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異復蘇:靈貓夜行
詭異復蘇:靈貓夜行 連載中

詭異復蘇:靈貓夜行

來源:google 作者:孤石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星宇 懸疑驚悚 白墨

意外猝死,重生為貓,順帶送了個不靠譜的低版本系統,白墨本以為沒什麼比這更怪誕戲劇的了,可緊接着又遭遇了另外更加恐怖離奇的事情......鄉下村後的陰暗老林,封鎖中學裏的詭異傳說,黑色湖泊下的巨大陰影,血霧瀰漫的死寂鬼城......詭異在逐漸復蘇,災禍正緩緩逼近!當恐怖正式降臨,前方——生路何處?展開

《詭異復蘇:靈貓夜行》章節試讀: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駕馭第一隻鬼!】」

「【厲鬼:香燭鬼(怨)】」

「【厲鬼駕馭程度:7%】」

「【任務評語:從此刻開始,你終於有了在災難中艱難活下去的力量……】」

「【叮!】」

「【檢測到新手任務已經完成,現頒發任務獎勵:靈瞳!】」

「【靈瞳:所視不詳,厄難之瞳,傳說中能窺探禁忌的眼睛!想試試看嗎?天黑之後那就睜開眼吧,希望你不會後悔……】」

「【任務獎勵開始發放!】」

一連串的信息看完,說實話,除了只有一點點完成任務的輕鬆外,白墨並沒有其他的感受,沒有欣喜、沒有得意、甚至連劫後餘生的激動也一點沒體現在他身上。

他實在是太累了,剛剛駕馭厲鬼已經耗盡了他的心力。

甚至在駕馭厲鬼的過程中,他一度都以為自己已經死去……

所以,對腦內的發生的一切,都不想再去理會,也根本沒有力氣去理會。

系統提示的聲音結束後,眼中漸漸傳來陰涼之感,像是有冰塊敷在了眼皮上,冰冰涼涼,帶着寒意,但不陰冷,和之前駕馭厲鬼時的感受有明顯區別。

這種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只持續了兩三秒鐘。

休息了一會,等到恢復些許力氣後,白墨睜開了眼睛,兩隻眼瞳的異色更加明顯,靈動有光澤。

站起身來,環視一周。

在【靈瞳】狀態下,自己似乎能看到更多的色彩,事物看得也更細緻一點,不再是那種模糊的灰灰黃黃,能夠清晰地看見白灰色的樹榦、淡金色的陽光、墳墓表面黃褐色的荒草……

似乎一下子從黑白電視進化到了彩電,清晰度也從380p更新到了1080p。

所有的事物都看得非常清楚,也能分辨出各種事物本身的顏色。

簡直就像是他小時候沒近視前,看到的世界一樣……

不過,只是看了一會,極度的虛弱感又襲來了,直衝向大腦,一下子讓他軟倒在地。

瞳孔流轉的奇異色彩消去,眼前的世界也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白墨感覺自己頭頂一群草泥馬奔過。

剛剛才休息緩和了一點體力,竟然一瞬間就再次耗空了,要是按這個速度耗,他哪還敢用啊……

繼續休息了一陣之後,白墨感覺自己又恢復了少許力氣。

這次他很小心,摸索打開【靈瞳】之後,就立刻關閉,不敢多開一秒鐘,擔心一個不注意又被吸干。

嘗試了幾下後,白墨也終於算是熟悉了開啟【靈瞳】的方法。

只需要聚精會神,放空心思,不斷暗示自己「開啟靈瞳,開啟靈瞳……」

然後就可以了,方法非常簡單。

只不過這個技能不能隨便用。

要是一不小心把自己吸干,到時候遇到危險跑都跑不了!

「怪不得是【厄難之瞳】,動不動就把宿主榨乾,這誰受得了?」

白墨吐槽了一下,隨即起身離開了這處老林。

雖然剛才開啟【靈瞳】之後,並沒有看見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但是這並不表明裏面就真的一點問題也沒有。

存在【寄存怨念的香燭】這種鬼物,還流傳着天黑不能進入的傳說……

這老林子顯然不是什麼善地,儘早離開為妙。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貓的本能,待在這老林子裏面,白墨渾身都不自在。

就像是,在某個地方一直有雙看不見的眼睛盯着你一樣……

白墨離開了這裡。

而這時,在他身後那墓碑的遺照上,老人的眼睛似乎又詭異地轉動了一下……

……

時間一晃,很快就來到了晚上。

雖然白天是很晴朗的天氣,但也最多只是延緩了一點夜晚到來的時間。

六點多的時候,天就已經徹底黑了。

農村的房子前面,大多都會修建一個等面積的地壩。

夏秋的時候,可以用來曬玉米和穀子;過年的時候能用來大擺宴席,請親戚朋友、鄉里鄉鄰過來吃飯;平時也能作為孩子嬉戲打鬧的場所,可謂是用處頗多。

此時,三舅家兩層樓的房前,葉星宇站在地壩裏面,披麻戴孝。

按照習俗,今晚上他們要守靈。

雖說不是親生外公,不算直系親屬,但是畢竟有個「外公」的名分。

所以,儘管有些不願意,但葉星宇還是逃不了守靈的命運。

這老頭子生前對他很不好。

或者說,只對三舅的兒子勉強不錯,對二舅的女兒也一樣是不冷不熱的。

對於這麼一個鳩佔鵲巢,在老媽小時候吆喝來使喚去、自己卻跑去鎮上打牌的傢伙,葉星宇實在是很難提起好感。

說實在話,這次他根本就不想過來,三舅這邊都多少年沒見了,一來一去地,根本就不熟,多尷尬啊……

當然,要是知道這次來是因為是「外公」去世的話,他更加鐵定不會過來了。

還記得中午剛過來的時候,三舅看着自己,第一句話就是:

哎呀,小星宇都這麼大了啊!這城裡的娃就是不一樣啊,長得白白凈凈的……

那一臉酸和嫉妒的模樣,葉星宇看着就想吐。

三舅逮着他說這些話,表面似乎是在誇他長得好看,其實分明就是暗指陳芳在城裡的日子過得好,卻忘了他這個農村裡的弟弟……

葉星宇不是蠢蛋,三舅話里的意思他當時就聽了出來。

當即就氣不打一處來。

三舅現在家裡的房子就是老陳家一直以來的房子,二舅八年前老早就分家搬了出去,而且據他所知,當時靠的全是二舅和二舅媽自己工作掙來的錢,在江林市付的首付,沒有拿老家裡一分錢物!

那個時候,陳家老房子還只是個石頭房,雖然石頭堆得比較多,面積也大,但終究也只是石頭房。

而現在,能在全村人大多數都還是平房的時候住上二層的樓房,基本靠的是二舅和他老媽的接濟,三舅本人出的錢,還不到四分之一!

結果眼下卻做出這種姿態,陰陽怪氣……

忘恩負義的東西!

要不是場合不合適,他當時估計都要直接上去給他一拳。

雖然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但葉星宇卻依舊感到心裏噎得慌,如鯁在喉。

……