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傅廷遠
傅廷遠 連載中

傅廷遠

來源:外網 作者:俞恩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俞恩 玄幻魔法

俞恩嫁給傅廷遠三年,一直盡職盡責履行着傅太太的義務。她天真的以為她的溫柔能融化傅廷遠,後來她才明白,就算她把南極冰山都融化了,也融化不了傅廷遠的心。心灰意冷之下,她選擇結束這段婚姻。結婚三年,傅廷遠認為可以用兩個詞來評價自己的妻子俞恩:乏善可陳,木訥無趣。可就是這樣一個俞恩,竟然在傅氏周年慶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離婚協議甩在他臉上讓他顏面盡失。他看着一襲紅裙優雅冷靜的女人,危險地眯起了眼。離婚之後所有人都以為傅廷遠跟俞恩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了,俞恩自己也這樣以為。後來某國劇盛典頒獎禮,俞恩拿了最佳編劇獎,矜貴高冷的男人為她頒獎。男人將獎盃遞給她之後,忽而當著台下所有人的面低聲下氣地懇求道:「俞恩,以前是我不知道珍惜,能不能請你再回頭看看我,給我一個重新追求你的機會?」俞恩看着他笑的燦然而又疏離:「抱歉傅總,我眼裡現在只有事業。」男人拉住她的手眼底全是落寞:「俞恩,我離了你真的活不下去。」俞恩回了男人一個冷漠至極的背影,開什麼玩笑,一心一意搞事業不好嗎,為什麼要跟男人談情說愛?而且男人還是回頭草。男主屬於明明愛了但卻不自知的那種,等到徹底失去之後才會慢...展開

《傅廷遠》章節試讀:

「謝謝你的好意,我覺得一點也不小。」周眉幾乎是咬着牙一個字一個字地戳着手機屏幕打出這幾個字來的。

因為知道工作對自己的重要性,所以周眉對書房的要求也很高。

她的書房每一樣物品都是她精挑細選的,都是她用着最舒服也是最合適的。

她的書房很大很大,有一整面的落地書櫃,裏面裝着各色各樣的書籍,還有她從小到大得過的各種獎盃,更有她跟一些商界大人物的合影。

還有很好的陽光,有舒適浪漫的飄窗,書桌是又寬又大又厚實的實木材質,她忙起來的時候工作資料全部攤開都足夠用的了,哪裡談得上小?

易慎之其實就是沒話找話,不然他自己待着也實在是太無聊了。

見她回復了自己之後他接着又換了話題:「我看到了你跟董教授的合影,我這裡有他下場講座的票,我請你去看。」

董教授是周眉很喜歡的一位經濟學老教授,幾年前周眉有幸聽過董教授的講座並且還跟老人家合了影,於是便一直將那張合影擺在書房裡留念。

這些年她成了傅廷遠的左膀右臂,工作愈發忙碌了,哪怕再有去聽董教授講座的機會,她也已經沒有時間了。

這一點易慎之倒是知道,所以這才有了邀請她去聽講座的話。

然而他的信息發過去半天之後都沒有收到回復,易慎之只好又發了一句詢問:「在忙嗎?怎麼一直不回我的信息?」

只是,信息剛發出去,一個大紅的警示就顯示在了他的手機上,系統提示他被周眉拉黑了!

易慎之難以置信地從飄窗上跳了下來,瞪着自己的手機好一通看。

她把他拉黑了?

她把他拉黑了!

之前兩人分手,她換了聯繫方式跟他斷絕了一切關係,他能理解。

可如今……

他不過就是給她發了幾條信息而已,雖然有些沒話找話的意味,但她至於就這樣不近人情地將他拉黑嗎?

她還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他!

易慎之惱火至極,可卻又一點辦法都沒有。

換做以前他要是被女人這樣對待,早就轉身走人了,可現在他想走又不捨得走。

這兒有他可愛的小甜椒兒子,還有……

還有一個讓他鬧心的女人。

她不是愛過他嗎?

