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高冷戰王殺手妃
高冷戰王殺手妃 連載中

高冷戰王殺手妃

來源:google 作者:暫未設置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作為一個女漢子,穿到一個嬌滴滴懦弱的將門嫡女身上,葉風回毫無壓力只是還來不及一展雄風,好好收拾一下那些找上門的麻煩和反派角色最先找上門的卻是原主標配的未婚夫婿高冷霸氣戰神之尊的親王殿下,不僅不算個麻煩,甚至順手將所有的麻煩和反派角色統統解決他一心一意的獨寵,讓葉風回總覺得佔了大便宜怪不好意思的親王殿下說道:「我肉都吃過了,還能讓豬跑了?這便宜你占定了」葉風回說道:「你好歹也...展開

《高冷戰王殺手妃》章節試讀:

  蒼瀾大陸,封彌帝國,琰帝三十年。

  是夜,月朗星疏,莫逆森林裏,風聲大作。

  兩個身形矯健的黑衣人蹲伏在一個少女的身前。

  四周一片狼藉,被砍翻的馬匹,身亡的侍衛,散架的馬車。

  都在昭示着,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暗殺。

  「頭兒,她沒氣兒了,咱們可以回去交差了吧?」

  其中一個黑衣人伸手探了探少女的鼻息,這麼說了一句,而後就笑道,「這四小姐葉風回,還真是和外頭所傳那樣,是個毫無資質的廢柴,解決起來這麼順利。」

  被稱作頭兒的為首黑衣人,露在蒙面巾外頭的眉眼凜然,定定地垂眸看着地上已經悄無生氣的少女。

  「頭兒,還在等什麼?你要不放心,我給她喉嚨上補一刀,咱們趕緊收工,回去還能睡個囫圇覺,然後……」

  先前說話的黑衣人,又這麼說了一句,只是話還沒有說完,眼睛就驀地睜大了,就這麼看着地上早已斷氣的少女。

  此刻,葉風回的眸子已經猛地睜開,目光中寒芒畢現!

  清泠的聲音,冷道一句,「去地獄睡你的囫圇覺吧!」

  這黑衣人趕忙抽刀,刀才錚一聲從鞘里出來一半,葉風回就已經有了動作,她的手快如疾風迅如閃電,哪裡像是什麼毫無資質的廢柴樣子?

  葉風回直接朝着這人腕上一擊,他手腕一麻。

  下一秒,刀已經被奪過,他覺得頸間一涼。

  垂眸看,傷口噴湧出來的鮮血已經沾**衣襟,他喉嚨里發出格格的聲音,轟然倒地。

  那個為首的黑衣人察覺到此變故,剛才身亡的這手下可是三階武師!一招就被格殺了!

  他已經驟然退開,形如鬼魅,只是手剛搭上腰間的刀柄。

  就只聽砰一聲,依稀聽到了什麼東西破空而來的風聲。

  下一秒,他已經不能夠思索更多了,臨死前一刻,只看到那個明明弱得似小雞仔一樣的少女,依舊躺在那裡,只是手中多了一個黑漆漆的東西,那是什麼?他已經沒有機會細想了。

  葉風回捂着胸口的傷口,隨手將手槍丟到了一旁,手撐地,坐了起來。

  危險警報解除,她的頭腦繼續陷入了一片混沌。

  她先前只是覺得胸口劇痛,明明應該死了的自己,明明已經被項銘一槍爆頭的自己。

  為何能夠感覺到胸口痛?

