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公子網戀嗎,我超甜的
公子網戀嗎,我超甜的 連載中

公子網戀嗎,我超甜的

來源:google 作者:兩顆紅豆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雲 古代言情 葉柔卿

「公子,網戀嗎,本小姐超甜的!」「網戀?」「網戀就是兩個人通過網絡聊天,相互了解,熟悉,彼此建立一種感情的依賴」「那我們現在不就是在網戀嗎?」一部手機讓原本處於兩個時空的陌生男女相識相戀相愛葉柔卿從來沒想過自己會網戀,更沒想過會和異世界的陌生男子來一場與眾不跨時空的戀愛!有人說:永遠不要愛上一個以劍為生的男人,因為劍本來就是孤獨的拿起劍無法擁抱你,放下劍無法保護你可葉柔卿覺得,這些都不過是對用劍男人的偏見……展開

《公子網戀嗎,我超甜的》章節試讀:

等了好一會兒,凌雲半天沒動靜,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喂,你怎麼不說話了?」

「沒什麼。」

葉柔卿也不強人所難:「對了,問你個事兒,你們那個世界的人,每天都做些什麼呢?」

「修鍊。」

「光修鍊不喝水吃飯睡覺?」

凌雲覺得葉柔卿有點傻乎乎的,這些不是每個人日常,有必要說出來嗎?

「喂,你別又不說話嘛,這樣多沒意思。」

「我說什麼?」

葉柔卿有點無語:「我說,你平時是不是很少和女孩子聊天說話?」

「不是。」

「那……」

「是從來就沒有。」

葉柔卿很受打擊,很難想像這個傢伙是怎麼長大的:「對了,你今年多大?」

「18。」

「噗!」

葉柔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面看過他的相貌,怎麼看也不像18歲的樣子。

他居然比我小。

可一點也看不出來。

太可怕了!

「你再說一遍。」

凌雲有點煩,這個女人怎麼那麼啰嗦:「18,歲有什麼問題嗎?」

「我……」

葉柔卿嘆了口氣:「好吧,你贏了,我一直以為你比我大。」

「哦。」凌雲不冷不淡的回答。

「你這人真沒意思,寡言少語,就像一塊石頭,像你這樣以後誰敢做你女朋友。」

「女朋友是什麼意思?」

葉柔卿悠悠的說道:「就是妻子,夫人的意思。」

「對於一個劍客而言,感情是最致命的武器。」

「……」葉柔卿嘆了口氣:「你還小,不懂,等有一天,你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就不會這麼想了。」

「你有喜歡的人?」

「切,本小姐膚白貌**長,可甜可咸,用得着喜歡誰嗎,想追本小姐的人能塞一火車。」葉柔卿臉不紅氣不喘的吹噓起來,追她的人是有,但沒有那麼誇張。

「可甜可咸?一火車?」

「跟你講了也不知道。」說著,一個電話打了進來:「行了,不跟你這個沒情趣的傢伙說了,有帥哥約我,拜拜。」

「柔柔,在哪呢,出來吃好吃的,我請客。」

「哪裡,那裡,馬上就到。」

天府美食街,露露奶茶店門口,一個胖胖的女孩子捧着一杯奶茶站在門口,她穿着蕾絲花邊的粉色裙子,可愛得就像是天仙寶寶。

她叫果果,是葉柔卿剛進大一認識的死黨,關係鐵得不行。

她喝了一口奶茶,歪着頭對葉柔卿說:「等你了好久,你怎麼才來。」

「對不起啦,我給你道歉。」葉柔卿走到果果對面,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肉嘟嘟的,手感可好了。

果果向後退了一步:「不許摸我。」

「一盒德芙巧克力。」

「兩盒!」

「沒問題。」

「外加一個3寸蛋糕,奶油要多一點。」

「好……吧!」葉柔卿抓了抓頭髮,眼睛直冒金星,可憐可憐我吧,我是窮人吶!

果果瞪着她:「你是不是不想給我買,我足足等了你一小時。」

葉柔卿滿臉堆笑:「沒有啦,我只是好奇,你為什麼食慾一直這麼好。」

「因為喜歡吃呀,而且,我本來就胖,胖子就要吃多多的。」

葉柔卿上下打量着果果:「你胖嗎?哪裡胖了嘛!我從來沒有這麼覺得,你可是大美女耶,從第一天看到你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好可愛,心想,追你的男生肯定超級多。」

果果鬱悶得像是被人打了一悶棍:「你就不要光撿好聽的說了,所有人都說我胖,都嫌棄我,背後怎麼議論我,這些我都知道。」

葉柔卿努力解釋:「我絕對沒有嘲笑你,沒有嫌棄你的意思,說真的,我一直覺得又可愛,又善良。」

果果用力吸了一口奶茶,一臉享受的樣子:「無所謂嘍,反正我都這樣子了,索性放開肚皮去吃,要是讓我控制,那可比死都還難受。」

兩人行走在美食街上,突然,果果一把抓住葉柔卿的手,半天沒說話。

葉柔卿看着她:「你怎麼了,幹嘛一下子變得那麼奇怪?」

「其實……你是第一個說我可愛的。」

葉柔卿有點不好意思:「是嗎,我只是實話實說。」

「我一直把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

「我也是。」

「柔柔,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是我的好朋友。」

葉柔卿又摸了摸果果的臉:「當然啦!」

「所以……柔柔,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哪怕你討厭我,煩我,不理我,在我心裏,你永遠都是我的朋友。」

葉柔卿眼睛裏冒起小星星:「你呀,今天怎麼那麼多感慨,都不像你了。不是說請我吃好吃的嗎,我今晚要敞開肚皮把你吃窮,嘿嘿。」

緣聚樓是一家中西結合的飯店,葉柔卿只是象徵性點了幾個菜,夠她們兩個吃的,可果果不知道發什麼瘋,竟然點了十幾個菜,滿滿一大桌子,就算再來兩個人也吃不完。

葉柔卿摸了摸果果的額頭,然後又摸了摸了自己的:「沒發燒呀,你好奇怪,老實交代,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沒事,我就是高興,今晚想胡吃海喝。」果果把手一招,扯開嗓子喊了起來:「服務員,給我來一瓶紅酒。」

不對勁,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她居然要喝酒,會不會是失戀了?

可據我所知,果果根本沒有戀愛。

難道是家裡出事了?

「好,你想喝,我陪你。」葉柔卿捲起袖子,一副豁出去的架勢,果果是她的好朋友,說什麼也得陪她。

一番推杯換盞,葉柔卿和果果兩個人都喝得臉頰發燙,意識雖然清楚,但腦袋還是暈乎乎的。

「不能再喝了,真的不能再喝了!」

一瓶紅酒雖然不多,但葉柔卿是頭一次喝酒,一開始的時候覺得沒什麼,就像是喝飲料,可過了大概半小時,酒勁慢慢上來,只覺得臉頰發燙,全身燥熱,眼前的事物也開始變得有虛影。

果果搖搖緩緩的走到櫃檯前:「老闆,算一下多少錢。」

兩人相互攙扶着,慢吞吞的離開。

大馬路上,冷風吹拂,葉柔卿一下子有想吐的感覺,急忙跑到一邊的綠化帶把先前吃的全吐了出來。

一隻手落在肩膀上,葉柔卿以為是果果,可轉頭一看竟然是一個嘴角掛着邪惡笑容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