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給老公做媒的日子
給老公做媒的日子 連載中

給老公做媒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時聿醬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時聿醬呀 現代言情 許時,墨韞

認識墨韞之後,我最大的人生樂趣就是給他介紹女朋友,然而墨老闆一直不滿意,甚至我發現他口味有點怪異,直到最後我才發現,那個怪異的模板居然就是我自己....展開

《給老公做媒的日子》章節試讀:

許姐姐,我想問下明天幾點呢?/可愛

都收拾好要搬家的東西之後,洗了澡,就躺床上玩起了手機。

黃金海岸,七點。

好的,許姐姐。我六點五十在門口等你。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游總突然給了我一個任務,讓我今晚陪他去和開發商吃個飯,應酬一下。我們做二手中介的,除了自己做散客,也會承接地產開發商的銷售,去駐場。

「游總,哪個地產哦?」

「恆灣。」

「好的,老大。」恆灣地產這個看來是沒得推了,恆灣找我們合作過幾次了,恆灣的負責人也是個酒鬼,喝起酒來凶的很,幾個游老大都喝不過他,上次我來姨媽,游老大帶了我的助理和一個銷售經理去,三個人全部被喝趴下,聽說那天他們喝得勾肩搭背稱兄道弟的,重點都不是稱兄道弟,而是剛稱兄道弟完,三個人全吐在了甲方爸爸身上,簡直是絕了。這件事,讓我持續嘲諷他們三個月。

妹妹,今晚我公司有應酬,房間訂好的了,在浪漫海岸房。你自己去哈,要是怕認錯人,你自己百度一哈墨韞的照片。我就不空了哈。

好的,姐姐。

安排好今晚的事宜,我又開始了一天的摸魚工作。雖然我是個二手中介公司的行政經理,但是我的工作是非常輕鬆的,除了出出比較重大的通知,日常的一些小通告,都是我的助理去做的。至於每個月的工資表,都是由人事部處理好,再提交上來給我審核。每個月就忙那麼幾天吧,就月初的時候開會,審核工資表,其他的時候還是挺閑的。

屎兒寶寶:今晚哪個寶子有空的呀?

綠茶寶寶:有屎請拉

屎兒寶寶:我的娜娜北鼻,我今晚要去應酬,你幫我把車子開回南灣放着可以不?還要辛苦一下你幫我把車上的行李拿上去呢,我要搬去南灣住了。

綠茶寶寶:幾點?

屎兒寶寶:我六點走。

夾子寶寶:我的屎兒,我晚上也空,我去幫你收拾收拾屋子。

屎兒寶寶:愛你,我的夾子。

綠茶寶寶:我五點半去找你拿鑰匙。@夾子寶寶,六點在你公司樓下接你。吃過飯,我們再去給她收拾妥當。

夾子寶寶:好的呢,寶。

屎兒寶寶:MUA~

七點黃金海岸,卓阿姨的女兒進門就看見了已經等在裏面的墨韞了。

「墨哥哥好,我是時姐姐的妹妹,聶曉婷,哥哥可以喊我婷婷就好了。」聶曉婷看着坐在主位的墨韞,一下子紅了臉。墨韞完全是她喜歡的類型,事業有成,人長得又好看。

「許時呢?」墨韞很是納悶,許時為什麼沒來,明明今晚約的是她。

「時姐姐今晚公司有應酬,讓我和哥哥吃就好了。」

「嗯好。」墨韞說罷之後招呼服務員上菜,就沒有說話了。他想起來那一晚許時說他的終身大事包在她身上,原來是真的,所以才會有今晚這一幕。不過她許時找得人實在是太不對他口味了,連一點都沾不上看來還需要好好提醒她。

當然這些遠在應酬的我,肯定是不知道,我以為他們會相談甚歡,卻沒想到是尷尬無比。而在應酬這邊的我,已經開始喝了。

從七點一直喝到十點,可算結束了。仔細看了一下桌面上的酒瓶子,四瓶,再看看恆灣的負責人,也是四瓶。嗯,滿意,原來這個人四瓶白酒就不行了,看來下次可以直接沖4瓶,直接灌醉他,這樣後面就沒有我什麼事了,我只負責在飯桌上灌醉他,至於接下來游總安排他們去哪裡,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游總,你這個小許,喝酒實在是太厲害了。一次比一次厲害呀。」包括這次,我一共和他和了吃了四次飯,前面因為一直讓着他,所以就沒有認真喝,喝得比較保守。

「孫總過獎了過獎,那孫總我們就移步鼎盛?我讓小周繼續陪你喝。」游總肯定是給他們安排到下一場的了,他下一場是肯定不會安排我去接待的,都會是安排我的助理小周去的,畢竟男人和男人之間還是有一定的共鳴的。

「走走走,小許我們下次再喝,下次再喝。」孫總即使喝多了,還是知道下一場是安排得什麼節目的,帶上我一個女人去多尷尬呀。

「好的好的,孫總慢走。」送走了這幾位老大,我也打車回南灣了。坐上車,我就拿出手機看看那些沒看到的微信消息了。

綠茶寶寶:屎,東西收拾好了,該補得貨也給你補了。我們先回去了。

屎兒寶寶:愛你,我的寶們,改天請你們吃飯。

回了劉娜的消息,繼續往下劃,看到了墨韞的消息了。

屎兒,你這眼光,也不怎麼行的呀。

嗯?我眼光不怎麼行?哦對,我今晚給他安排了個相親。

多可愛的一個妹妹呀,甜甜的,看着都舒服。

看了一下消息,墨韞是九點半給我發的,看來還是和小妹妹吃了兩個半小時,還是有戲的呀。

應酬完了?

對的呀,等我到家了再繼續跟你嘮嗑,車上頭暈。

回南灣?

嗯吶,我搬來南灣住了,省油。

消息過去之後,墨韞就沒有回我消息了。一直到我回家洗完澡,躺在沙發上,門鈴卻響了。

「誰?」嗯?這半夜十一點多的,誰敲我門,這對門只有還沒搬來住的墨韞,難道是物業?

「是我。」墨韞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這麼半夜你幹啥?」推開門就看着穿着墨色居家服提着保溫杯的墨韞。

「解酒茶。」

「哦謝啦,今晚的妹妹滿意不呀。」接過保溫杯,我倚在門邊,笑嘻嘻的看着他。

「不是很滿意。」

「哪兒不滿意!」一聽他說不滿意,我的腰桿瞬間挺直了。「給姐姐詳細說說,哪兒不滿意?」

「我喜歡高的。」墨韞看着穿着睡裙,頭髮半濕的我,半天蹦出這麼一句話之後,就轉身離開了。「酒味很濃,回去把頭髮吹乾了就睡吧。」

「哦原來你喜歡高的呀,早說呀,我再給你找過。」

高得呀,看來我還得和王女士好好找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