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傅太太請把握好尺度
傅太太請把握好尺度 連載中

傅太太請把握好尺度

來源:外網 作者:許傾城傅靖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許傾城傅靖霆 都市言情

許傾城煞費苦心設計嫁給了傅靖霆。她以為婚後的生活註定水深火熱。卻發現,是另一種火熱水深。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賤:傅太太,歡迎持證上崗。許傾城評價:傅靖霆這人又sao又賤。傅靖霆評價:我太太漂亮端莊出得廳堂入得……咳咳……廚房。她以為他是她的絕路,後來才知也是她的歸處。畢竟,這世界,妖孽也成雙。展開

《傅太太請把握好尺度》章節試讀:

「醫生要你到醫院一趟,從昨晚開始打你電話一直不接。

什麼事那麼忙?你不要總是跟那些男人鬼混,你是許家大小姐……你是……」

「媽,我知道了,一會兒過去。

許傾城匆匆掛了電話,她不解釋,解釋也說不通。

從許家接二連三出事後,趙嵐的情緒不穩定,許傾城不想刺激她。

有些事說了她也解決不了,索性不說了。

手機掛斷被男人抽出去丟到一邊,許傾城手掌撐在他肩頭,「傅少,盛世集團的注資,你……」

「那要看你能讓我興奮到什麼程度。

」男人狹長的眸子掃着她。

許傾城只覺得每一寸肌膚都被投下了一把火。

她手臂攀上他的脖頸。

傅靖霆抱了滿手柔膩,骨頭要被纏斷了。

……

許傾城從浴室出來,她抄起自己衣服,這男人破壞性太強,沒法穿了。

床上丟着一個禮品袋。

紅色長裙。

傅靖霆已經收拾好自己,他正盤着袖扣從衣帽間出來,就看到她正套上衣服,裙擺從她腰上一下落下來,發出輕微的撲聲。

她回頭。

素着臉,脂粉未施,倒把她身上的那股要他命的妖媚勁兒洗了大半。

紅衣黑髮,肌膚像是刷了粉,白的發亮。

傅靖霆喉嚨發癢,他伸手扣住領帶正了正,看她,「一個尤物放身邊幾年,葉聽鴻倒是忍得住不碰。

許傾城語塞,嗓子堵的緊。

她穿上風衣將自己裹緊了,腰帶一系將那艷紅色遮的乾乾淨淨。

他對她沒有半點憐惜,也對,誰會給一個投懷送抱的女人足夠的耐心。

許傾城疼到眼淚都綳不住,給他肩膀上留了一個足夠深的牙印。

他表情怪異的問她。

「許小姐,蓬門今始為君開,上一句是什麼?」

神經病!

許傾城手指掐着他的胳膊。

恍惚中,她竟還有心思去想。

上一句是。

花徑不曾緣客掃。

她咬牙,狠狠罵了句,靠!

許傾城穿上鞋子,她踩上站到傅靖霆跟前,這男人太高,她將近一米七的身高在他面前也顯得小鳥依人,高跟鞋能讓她心理上覺得有那麼一點籌碼。

「傅少,是否注資我不勉強,但如果你能給供應商打個招呼,不要斷供,給我們一定時間的賬期。

不要斷供,履行合同,產品出去就會有現金進來,最起碼會把融資的周期拉長,股東會上她也有話可說。

目前幾個大的供應商迫於葉氏的壓力,要求現款結算。

這對盛世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

許傾城將手機拿出來,「如果你有注資的打算,我可以把財報發你看看。

她倒是把賬算得清清楚楚。

傅靖霆手指捏住她下頜,抬高,他微低了頭,眸光探進她眼睛裏,勾唇問她,「你覺得你給我的興奮值值得我做這些嗎?」

「……」

許傾城壓着耐性,「我覺得值得。

「值得?」

他這一副打太極的模樣,讓許傾城狠狠深吸口氣,一句賤人被她死死咬在嘴裏。

「你昨晚,」許傾城狠狠閉了下眼,腦海里有個小傾城用力抽了她一巴掌,把剩下的幾個字憋了出來,「好幾次。

她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樣,耳朵根有抹不太明顯的紅痕。

傅靖霆突然笑出聲,語帶戲謔,「數着了?幾次?」

「……」

「下次要不要掐一下時間?」

「……」

許傾城很絕望,她到底為什麼要跟他討論這個。

退一萬步。

「榮泰化工。

」許傾城點了一家供應商,這是盛世最大的原料供應商,「我知道傅家有這家企業的股份,只要給我一年,不,半年賬期。

傅少一個電話的事情。

許傾城幾乎是卑躬屈膝。

她真是恨死了這樣跟人討價還價。

心底的耐心一點點消磨,她的暴脾氣幾乎要壓不住了。

但她知道壓不住也得壓,心裏抓心撓肝的。

傅靖霆還真有點期待他再壓一把她會不會直接原地爆炸。

不過他今天有事,所以好心放過她。

男人手指勾了下她的下巴,「好。

他答應,當著她的面打了個電話。

許傾城看一眼撥出去的號碼,榮泰化工的榮總。

傅家的面子,榮總是要賣的。

許傾城鬆口氣,她拎了自己的手包,轉身要走。

傅靖霆伸手拽住她的手腕將人扯回來,「我什麼時候想收利息了,別忘了付一下。

「……」許傾城嘴角咧開,扯出一個十分虛假的笑容,「好啊。

……

許傾城回家換了身衣服,直奔醫院。

許盛昌中風,她請了護工,但是趙嵐堅持要在醫院照顧。

一輩子沒吃過苦,這時候反倒遇上這種變故,趙嵐的精神狀態便不太穩定,有輕微的抑鬱傾向。

醫生囑咐她不要再受刺激。

許傾城經過萬食樓時買了趙嵐最喜歡的水煎包。

她上到神經內科。

病房裡趙嵐和護工剛剛幫許盛昌翻身,曾經意氣風發的男人,這會兒連句話都說不利索。

許傾城偏頭將眼底的澀意壓下去,她走進去將水煎包遞給趙嵐。

趙嵐不接,故意不搭理她。

許傾城也不在意,她把食盒放下,走到病床前。

許盛昌看到她,嗯嗯嗚嗚的想說話。

雖然聽不出來,但許傾城知道哪怕現在,他依然擔心盛世。

「爸,你別擔心,好好養病。

盛世集團的狀況在好轉,合作多年的供應商看在你曾經的面子上也沒為難我,還主動延長賬期給盛世喘息的時間。

」許傾城臉上凝着笑意。

許盛昌眼角有些濕潤,他清醒時盛世已是千瘡百孔,眾人急着撤出止損,又怎會雪中送炭。

他手臂抬起來,沒有對準方向,又放下。

再抬起……

幾次之後,許傾城突然明白過來,她忙握住許盛昌的手。

許傾城的眼突然澀漲的厲害,從來女兒與父親最貼心,那個為她遮風擋雨的人倒下去,她被迫一肩擔起重任,被現實逼着長大。

她怕眼淚掉出來,忙起身,「醫生讓我過去一趟,我去看看。

「不用了,醫生剛查過房,你爸的情況穩定。

」趙嵐聲音冷銳,盯着她的眼神很冷,「你昨晚去哪裡了?」

「在家。

「還想騙我?」趙嵐聲音陡然尖銳崩潰,「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就在家裡你在哪裡?」

許傾城手指蜷了下,沉默。

她不說話,趙嵐的情緒綳到極點發泄不出來,她突然瘋了似的去扯許傾城的衣服。

《傅太太請把握好尺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