌陷。

黑衣刺客臉色大變,五年來再一次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機!

狂風呼嘯捲起,一棵棵樹木紛紛在這一腳之式中倒地。

「蹦天一式!開山!!!」

轟轟轟!!!

黑衣刺客來不及迎擊,身軀像是被巨大的壓力給禁錮,無法躲避,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一腳來臨。

噗Z衣刺客身軀被一腳踩下,轟然壓在地上,連噴三口鮮血。體內咔咔作響,就連肋骨也盡數碎裂!

「修士!!!為什麼!為什麼楚成會是修士!」黑衣刺客終於有了恐懼之感!如果早知楚成是名修士,他絕不會如此輕易刺殺!

這楚成的實力給他的感覺絕對比那墨跡還強!

墨跡是一名聚氣四層的修士,也與他交手切磋過,但絕不可能一式之下絲毫無還手之力!

楚程冷眼踩着趴在地上的刺客,冷冷道:「是朱勇派你前來刺殺我?」

黑衣刺客自然不會說,他清楚只要一說出口,讓楚程知道事實,下一刻他就會被殺死,至少現在自己還有些用處,不會立馬就死,他要找時機逃脫!

楚程見此人不說,冷哼一聲,右腳用力下踩,慘叫聲頓時升起。

「我敢保證,三息之內你不說,會死無葬身之地。」

「我說!我說!但求你給個痛快!」黑衣刺客連忙大叫。

「可以。」楚程點頭答應,收回右腳。

「好機會!」黑衣刺客暗道,強提站起,翻身一躍扔出煙粉彈。

砰!四周粉塵瀰漫,擋住了楚程的視線。

楚程並不着急,只見向前一指,接着就傳來一聲慘叫!

三把飛劍突然黑衣刺客身後出現,疾速刺去!!!

黑衣刺客大驚之下,來不及躲避,第一把劍一聲轟鳴,瞬間將手臂斬落,第二把劍刺中後背,直穿胸口。

一股絕望升起,黑衣刺客在第三把劍來臨時,焚燒體內真氣,先天高手與聚氣截然不同,但卻有些異曲同工之處,都是以氣!區別在於一個吸納的是靈氣,而一個是在丹田內凝聚一種真氣。

黑衣刺客焚燒了真氣,使體內氣息恢復到了巔峰,但他在重傷之下不敢戀戰,而他也清楚,此時只是迴光返照而已,持續不了多久,怕是過了今夜從此就淪落成一名廢人。

但!他必須要將楚程是修士的事告知家主!

黑衣刺客一拳轟出震開第三把劍,飛身一躍,衝上屋檐准逃離。

就在這時,六道破空之聲在黑夜中發出!

破!破!破!破!破!破!

一把長槍徒然出現在月光之下,帶着凌凜的殺氣!

「我恨啊!」黑衣刺客發出一聲絕望的怒吼,隨即身子一軟,慘抖了一下,便沒有了氣息。

他在死前都不會明白,為何原本來刺殺楚程,到最後的結果卻變成了自己死在這裡,他不甘心!

長槍收回,屍體掉落在地,一道凹凸有致的身隱出現在楚程的面前。

來人正是楚藍!

從刺客出手到被殺,只過了十幾個呼吸左右,楚藍里離這最近,所以最先感到。

「蓄爺?」楚藍看着楚程有些不可置信,她在剛才就感受到了兩股氣息在打鬥,皆是實力比她只強不弱,趕到時便看到了這一場景。

她相信,就算自己不出手,這黑衣刺客也會死在蓄爺的身上。

楚藍瞪大眼睛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似要用眼睛活活把他的全身上下剝光里里外外看個乾淨。

楚程捂住傷口沒有說話,接着三道身影又在不遠處奔來。正是楚霸,楚狂,還有位灰衣老人,楚霸的心腹,劉濤。

楚府四大先天高手齊聚!

楚狂將刺客的面罩一拉,不由一愣,接着驚道:「李冬詳!」隨後想到了什麼,怒氣衝天。

「李冬詳是何人?」楚程臉色蒼白,一定知曉究竟誰要殺害與他。

楚霸十分憤怒,看着寶貝孫子手臂那麼大一道口子,怒道:「林鎮宏!老夫與你勢不兩立!」

「林鎮宏?」楚程臉色變了變,林鎮宏正是林雅的父親,當朝尚書大人。

「也多虧楚藍在此,不然蓄爺凶多吉少。」劉濤也是後怕不已,若是等他們趕到,楚程怕已經被殺害了。

「不是,劉二叔,這李冬詳是被蓄爺打成重傷,逃脫時才被我一擊必殺。」楚藍解釋,若不是親眼看見這刺客在楚成面前逃跑,換做是她也不會相信。

「成兒?」

「蓄爺?」

眾人不可置信!紛紛露出驚容。要是楚程有這麼厲害,當初也不會被墨跡打成重傷。

「爺爺,父親,劉叔。確實是我,但事情緣由等過兒再說,先處理這具屍體。」楚程輕聲道,待解決這具屍體,就算林尚書那邊知曉李冬詳死在楚府,也不會知道是他所殺。

他一定要隱藏修為,好在決戰之時,給墨跡一場驚喜。

「好,我來吧。」劉濤走到屍體前,拿出一個瓶子,正要打開。瓶子里的是散屍粉,屍體碰到一點,便會化成血水。

不待他打開瓶塞,一個火球突然來襲,屍體瞬間燃燒。

眾人一驚!紛紛看向楚程。

「法術!這是修士!」

楚狂揉了揉眼,確定不是做夢,隨後大喜道:「成兒?你竟聚氣成功了?」

「哈哈哈!難怪你當日敢跟那墨跡下戰書!」楚霸欣喜,隨後冷哼道。

楚藍滿臉複雜,想起以前的種種,原來都是蓄爺假裝,韜光養晦,看來是一直看錯他了。

劉濤也是高興的笑着,真心為老侯爺高興,為楚程驕傲。

夜風襲來,那屍體早已經被燒成灰燼被風卷散,除了地上那堆血跡。楚程一指劍,在地上划了幾道,血跡也被泥土蓋住,再也看不出這裡剛剛發生過什麼。

「請幫孩兒找個醫師。」楚程臉色白的嚇人,顯然失血過多,雖說被真氣封住了傷口,但受傷太重,加上打鬥力也乏盡,再也支撐不下,終於搖搖欲墜倒了下去。

楚霸大急,急忙抱住楚程,喝道:「快去叫劉醫師!」

《焚天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