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高武:啊對對對,我是學渣
高武:啊對對對,我是學渣 連載中

高武:啊對對對,我是學渣

來源:google 作者:夜長青 分類:都市

標籤: 夜長青 都市 陳凡

【搞笑+重生+臭不要臉+捉鬼+古醫+單女主..】「年年考試全校墊底,你真是...」「啊對對對,我就是學渣...」「每次說你就擺爛?是學渣,啊對對對,是流氓,啊對對對,是禽獸,啊對對對...」幾乎已經徹底失去信心的時候,他卻得到了前世的影像和一本黑書【發覺前世痕迹,記憶覺醒1%】我的前世...有點牛啊「其實我要說的是...學渣跟屌不屌的,他...不衝突啊」展開

《高武:啊對對對,我是學渣》章節試讀:

「掛什麼掛,老師找你是真的有事情,你在家嗎?」

「沒有,我在西路寡婦老街呢。」

「是嗎,那太好了,正巧距離我家不遠。」金蓮忽然笑了。

「這樣,你現在來我家,我親自給你補補課吧。

我就不接你去了,你自己來,我這熬着葯呢走不開。」

陳凡:「!!!」

開什麼玩笑,現在的自己還需要補課嗎?

何況,補課還不知道收多少錢了,自己的工作還都沒找到。

「喂喂,老師,你在聽嗎,怎麼沒有聲音?」

迅速掛了電話,然後熟練的關機。

「唉,手機沒電,可不是我的錯。」

恰在這時,身旁空曠的街道上,停下一輛麵包車,隨後下來一男一女。

男的大概五十多,平頭與絡腮鬍都呈花白色,女的要小一些,大概二十左右的樣子,短髮,左眼下有顆淚痣,他們陸續自後備箱搬出幾樣東西。

定睛一看,陳凡有些驚愕。

「長凳、圓餅大石、鐵鎚、銅鑼…..這是要幹啥,胸口碎大石嗎?」

只是,一切擺好後,兩人就那麼乾等着,似乎還有些焦急。

陳凡沒有選擇離開,因為那個女孩足有97分,高質量顏值,而且還穿着黑絲超短裙,就很有吸引力。

似是察覺到了陳凡目光,她眉頭微皺,悄悄對男人說了什麼。

隨後,男人猛然回頭,笑道。

「小兄弟應該沒看過胸口碎大石吧,今天你有眼福了,我們還少一人,等人齊了馬上開演,小兄弟多等一等哈。」

還真猜對了?

陳凡也是很好奇,「都這個年代了,還有胸口碎大石的表演?」

「怎麼了,靠自己雙手吃飯,這個很丟臉嗎?」女孩似乎受到了刺激,忙怒懟道。

「小瑄!」男人厲喝,隨後笑着對陳凡道。

「小兄弟別見怪,我閨女心情不好。

也怪我,想來這發展的,結果被中介公司框了。

對面那家公司是騙子公司,錢都被騙沒了人也找不到,現在連回去的油錢都不夠了。」

「原來是這樣啊,沒辦法,隨着靈氣復蘇和資本的野蠻擴張,大家思想上都有極大轉變,這種事也就越來越多了。」陳凡表示理解。

男人忽然大笑,「看你只是個學生,竟然還真懂些東西啊。

小兄弟叫什麼,是不是在二高上學?」

陳凡點頭,「是,我叫陳凡。」

「陳凡!」男人忽然一愣,「你二叔是不是張之源,你姐張玉?」

不待陳凡說什麼,一旁的小瑄驚愕道:「那個學渣?原來你叫陳凡啊!」

【心靈受到刺激,精神力覺醒+500。】

在你眼裡,學渣比本名還要令人記憶深刻嗎?

「小瑄!」

男人怒瞪過去,隨後笑道:「小凡放心,我們不是壞人,多年前,我鐵拳門遇難,還是靠你們張家人幫助才逃過一劫吶。」

說著,他拿出名片,「鐵拳門新任掌門梁棟,這是我閨女梁小瑄。」

詫異接過,陳凡心中駭然。

鐵拳門也是輝煌過的,曾經一位掌門,牢牢佔據地榜第九的位置,實力不俗,只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敗落了。

他們竟然受過張家的恩惠,嘶…記得二叔說過,張家是有傳承有背景的,那會是什麼樣的背景?

