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 連載中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俞恩嫁給傅廷遠三年,一直盡職盡責履行着傅太太的義務。她天真的以為她的溫柔能融化傅廷遠,後來她才明白,就算她把南極冰山都融化了,也融化不了傅廷遠的心。心灰意冷之下,她選擇結束這段婚姻。結婚三年,傅廷遠認為可以用兩個詞來評價自己的妻子俞恩:乏善可陳,木訥無趣。可就是這樣一個俞恩,竟然在傅氏周年慶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離婚協議甩在他臉上讓他顏面盡失。他看着一襲紅裙優雅冷靜的女人,危險地眯起了眼。離婚之後所有人都以為傅廷遠跟俞恩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了,俞恩自己也這樣以為。後來某國劇盛典頒獎禮,俞恩拿了最佳編劇獎,矜貴高冷的男人為她頒獎。男人將獎盃遞給她之後,忽而當著台下所有人的面低聲下氣地懇求道:「俞恩,以前是我不知道珍惜,能不能請你再回頭看看我,給我一個重新追求你的機會?」俞恩看着他笑的燦然而又疏離:「抱歉傅總,我眼裡現在只有事業。」男人拉住她的手眼底全是落寞:「俞恩,我離了你真的活不下去。」俞恩回了男人一個冷漠至極的背影,開什麼玩笑,一心一意搞事業不好嗎,為什麼要跟男人談情說愛?而且男人還是回頭草。男主屬於明明愛了但卻不自知的那種,等到徹底失去之後才會慢...展開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章節試讀:

雲箏之所以被驚呆,主要是因為這個宴會廳不是一般的大,而就是在這樣偌大的一個宴會廳里,到處都擺滿了鮮花,堪稱鮮花的海洋。 「聽說這都是今天一早從荷蘭空運來的。」身旁的蘇凝驚嘆了一聲。 蘇凝的話讓雲箏回神,她不解地看向蘇凝問道:「你怎麼知道這些?」 「你說呢?」蘇凝她們幾個給了她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用這樣的方式提醒到現在都還沒回過神來的她。 在蘇凝的暗示下,雲箏從最初的茫然到意識清明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她難以置信地說:「江敬寒他、他不會要求婚吧?」 蘇凝她們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乾脆推着她將她推到了前面的舞台上,宴會廳內的燈光在這個時候忽然暗了一下,燈再開的時候就只有一束光輕輕打在了舞台中央的雲箏身上。 蘇凝在太小小聲跟俞恩她們嘖嘖嘀咕着:「看來這次求婚江敬寒是真的用了心,這燈光打的也太美了吧,我回頭得把這燈光師挖到我們劇組去,我們劇組有些燈光師垃圾的要命。」 俞恩無奈地小聲吐槽她:「你想的可真多。」 而此時江敬寒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來到了台上,男人穿一身優雅貴氣的西裝,手裡拿着一個紅色的盒子。 他來到雲箏面前,眼底全是繾綣的柔情。 「箏兒――」手中的盒子被他打開,裏面是一枚耀眼的鑽石戒指,在台下眾人的掌聲中,在雲箏濕潤的雙眸下,他緩緩單膝跪下。 不過,雲箏並沒有等他再說什麼,而是直接點頭道:「我願意。」 江敬寒:「……」 台下眾人:「……」 輪椅上的雲柔更是無奈地笑了起來,她這女兒就不能沉得住氣一些嗎,就不能等江敬寒說幾句好聽的求婚的甜言蜜語嗎? 可雲柔也知道,在江敬寒為雲箏擋下那一槍之後,雲箏就再也不需要他任何的甜言蜜語了。 