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
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 連載中

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

來源:google 作者:獨上寒江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倩 現代言情 荊之洲

學校里人人都覺得學神荊之洲和不良少女夏倩不會有半點交集,但就是這樣的兩個人確因為在校園裡接吻被拍到傳遍校園貼吧網就在大家以為他們會一直走下去的時候,夏倩把人甩了展開

《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章節試讀:

夏倩實在不懂,兩個人之間為什麼變成了這樣,難道真喜歡夏知星,所以開始跟自己避嫌了嗎?

夏倩踢了踢腳下的石子,瞬間飛出去了,噠的一聲,貌似還打到了人。走近一看,是班長張臣附正在樹後面背英語單詞。

……

現在知道為什麼有的人學習就是比別人好了,比如荊之洲比如張臣附。

這些人哪一個不是付出了超額努力的。

「班長,還真是巧啊,課間十分鐘怎麼跑到樹後面去了!」 張臣附拍了拍身上的樹葉,這才拿着課本走過來,一隻手搭在夏倩的肩膀上,「還不是因為你和學神最近鬧不愉快了,那氣壓簡直了,還是這外面爽快點。」

夏倩看了眼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不喜歡別人對着勾肩搭背,但班長沒什麼惡意,也就沒動,:「不知道為什麼咱們仙女學神發脾氣了,都好幾天了,跟大姨媽來了一樣。」

張臣附又把人往懷裡攏了一下,:「要我說荊之洲是不是喜歡你啊!不然他一個大男生搞什麼小女生之間的冷戰這套啊。」

喜歡?怎麼可能?最多算點頭之交吧!

夏倩推了推張臣附,這人怎麼總往自己身上靠。

「學神 」 張臣附向不遠處的招呼來了一聲。聽到名字的那一瞬間,夏倩下意識的使勁把班長推了出去。

張臣附猝不及防被甩倒在地,:「夏倩,你怎麼了突然推我,一點防備都沒有。」

不遠處的人已經走了,夏倩伸出手把班長拉了起來,:「抱歉,條件反射。」

張臣附看着朝自己伸出的手,原來電視上說的沒錯,仰視一個人,可以看到別人最美的一面。

比如現在。

「沒事沒事,我這麼個大男人摔這麼點能有什麼事,咱們回教室吧。」

這一幕,都被他們以為已經走了的人收入眼底。

回到教室,發現氣壓比起之前更嚴重了。夏倩覺得還是得緩解一下,:「荊之洲,午飯時間要過了,一起去吃個飯吧,有事想跟你說清楚。」

夏倩思考了一下,荊之洲的反常是從跟夏知星聊完之後就有了,所以肯定是她說了什麼,這事一定要搞清楚,不然就這麼和荊之洲冷戰下去,夏知星的目的不就達到了嗎?

絕不可能讓她的目的達到。

問完之後,兩人周圍的空氣幾乎凝固了,三秒鐘 ,五秒鐘,十秒鐘過去了,半分鐘了,一句話都沒說,久到夏倩想放棄,直接說不吃就不吃吧。

在死寂般的氣氛下,張臣附轉身過來,拉了拉夏倩的手,「我陪你去吃吧。」 剛準備把手收回來,另一隻手也被緊緊抓住,下意識的看向荊之洲,忘記了反抗。

一時之間,兩隻手都被拉住了,夏倩困惑的盯着荊之洲,只見對方,開口,:「放開」是對着班長說的。

張臣附看着一臉深沉的學神,不自覺的鬆開了手。

緊接着夏倩就被人拉出了教室。

荊之洲走的很快,跟後面有人在追一樣。夏倩實在是跟不上他的速度,手又被緊緊拽住,:「荊之洲,你放開,拉着我去哪?」

拉的人頭也不回的說,「不是說去吃飯。」

……

那能好好走路嗎,拉着我走這麼快,我以為是要押我去刑場呢。

現在是中午一點,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經吃完準備回去午睡了。所以,食堂人不多。

荊之洲讓夏倩在座位上等,自己去打了2份飯過來,仔細一看,竟然還都是自己喜歡吃的菜,看來學神的觀察力也很厲害,總是能比別人更加細心。

但接下來兩個人各吃各的飯,一句話也沒說。

夏倩邊吃邊忍不住去想,不是他拉我過來的嗎,怎麼突然又不說話了啊!

「咳咳咳……水……水。」 不應該在吃飯的時候多想,嗆着了。

接過對面的人遞來的水,喝了一口,緩了緩,想開口但又不知道從哪裡入手,就只好直接一點,:「夏知星那天和你說了什麼嗎?」

聞言對面的人夾菜的手停頓了下,這才放下筷子看向夏倩,不答反問,:「你為什麼選擇跟我做同桌?」

夏倩夾了片馬鈴薯,放入口中嚼了下,嗯……有點酸,「你學習好唄。」

「但你又不學習,這也沒什麼重要的吧!」

夏倩又夾了一片胡蘿蔔,吃完這才放下筷子抬頭看着荊之洲,:「夏知星是我妹妹。我知道她喜歡你,所以我才接近你。滿意了?夏知星已經跟你說過了吧,那你還來問我做什麼?直接定我的罪就好了。」

雖然聽完夏知星的話,已經猜到了大概。但從夏倩嘴裏親自說出來,還是會有點傷心。

當初聽到她說申請跟自己坐的時候有多開心,現在就有多心痛。

他以為她對自己這段時間的行為是因為喜歡,其實不是。她只是為了逗別人。

都只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明明兩個人也沒相處多久,但荊之洲就是不想要他們兩人之間出現任何瑕疵。

荊之洲拉住想走的夏倩,「別走,我想了一下我們之間也沒什麼關係,你要是想利用我的話也沒事。你開心就好。」

這麼遷就,夏倩忍不住想,是不是夏知星也說了家裡的情況,連他也忍不住可憐自己了。

「夏知星到底還說了什麼!」 要是沒說別的怎麼會用這麼憐憫的眼神看着我呢!

看着不聽到實話不罷休的夏倩,荊之洲總結了一下夏知星的話,她說了很多,但是想表達的重點只有一個,:「她說你是私生女。」

荒唐,實在是荒唐。夏知星信口胡謅的本事看來不小,想必私底下都是這麼跟她班上的同學們說我的吧。

本想說出實情的夏倩,此刻卻問,:「荊之洲,你相信嗎?」

荊之洲抬手撫摸了一下夏倩的頭,:「我只信你,你跟我說的我才信。」

既然這樣,夏倩也懶得解釋,只說,:「她說的都是假的,你別信」

荊之洲點了點頭,:「好」

「但有件事我想跟你說清楚,我的確是因為夏知星才說要和你做同桌,但我沒想過利用你,就是想膈應一下她。」

那難道不是同一個意思嗎

「以後我不以膈應夏知星為目的接近你,就夏倩的身份和你相處,行嗎?」

「再好不過了!」 無論你為了什麼來接近我,對我來講已經是上天的饋贈了。

因為無論你想做什麼,我都可以成全你。

其實是該感謝這場機遇的,不然你又如何能看得見我,我又怎麼能在漫長的等待中看到一絲絲的曙光呢!

「之前的事跟你說聲抱歉。你能原諒我嗎?」

「一個條件,好好讀書,我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