「老爹,既然找到這位小學渣,是不是可以去找張玉姐姐幫忙?」梁小瑄道。

「不行,大恩未報,我們哪有臉再去求人家幫忙,不就是路費嗎,等你哥回來,也能賺到。」

梁棟說著,忽然電話響了。

「老爹,我們改天再賺錢吧,我這竄稀了。」

「我!真是懶驢上磨屎尿多!」梁棟怒斥一聲,掛斷了手機。

「真是的,一有事他就竄稀,是不是以後結婚洞房也要竄啊?」

一旁,梁小瑄極為不滿的嘟囔起來。

梁棟想要說什麼,結果還是選擇閉上嘴,低頭皺眉。

「是不是着急回去,如果可以的話,我能幫忙。」

見狀,陳凡忽然出聲。

「就你?」梁小瑄一臉好笑,「二高大學渣一枚,能幫什麼?」

陳凡挑眉,「我可以掄大鎚啊。」

「切,掄大鎚?想錘誰?」

「錘你啊,反正你胸甲夠厚,一蹦還顫三顫的。」

話音剛落,梁棟大驚,但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梁小瑄驚愕的低頭看了一眼那遮住視線的寶貝…

瞬間綉眉緊皺,二話不說,跳起來直接一個剪刀腳。

「唔~~~」

陳凡根本沒反應過來,頭已經被對方狠狠夾住,並且口鼻也被死死捂住。

這特么想用剪刀腳吧,咋成了剪刀腿了?

隨後只感覺梁小瑄似乎在快速彎曲身體,一股大力豁然而至。

他知道,如果按照目前這個力度下去,自己肯定會被甩在空中旋轉3600度,然後重重摔在地上。

「小瑄!」

就在這時,梁棟已經親自動手制止小瑄,將她拉起來。

雙腿夾着陳凡,上身被老爹牽制,梁小瑄憤恨道:「他是個臭流氓,竟然那麼說我!」

「小瑄!

他雖然姓陳,卻是張家人!」梁棟沉聲道。

梁小瑄無力反駁,又不甘心,一時間僵在那裡。

「唔唔~~」

忽然聽到陳凡的聲音,她將目光投下,瞬間臉色漲紅,急忙鬆開雙腿。

呼呼呼…

陳凡彎腰瘋狂呼吸空氣,一隻手還擦着嘴上沾染的濕潤。

「剪刀腳你玩成了剪刀腿,跑偏太多。

鐵拳門講求迅速、霸道,而你想另闢蹊徑走靈巧路線,可惜體型雖然完美,但先天並不柔軟,這是硬傷啊。」

梁小瑄豁然愣住了,「他說的竟然跟父親一樣,而且還是第一次接觸就發現了。

不對,他不是學渣嗎,這不科學啊。」

梁棟也是眼前一亮,「這小子,行啊!」

陳凡一笑,記憶覺醒後,不得不說資質甚至認知,都有了質的飛躍。

再融合對鐵拳門的了解,以及二叔古醫的某些常識,分析這些到不難。

「不過該說不說,下次用這招能不能穿條褲子啊。」

聽罷,梁棟忽然怒視梁小瑄,「以後不許你用這招,再用,打斷你的腿!」

臉已經紅透了,慢慢低下頭,梁小瑄也委屈,簡直委屈到了極點。

不是她想用,是陳凡的話太氣人,她怒極攻心下本能使用的。

看着女兒這樣,梁棟也很無奈。

「陳凡啊,既然想幫忙,就只能當做被錘的。

小瑄穿着超短裙,無論被錘還是錘人都容易走光,讓她被人這麼看,這錢還不如不賺。

但你修為不足,揮舞起來也沒有力道,大家看着不爽,自然也沒人願意掏錢。

不過你放心,武者在白銀十星,會覺醒屬於自己的能力,進入黃金更是能將能力外放。

我的能力是霸體,可以幫助你抗五分鐘,不管賺不賺錢,咱就五分鐘!」

對武者的能力覬覦已久,霸體是一段時間的無敵狀態,更算是比較稀有的,能嘗試一下也不錯。

想到這,陳凡當即點頭答應。

「來,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