怎麼現在就這樣嫌棄他?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易慎之不明白的是,問題就出在他自己身上。

愛着的時候自然全心全意對他,可不愛了或者沒有任何男女關係了,便保持男女之間該有的距離,這是周眉作為一個女人的自愛。

他如今這般跟周眉搞曖昧,是周眉不能接受的。

他若是喜歡、若是真心想挽留,那就拿出他挽留該有的態度來,可他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地,周眉就當他在聊騷,冷漠對待。

易慎之氣惱之下又拿了手機撥打周眉的電話,他要抗議,要控訴。

結果周眉的電話乾脆關機了,很顯然是針對他而關的機。

易慎之氣的在書房裡轉了一圈,然後衝出去找酒喝,他需要用這種方式來平復冷靜心情。

董姐剛從廚房出來,迎面就遇上在餐廳找東西的易慎之,男人的表情看起來火大至極。

董姐上前試探着問:「易先生,您找什麼?」

「酒。」易慎之丟給董姐一句。

董姐嚇了一跳,心想這大白天的喝酒,好嗎?

再說了,也沒有下酒菜啊。

不過她還是上前從旁邊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瓶紅酒來遞給他:「酒都放在這邊的柜子里。」

易慎之轉身接過那瓶酒來,又抬眼看了一樣那柜子,裏面一瓶瓶陳列着不少的紅酒。

他忍不住冷哼道:「酒還挺多,她經常喝?」

「那倒也沒有。」董姐笑道,「小周是個很自律的人,生活作息都很規律,這些酒無非就是存着,逢年過節或者有什麼開心事的時候才會拿出來慶祝。」

易慎之沒再說什麼,轉而拿了開酒器和酒杯去旁邊的餐桌開酒去了。

董姐覺得他沒名沒分,就這樣在人家周眉家裡喝酒有些不合適,但她一個保姆也不好阻止什麼,於是就拿了手機回屋給周眉打電話了。

如果周眉讓她阻止,那她就理直氣壯了。

誰知周眉的電話關機,這倒是讓董姐驚訝了一下。

要知道周眉上班的時候手機從來都不會關機,以防她跟孩子在家有什麼急事發生的時候找不到她,結果現在竟然關機了。

董姐想到外面怒氣沖沖的男人,心下瞭然。

八成是兩人吵架了,周眉為了避易慎之,乾脆關機了,怪不得易慎之要喝酒,敢情是為了借酒消愁。

知曉了大體情況,董姐也不好再多管什麼。

只是董姐也沒想到,等過了一會兒孩子睡醒後她抱着孩子出去,打算讓孩子跟易慎之這個父親待在一起,卻看到易慎之已經一口氣喝光了一瓶紅酒。

第二瓶也已經打開了,正喝着呢。

董姐嚇了一跳,這下她趕緊上前勸阻了:「易先生,您不能再喝了。」

易慎之抬眼看向她,醉醺醺地朝她懷裡的孩子張開了雙手:「小子,過來跟我抱。」

他都喝醉了,董姐哪裡敢讓他抱孩子?連忙抱着孩子後退了一步說:「不行不行,你這樣萬一摔着孩子怎麼辦?」

可她懷裡的小人兒不知道易慎之喝醉了,咿咿呀呀張着小手要跟易慎之呢,董姐急得額頭開始冒汗。

這都些什麼事兒呢。

「我沒醉,放心。」易慎之固執地這樣回了董姐一句,然後繼續朝她懷裡的小人兒招手。

小人兒興奮地直蹬腿,非要上前跟易慎之抱。

董姐要崩潰了,趕緊抱着孩子回屋給周眉打電話,祈禱周眉的電話開機了,不然她可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了。

好在周眉的電話這下很快就接通了,不過一接通周眉就聽到了兒子在電話里的哭聲,她擔心地連忙問董姐:「發生什麼事了?」

她剛剛關機確實是為了躲避易慎之,她知道自己拉黑了易慎之他肯定會不滿地找她控訴,她懶得跟他多說什麼,正好她也要開一個會,索性關機清閑。

她也沒想到她就關機這麼一會兒,兒子就在電話里哭的驚天動地了。

《傅廷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