他早就用行動,讓雲箏相信了他的一腔真情。 而台上的雲箏內心也確實如雲柔所想的那樣,她早就不需要江敬寒跟她說什麼甜言蜜語了,她等的就是他這一個行動而已。 只要他拿出行動來,其他的她早就不需要了。 這些年來他給予她的太多太多了,雖然她一開始總是各種抗拒着,可到了現在她才明白,江敬寒給予她的那些疼愛讓她在不知不覺中就建立了自信。 對他的自信,和對她自己的自信。 她信江敬寒對她的情意,所以無需他說太多,直接就點頭應了一聲我願意。 江敬寒有些無奈,他抬眼看着面前的女孩子,低聲說:「你總要讓我把求婚的話都說完吧?」 雲箏抬手直接將男人給拉了起來:「不用了,你這些年說的甜言蜜語山盟海誓已經夠多的了。」 然後她又主動摟上了他的脖子:「我願意,我真的願意。」 台下頓時傳來了蘇凝帶頭的起鬨聲,大家都歡歡喜喜地鼓起了掌來。 今天到場的沒有別人,還是他們這些親近的朋友,再加上雲柔。 他們也都知道江敬寒跟雲箏這些年經歷的所有事,自然也都知道他們之間不差那幾句話,雲箏答應的痛快與否對他們來說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答應了。 一路走來這麼多年,終於兩情相悅了。 不容易。 雲箏伸手摟住江敬寒的脖子之後,江敬寒也抬手擁緊了她。 他在她耳邊輕聲地說:「雖然你答應了我的求婚,但我還是有個驚喜要給你。」 「什麼驚喜?」雲箏不解。 江敬寒擁着她示意她往台下看去,然後雲箏就看到了穿着漂亮旗袍的雲柔坐在輪椅里朝她揮手。 雲箏剛剛被江敬寒突然驚喜求婚都沒哭,可這會兒看到雲柔在台下安安靜靜地看着她,她的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 她曾經從未想過有這樣一天,雲柔能睜開眼看着她的幸福。 在雲柔被醫生宣布將長時間昏迷之後,她的願望就變得很渺小很渺小了,渺小到只要雲柔還有生命跡象就好。 能不能醒過來甚至她都不奢望了,她只祈求老天能讓雲柔還有生命跡象,還有生命跡象,就代表着她還有媽媽。 可如今雲柔不但醒過來了,還能親眼看到她的幸福,雲箏除了想哭還是想哭。 而她也飛奔下台,彎腰緊緊抱住了輪椅上的雲柔。 「真好啊,真好。」雲柔摟着女兒感慨着,「媽媽能親眼看到你幸福,真好。」 跟雲柔傾訴完了感情之後,雲箏又直起身來重新看向江敬寒:「其實,我還欠你一句對不起。」 江敬寒不解,雲箏輕聲說:「對不起,是我一直誤會了你,我以為我媽的車禍是因為精神恍惚導致的,所以一直怨着你。」 「對不起。」 因為之前也覺得雲柔是經不起背叛打擊的人,所以雲箏才會覺得是江敬寒間接害了雲柔,沒想到雲柔一點都沒有精神恍惚,而是張欣惡毒。 尤其雲柔還親口說應該謝謝江敬寒,謝謝他讓自己早日看清了渣男賤女,雲箏對江敬寒的那些心結便徹底解開了。 「傻丫頭。」江敬寒重新將人揉進了自己的懷裡,「跟我說什麼對不起?我一點都沒怪你。」 「我怎麼會怪你呢?」 江敬寒將懷裡的人兒摟的緊緊的。 他哪裡捨得怪她,他一點氣都不捨得生她的。 「婚都求了,我們大家也來觀禮了,你們都不親一個,這像話嗎?」蘇凝在一旁起鬨着。 周長寧將她往自己懷裡摟了摟,她怎麼就這麼愛看熱鬧? 江敬寒才不上蘇凝的當呢,將懷裡的小姑娘摟緊了然後招呼着大家:「非常感謝大家今天來見證我們的幸福,時間不早了,大家趕緊落座吃飯吧。」 說來也奇怪,平日里他最愛在大家面前秀恩愛了,這回真要讓他當眾親一下雲箏秀恩愛的時候,他反倒扭捏了起來。 不過大家也都很替兩人高興,於是也都沒再鬧什麼。 畢竟他們還有的是機會鬧不是嗎,等兩人後面真正婚禮的時候,再鬧他們也不晚。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