  而後耳邊就聽到了那黑衣人的說話聲,腦中有無數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翻湧着襲來,頭一陣脹痛快要爆炸。

  一時之間,別的都沒辦法細思太多,只知道,姑且不論這具身體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這腦子裡的記憶又是誰的。

  但是現在的處境,是危險的。

  她可以接受自己的死亡。但是卻不能接受,自己死!兩!次!於是就有了剛才那一幕。

  葉風回理了理腦中紛亂的記憶,眉頭皺了起來。

  「葉風回,安國將軍府葉龍嫡女,葉家四小姐,自幼與有戰神之稱的七皇子封彌千隕有婚約,卻是毫無資質,聞名遐邇的……廢柴?嗤……」

  輕輕念出這一句,葉風回嗤笑一聲,看了一眼自己捂着胸口的手,指縫間已經有血漬漸漸滲了出來。

  是有多廢柴才能被人這麼欺頭上臉的暗殺?要知道,上輩子,從來就只有她暗殺別人的!

  「哈哈哈哈!項銘啊項銘……地獄你就自己去吧,老娘我重獲新生就不奉陪了!」

  她大笑出聲,爽快地說出這一句來。

  這才輕輕鬆了一口氣,「竟是差點死第二次,要不是有槍……」

  等……等等!

  槍?!

  剛才用得順手,當慣了殺手,槍似乎都是身體的一部分,所以剛才太順手了,也沒有細想,但是現在仔細一看周遭屍體的着裝,已經不難想像這意味着什麼。

  是很火的那個流行詞穿越?還穿越到冷兵器時代的世界了?

  先姑且不論是借了什麼屍還了什麼魂。

  葉風回看着自己身旁地面上的那個銀白色的金屬箱子,和金屬箱子旁邊的那把自己剛才隨手丟下的手槍。

  忍不住眉頭緊皺,「竟是把這麼個逆天的玩意兒帶過來了。」

  箱子的鎖面上,太陽能啟動的液晶面板閃着微藍的光。

  葉風回將手指輕輕按上去,原本微藍的光板變成了紅色,指紋識別失敗。

  畢竟這不是自己的身體了,能開啟這箱子的那根手指,在上輩子就已經摧毀了。

  「只能再想辦法了,好在我還記得指紋圖譜,只是看這冷兵器時代,不像是能有肌體重造技術的樣子啊……」

  葉風回拎着箱子,將手槍收回箱子無需解鎖的夾層裡頭。

  另一隻手捂着胸口的傷口,這才伸手朝向被自己一刀封喉的黑衣人屍體,拉開他的蒙面巾,一張陌生的臉,在腦中搜索不出這張臉的印象來。

  翻了翻。

  他腰間除了掛着錢袋和刀鞘之外,還有另外一個灰撲撲模樣的袋子。

  「這是什麼?」剛冒出這個疑問,腦中的記憶就適時搜索出合適的答案來——儲物袋。

  更細概念暫時不想思索,腦袋裡頭記憶太混亂,細思就頭腦脹痛。

  總之,這是好東西。

  收起來。嘿嘿,收起來。

  收戰利品一向是她的一大愛好,在組織總部的島上,她的戰利品堆滿了整整三個房間。同僚們都親切地叫她一句,財奴!組織甚至都因為此事,一再試探她的忠誠,會不會因為金錢的誘惑而背叛組織……

  「噗……」

  輕輕吐掉口中的血沫子,葉風回搖搖晃晃站起身來,走向那個被自己一槍爆頭的黑衣人,依舊是老樣子,先伸手扯下他的蒙面巾。

  只是他的面容暴露在葉風回視線的時候。

  她愣了一下。

  「葉恆?」

  口中不由自主已經吐出這個名字來,腦中迅速搜索出了這個男人的所有資料。

  葉恆,她葉家的家臣,是她父親安國將軍葉龍的親衛隊長,更是她父親的心腹,換而言之,葉恆是只效忠於葉龍的死士。

  前後聯繫一下,事情就一目了然,暗殺她的是只忠於她父親的死士,A等於B,B等於C,那麼A就等於C。

  所以很簡單,想要葉風回死的,正是她的親生父親,安國將軍葉龍!

  葉風回因為失血而略顯蒼白的嘴唇,唇角掠過一抹諷笑,淡聲道,「哎喲不錯喔,這個妹子的人生,挺有意思的嘛,怪讓人覺得有挑戰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